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2章 议定北伐

  南平郡王萧伟低下头。

  这一刻,皇帝问他糖霜甜不甜的问题,仿佛一记耳光打在脸上。

  朝臣们顿时明白,原来那抢手至极、一两就价值万钱的糖霜,竟是“北伐派”设下的局!

  皇帝萧衍的责问让南平郡王半天说不出话。

  糖霜甜不甜?

  甜!

  太特么甜了!

  “南平郡王?”皇帝再次发难。

  菩萨皇帝暗含愠怒,无形的威压席卷太极殿。

  皇帝头上那顶高高的白纱帽,白得刺眼。

  萧伟顶不住压力,终于开口说:“皇兄,臣弟愿奉上一千万钱,助皇兄北伐!”

  “哈哈哈,好,不愧是我的好御弟!”皇帝萧衍笑逐颜开。

  强大的威压瞬间消散,萧衍从愠怒菩萨,变回平易近人的老皇帝。

  南平郡王的妥协,等于给反对派的城墙开了道缺口。不一会儿,就有数位萧梁宗室出身的朝臣,主动出列向皇帝献上资金。

  南梁皇帝萧衍素来宽厚宗室,而眼下,便到了宗室回报皇帝的时候。

  短短几分钟,宗室出身的朝臣就为皇帝献上五千万钱!

  宗室上完贡,便轮到普通官员。

  相比宗室,非宗室出身的官员就抠搜许多。

  世人都知道王谢高门的家产数以亿计,结果当天太极殿上,谢氏只捐献三百万钱,王氏只捐献二百万钱,其余各家豪门的捐献最多不超过百万。

  非宗室官员进献的贡金,仅不到两千万钱。

  皇帝对此很不满,但却不能为力。

  与民争利,终归会败坏皇帝的威望。

  但总的来说,今天大朝会,萧衍在和朝野争论北伐一事上,彻底胜出!

  一个上午的时间,萧衍便筹集到七千万钱!

  萧衍亦下诏中书省,让中书再挤一挤国库,拿出两千万钱。

  他自己又从內帑拿出一千万钱,凑足一万万钱!

  至此,北伐所需的军费终于搞定!

  拿到钱,皇帝龙颜大悦,对捐献金钱的官员给予晋封,几乎所有人都官晋一班。

  萧衍在封赏官员方面十分阔绰,反正他精心搞出的文臣九品十八班中,大部分都是有名无实的“清官”。

  比如品级最高,位列第十八班的丞相、太傅、三公、大司马等官职,在南梁基本都没有实权。

  官员们的官职品级得到晋升,心里的怨气略微消解。

  大家的注意力,随即关注在皇帝将任用谁担任北伐大将?

  大部分人认为,皇帝会重用陈庆之!

  也有人提到梁、南秦二州刺史兰钦,那也是个将才!

  还有人说可能会选用宗室,比如鄱阳王萧范?

  朝臣们的猜测倒还都挺靠谱,不过皇帝萧衍早有计议。

  当天下朝后,皇帝下旨召见魏王元颢、中书徐勉、舍人朱异、和直阁将军陈庆之。

  台城华林园中,萧衍摆设宴席,接待四位心腹文武。

  深秋已近,华林园里的叶子染上澄黄。

  皇帝萧衍盘腿坐于胡床,秋叶落在他的白纱帽上,显得颇有禅意。

  宫人将菜肴摆到四位心腹和皇帝跟前。

  仔细一看,盛放食物的碟子里竟然都是青菜果蔬和豆腐!

  萧衍夹起豆腐放入口中,脸上露出愉悦的神情。

  徐勉等人见状,也都应付式地吃上两口,唯独魏王元颢没有动筷。

  皇帝问元颢:“魏王,为何不动筷啊?”

  元颢讪笑着说:“臣,臣不饿。”

  皇帝看出元颢这是吃惯了山珍海味,觉得青菜豆腐难以下咽。

  他于是莫名笑道:“放心,再过两月,等朕甲兵足备,便派子云护送你回洛阳!”

  元颢表情略显尴尬。

  这几个月,元颢在建康过得十分滋润。朝廷对他的要求无不答应,不管是山珍海味,还是锦绣美人,只要是他想要的都能得到。

  因此,元颢对返回北魏更加不情愿。

  但他清楚自己只是萧衍手中傀儡,自由与不自由,全在菩萨皇帝的一念之间。

  眼下萧衍解决了军费问题,元颢在建康居住的时间,怕是要进入倒计时咯!

  元颢无奈拱手,向皇帝萧衍道谢:“陛下之恩,臣无以为报,待臣至洛阳,必率北人归附朝廷,元氏永生永世为大梁臣子!”

  “呵呵,朕知道了。”

  萧衍对元颢的话十分满意。

  得到元颢明确表态,皇帝又摆平一个潜在问题。

  他将目光投向陈庆之:“子云!”

  陈庆之起身:“臣在!”

  “坐下说,你我君臣一体,不必如此拘谨。”

  “唯。”

  皇帝萧衍虽然对陈庆之很随性,但陈庆之对萧衍的恭敬,从未更改过。

  萧衍对陈庆之说:“子云呀,我得感谢你生了个好儿子。这次你家五郎和朱异办事办得很漂亮,我很高兴!”

  陈庆之谦虚地回答,让皇帝不要太谬赞陈昕。

  萧衍不以为然,告诉陈庆之,明天上朝让陈昕一起来。

  如今萧衍已下诏,赏赐陈昕官身。

  虽然只是个第二班的奉朝请,但也是有资格上朝参与议政的。不过通常情况,奉朝请这种小官只有参与权,没有发言权。

  陈庆之欣然领命。

  令人没想到的是,年仅十二岁的陈昕,竟然比大哥陈昭更早入朝为官。

  皇帝谈及陈昕,又顺带着夸奖朱异。

  朱异肥厚的脸上满是惶恐,嘴里说着这都是萧衍圣明,皇天庇佑,一看就是老奸臣了!

  对此,皇帝萧衍心知肚明。

  但老皇帝年纪大了就爱听好话,尽管萧衍心里明白朱异是在阿谀奉承,但还是心安理得地接受了。

  与此相对的,萧衍难得一见地、旁敲侧击地责备了中书令徐勉几句。

  徐勉今天竟然站到反对北伐的官员一边,让萧衍大为不满。

  而今秋后算账,萧衍不禁把话说重了几分。

  徐勉因此羞愧难当,直接向皇帝请辞。

  “徐相,朕不准你退!”萧衍厉声拒绝。

  “可是老臣……”

  “你退了,让朕用谁?”

  “老臣推荐中书舍人朱异。”

  “他还没到火候,你先在位子上坐着,等朕哪天走了,便由你辅佐太子登基。”

  萧衍说完,徐勉内心的委屈立马消散。

  老皇帝的手腕非常老辣,既能几句话就贬得当朝宰相自惭形秽,也能几句话让羞愤的宰相心服口服。

  萧衍用顾命大臣的承诺,挽留住了徐勉。

  然而他没有料到的是,太子萧统竟永远等不到登基的一天。

  而徐勉也在那场风波中彻底淡出朝堂。

  翌日清晨。

  一个年轻的身影进入台城。

  奉朝请陈昕,紧跟在父亲陈庆之身后,进入太极殿。

卜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