陈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0章 杀猪盘

  萧正德之后,众人品尝雪白的糖霜。

  糖霜外形酷似清冷的冰霜,入口却极甜,正如外表清冷、内心不羁的名流高士,非常符合魏晋的风格。

  宗室和高门子弟矜持地品尝完糖霜,都开口询问朱异。

  “舍人,这糖霜从何而来啊?”

  朱异非常享受众人此刻的目光,官员富豪举办宴会,就为了炫耀嘛。

  他没有立刻回答糖霜的由来,而是告诉众人这糖霜来之不易,一百斤石蜜,只能得到一斤糖霜,价值万钱!

  如此高昂的价格,却不能让在座之人退缩。

  笑话,区区万钱,宗室和王谢高门的子弟怎么可能在乎?

  萧正德当即拍案道:“朱舍人,本侯愿出资十万,求购十斤糖霜!”

  一名琅琊王氏的纨绔笑道:“在下出钱二十万,同样求购十斤糖霜。”

  众人眼神一亮,这是要斗富咯!

  陈郡谢氏也下场说:

  三十万,十斤糖霜!

  朱异咧嘴笑道:“这个嘛,实不相瞒,我府上亦不过只有5斤糖霜,诸君若想带回去尝个鲜,我赠予各位!”

  旁边,陈昕略感惊讶地看向朱异。

  今天这场石蜜宴,当然是陈昕和朱异合作的产物。目的嘛,自然是为了把石蜜和糖霜卖给宗室高门。

  宴会进展到宗室高门求购糖霜,陈昕的目标已完成大半。

  陈昕本以为朱异会按照计划,把5斤糖霜,按照拍卖的方式卖出去。

  但朱异有自己的主张,这位中书舍人决定把糖霜先送出去,放长线钓大鱼,后世的饥饿营销竟被朱异无师自通,且水平比陈昕的原计划还要优秀!

  陈昕看着朱异,对方的肥头大耳转过来,用眼神让陈昕放心。

  随后,朱异对众人说,朱府的5斤糖霜,3斤当献给太子,其余2斤,家门最高王谢两家各赠1斤。

  这样分配,在座之人全都服气。

  太子拱手感谢朱异,并对糖霜赞不绝口。

  王谢两家子弟亦十分感激,表示往后要是还有糖霜,王谢两家不惜一切代价求购!

  糖霜的名气,一下子打响!

  朱异让仆役把精美的朱漆木盒交给三方,没有得到糖霜的高门子弟都露出艳羡的神情。

  傍晚,宴会结束,朱异留陈昕兄弟会谈。

  朱府茶房,身形肥胖的朱异倚在胡床上,两名年轻貌美的侍女在旁伺候。

  陈昕和大哥则跪坐在凉席上,态度恭敬。

  “呵呵呵,陈五郎,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朱异用他那与人设不符的高雅声线说道。

  陈昕说:“舍人之计甚佳,小子敬佩。”

  朱异眼底闪过异色,忽然大笑:“哈哈哈,果真是虎父无犬子!陈子云有深思奇略,五郎你能看懂我的用意,不愧是他的儿子呀!”

  旁边,大哥陈昭一头雾水。

  陈昭到底没有多少灵气,参不透陈昕和朱异在打什么哑谜。

  好在陈昕随即把谜题揭开,他对朱异说:“舍人,糖霜的售卖,就拜托舍人了。”

  朱异轻松地拍拍胸脯,胸前白腻的肥肉荡起波浪:“你放心吧,咱答应帮你,也是看在为陛下分忧的份上。”

  陈昕心底暗笑,这胖子说得跟他自己不从中捞好处一样。

  按照二人私下的约定,买卖所得的利润,朱异和陈昕平分!

  朱异肯屈尊帮陈昕,完全是看在利润上。

  对此,陈昕违心地说:“舍人衷心体国,将来大梁的屋脊,还得舍人来扛啊。”

  朱异笑意更浓:“诶,五郎谬赞矣!中书令尚在,我哪敢自称国柱?”

  言下之意:等中书令徐勉退下,他朱异就是了。

  “国库不丰,北伐便难以开启,五郎能想到法子筹集军资,你很不错。”

  “舍人过奖。”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我就不留你们了。”

  “告辞。”

  陈昕和陈昭离开朱府。

  建康城的街道上,兄弟二人骑马并行。

  大哥问陈昕,为什么他们不自己摆设宴席做局呢?和朱异合作,实在太亏。

  陈昕耐心解释:“兄长,咱们陈氏没有名望,请不来人的。”

  陈昭明白了。

  陈昕还说,整个建康城里的官员,除开朱异,再找不到更好的合作者。换成宗室或王谢高门,别人估计都不会理陈昕,就算理会,也比朱异要得更多。

  朱异和老父亲陈庆之一样,都是皇帝宠臣,且支持北伐。

  看在北伐的份上,朱异好歹不会狮子大开口,虽然他已经要走一半利润。

  大哥闻言叹息,感慨道:“世家高门贪图安逸,北伐怎么就这么难啊!”

  陈昕呵呵笑道:“可不是嘛。”

  兄弟二人抬头望天,建康城的天空暮紫萋萋,深紫色里透着晕红。

  忽然,建康城内数百家佛寺敲响钟磬,寂静的钟声敲碎一切雄心壮志,令人沉郁。

  ……

  与此同时,西丰侯府。

  西丰侯萧正德返回府邸后,第一时间吩咐后厨,制作蜜饯。

  石蜜宴勾起的馋虫,让萧正德回味无穷。

  尤其是那糖霜,通体雪白,却甘之如饴,同时给人视觉和味觉的极致享受。

  萧正德躺在胡床上,开口询问自己的狗儿子萧见理有没有偷偷跑出去。

  仆役回答,萧见理还在关紧闭。

  萧正德放下心来,生怕萧见理又给自己惹麻烦。虽然他清楚皇帝萧衍绝对不会真正责罚,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没多久,侍女们端着新做好的蜜饯进屋。

  萧正德依旧躺着,等侍女把石蜜腌渍好的话梅送入嘴里。

  梅子酸酸甜甜,令人生津。

  但不知怎的,萧正德总觉得自家的蜜饯,没有朱异府上的好吃。

  尤其是那白花花的糖霜!

  “呸。”

  萧正德将刚入口的话梅吐出,梅子打在侍女脸上,吓得侍女立马跪伏在地。

  “去把管家叫来!”

  “是!”

  管家进屋,萧正德不爽地说:“去问问后厨,蜜饯怎么做的,不甜!”

  管家慌急忙张去后厨训话,后厨又赶紧忙活,使出浑身解数制作新的蜜饯。

  忙了好一阵,萧正德终于又尝到蜜饯。

  后厨遵照指示,把蜜饯外皮的糖浆裹得极厚。

  萧正德尝了一口,甜是够甜,但色泽和口感更差了!

  “呸!把厨子轰了,还有蜜饯、石蜜,全都给我扔到大街上去!”

  萧正德大发雷霆,再次向管家下达指令:“明天你去朱府,找朱异买他府上的石蜜,还有糖霜!不论多少钱,都要给我买回来!”

  管家吓得大气不敢喘,连连点头。

  当晚,从西丰侯府后门扔出几瓮石蜜。

  瓦瓮摔在大街上,乒乓作响,昂贵的石蜜流了一地。

  乞丐们涌过来,都疑惑瓮里装的是什么。

  有人用脏兮兮的手指蘸着尝了一口,直接哭出来:“甜,好甜。”

  这恐怕是这群可怜人,一生中唯一一次吃到糖,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但很甜。

  ……

  第二天一大早,西丰侯侯府管家来到朱府,向朱府求购石蜜、糖霜。

  朱府管家早就得到朱异的指示,就等着肥羊送上门呢。

  朱府管家告诉同行,石蜜不贵,也就是市场价的五倍。

  侯府管家一听,两颗眼珠子都瞪大了。

  “1斤500钱?!”

  “哈哈,对,至于那糖霜嘛。”

  “糖霜多少钱?”

  “1斤5万钱。”

  “什么!不是说10斤30万吗?”

  “呵呵,那是昨天,今儿涨价了。老兄,我劝你要买尽快,等明天又不知道是什么价咯!”

  侯府管家咬紧牙关:“行,我买!”

  朱府管家笑道:“老兄明智,咱们都是办事的,何必替主人家省钱呢?”

  “我买10斤!”

  “老兄想得倒挺美,这糖霜稀缺得很,今儿只能卖给你1斤。”

  “不行,至少得5斤,不然我不好交差。”

  “那就得看你愿不愿意花高价多买些石蜜了。”

  侯府管家知道今儿是跑不掉了,双方讨价还价,最后侯府管家花费35万钱,从朱府买下3斤糖霜和100斤石蜜。

  两边签订契据,承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侯府管家当即返回侯府,命令仆役抬着几大箱铜钱铁钱到朱府。

  等侯府管家再次来到朱府时,朱府内已是坐满了各家豪门的管家,且1斤糖霜的价格已经被这群人炒到8万钱!

  侯府管家庆幸不已,当着众人的面完成交易。

  其余管家看到西丰侯侯府抢了先,更加激动地抢购糖霜。

  他们可都是领了死命令,今天怎么说也得买回1斤洁白的糖霜!

  “8万2千钱!”

  “8万5!”

  “大家都别争了,糖霜有限,咱们干脆按两买,如何?”

  “这主意好,我先买,8两,5万钱!”

  当天,朱异府里流出的10斤糖霜,竟卖出300万钱的天价!

  其中150万钱,被朱异派人送到陈庆之府邸。

  傍晚,陈庆之从宫中回府,惊讶地发现院子里摆满装有钱币的大箱子。

  “昕儿,昭儿,这?”

  “阿翁,儿弄了个杀猪盘,替您凑齐军费!”

卜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