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1章 拿钱换官身

  陈昕搞来这么多钱,身为父亲的陈庆之当然高兴。

  当他得知院子里有150万钱币后,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昕儿,你做得好!只是这些钱究竟怎么来的?”

  老父亲满头疑惑,陈昕把他拉到堂屋,父子三人坐下细谈。

  一番口水,陈庆之终于搞懂陈昕是通过炒卖糖霜,得到如此多的钱。

  但陈庆之还有疑问,自家儿子为什么会制糖?还发明了糖霜这种奢侈的商品。

  对此,陈昕的回答是——托梦!

  “托梦?”

  “没错,那天孩儿做梦,梦到仙人传授我黄泥脱色制糖法。孩儿照着法子用黄泥水淋入石蜜,果真得到雪白的糖霜!”

  黄泥水淋脱色法,出自华夏奇书《天工开物》。

  《天工开物》是明代成书,南北朝当然没有,所以陈昕只能诉诸迷信,说是神仙传授。

  陈昕说得有鼻子有眼,还真的把老父亲说服!

  这也不奇怪,古人迷信嘛。但凡扯上神仙,大部分古人都会信他个六七分。

  陈昕这套说辞,已经在大哥陈昭身上试验过。

  陈庆之听完感慨:“看来仙人也赞同此次北伐啊,不然怎么会传授给你制糖之法?明日我会在朝堂上进言,劝诸公不要再反对,陛下也一定会高兴的!”

  陈昕告诉陈庆之不要急着高兴,因为接下来几天,还会有“孔方兄”源源不断送上门。

  今天朱府门庭若市,那些宗室及高门子弟为了抢购糖霜,差点打起来。

  往后每天都会放出10斤糖霜,供全建康城的贵胄抢购。

  有朱异挡在台前,陈昕不用担心自己的买卖会遭人妒忌。陈昕如果打出陈庆之的名头卖糖霜,或许会招来宗室和王谢高门的打压,因为这些人瞧不起寒门出身且是武人的陈氏。

  但朱异不同,朱异是朝野默认的中书令徐勉的接班人。

  陈庆之做出评价:“昕儿,你能想到和朱舍人合作,非常不错。之前你与西丰侯世子起冲突,我还以为你变轻佻了。”

  陈昕趁机为自己辩解:“阿翁,孩儿不是不知道轻重。萧正德叛国,陛下却不治其罪,萧见理因此才敢马踏百姓。若长此以往,宗室之害将胜过猛虎啊!”

  “所以你才那般强硬?”

  “是。”

  陈庆之突然感慨:“是为父错怪你了!”

  陈昕低头:“不敢!”

  “呵呵~”

  老父亲露出和蔼的笑容,扭头对大儿子陈昭说:“昭儿,往后多看着你弟弟,此乃我家麒麟儿,你身为兄长要多爱护。”

  大哥笑着点头:“阿翁放心吧,昕弟的能耐,我比您清楚~”

  “哈哈哈!”

  父子三人相视而笑,温馨和乐。

  随后几天,果然如陈昕所言,一箱箱钱币从朱府送入陈府。且建康城内已经掀起“糖霜风”,萧梁宗室和王谢世家等为了斗富,糖霜的价格一涨再涨。

  仅三天时间,陈昕依靠糖霜生意,从建康城的宗室高门手中赚得四百余万钱。

  这些钱还没在陈府捂热,就被大哥陈昭拿去换成实打实的物资,食盐、兵器、甲胄陆续运至建康城南的陈家堡。

  但四百万钱对于南梁北伐来说远远不够。

  南梁物价之高,四百万钱全换成粮食都只有5千石!

  陈昕听了都想骂娘,他甚至怀疑起历史上的“陈庆之北伐”究竟还会不会发生?

  就目前的准备情况来看,陈昕自己都觉得没戏。

  陈昕极尽所能地帮忙,也只是给白袍军多置办了一些军用。人数方面,白袍军才将将凑齐一千人。

  而朝廷那边迟迟没有明确的诏令!

  皇帝萧衍显然在朝堂上受到了极大的阻碍!

  以左光禄大夫萧伟为首的宗室,和以中书监袁昂为首的世家高门,都态度强烈地反对北伐。

  宗室和世家依旧是那套说辞,一朝廷没钱,二没有必要。

  没钱这事好理解。

  但为什么宗室和世家还会说北伐没有必要呢?

  因为自东晋、刘宋以后,南朝的人心国策都已发生改变。

  “北伐”和“克复中原”在东晋时是基本国策,只要朝廷有北伐的条件,世家高门基本不会反对。

  可南梁距离东晋消亡已经过去整整一百年!

  从晋室南渡到禅让刘宋,又是整整一百年!

  前前后后加起来,汉人王朝偏居江东,竟已足足有二百年时光!

  二百年,至少都是七代人啊!

  避居南方的汉人世家,早已对恢复祖先的领土不抱期望。

  就连南梁皇帝萧衍自己,虽口口声声说着北伐,但也没有魄力强逼着世家们出力。

  况且自北魏“河阴之变”后,南梁连续两年北伐,已彻底收复淮南边塞。

  没错,南梁时期,朝野以“边塞”称呼淮南!

  上至南梁公卿士大夫,下至三吴黎庶,人们都把淮南视作“边塞”。

  中原地区叫什么,你都不敢想!

  历史上,东魏侯景举河南之地投奔南梁时,梁武帝萧衍将河南之地称作“塞北”!

  淮南是“边塞”。

  河南是“塞北”。

  那河北岂不是成“西伯利亚”了?

  七月十日,太极殿大朝会。

  皇帝萧衍再次提出要开启北伐,又毫无悬念地遭到群臣反对。

  左光禄大夫萧伟继续打冲锋,跟自己的皇兄硬刚。

  萧伟声称,朝廷连续两年北伐,前年伐寿阳,去年伐涡阳,两战皆胜,大梁国彻底掌控淮南,边塞已经安稳,皇帝就不要再轻启战事啦。

  萧伟的观点,也是众多官员的观点。

  就连萧衍的近臣——中书令徐勉,也在这时加入反对行列!

  中书令徐勉素有贤相之称,是皇帝的左膀右臂。

  之前徐勉一直没有站队,但他内心是不支持北伐的。徐勉反对北伐的原因,和宗室高门没兴趣重返中原不同,徐勉反对是因为朝廷真没钱!

  而今徐勉明确站出来反对,徐勉提拔的一批官员,紧跟着改变中立的态度,加入反对方。

  朝堂上反对北伐的势力因而大为增长!

  于是乎,太极殿内。

  反对皇帝北伐的官员占了绝大多数,唯独中书舍人朱异,鸿胪卿裴子野,和直阁将军陈庆之等少数人支持北伐。

  御座,皇帝萧衍顶着白纱帽,满是皱纹的老脸上久违地露出一丝愤怒!

  菩萨皇帝动怒,可见他内心的不满有多深!

  萧衍喉咙里发出呼噜声,鼻腔喷出一股浊气。

  皇帝沉声道:“朱异。”

  “臣在!”

  朱异挪动肥胖的身躯,挤开同僚,小心翼翼地出列。

  皇帝问他:“朕听说你最近在做什么买卖,赚了不少钱,可有此事啊?”

  朱异赶忙承认,并表示愿意捐献所有利润帮助朝廷北伐。

  “哼,朕岂是那强取豪夺之人?你把你的钱收好就是。”

  “臣不敢。”

  皇帝轻笑两声,继续问话。

  朱异知无不言,把自己卖的是什么东西,价格多少,都有哪些人买,全都在朝堂上,当着所有大臣的面一五一十讲了出来!

  “陛下,而今1两糖霜价值万钱,南平郡王世子和王谢购买最多。这是臣府上做的账目,请陛下过目!”

  朱异取出早就准备好的账本,呈现给皇帝。

  皇帝随意翻看两眼,笑眯眯地对自己的弟弟萧伟说:“南平郡王,那糖霜滋味如何啊?”

  萧伟面色惊变,其余大臣也在这一刻明白过来,原来皇帝早就做好局了!

  而他们这些宗室高门,已然身处局中!

  皇帝又对陈庆之说:“子云啊,你家五郎是怎么从哪里学来糖霜制作之法的?”

  陈庆之出列:“启禀陛下,乃仙人托梦所授。”

  “哦呵~那倒是新奇。”

  “陛下,犬子曾与臣说,他愿将利润悉数捐献给朝廷,供朝廷制备兵甲,北伐索虏!”

  皇帝大笑:“哈哈哈,果真是虎父无犬子!陈五郎年纪轻轻,就知道献金报国,很好!来人,传朕旨意,赏其官身,赐奉朝请!”

  奉朝请,散骑省属官。

  在南梁文臣九品十八班中,奉朝请仅位列第二班,品级倒数第二的官职。

  此官职专用于安置闲散,所施益滥。

  建康大街上随便扔块砖,都能砸到好几个奉朝请。

  皇帝笑着下诏赏赐陈昕官职后,脸色骤然一变!

  他冷冷地说道:“小儿尚知报国,为何家财万贯的人,却不知道替朕分忧啊?”

  “你说是不是啊,南平郡王?”

卜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