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后,祁少被夫人勾魂夺魄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98章

  他今天似乎很累,像往常一样伸手揽着她,便闭上了眼。

  秦枝意慢吞吞地转身,往他怀里凑。

  他没什么动静,只是手臂收紧了些。

  秦枝意看着他的下颌,忽然想戳一下。

  她抬头,吻上他的喉结。

  祁宋依然闭着眼,喉结不自觉的滚动。

  “别闹。”

  平静的夜里,秦枝意深吸了一口气。

  想她秦枝意貌美如花人见人夸。

  她都这样了,狗男人是不懂吗?!!!

  他是不是不行了?

  安分了几分钟后,秦枝意突然推开他,转身背对着他。

  “怎么了?”祁宋语气里带着不解。

  “没事。”她道。

  祁宋忽然很轻地笑了一下。

  随后伸手把人翻过来。

  “现在我有事了。”

  秦枝意还在疑惑,忽然——

  ......

  春天也过了一半,虫虫鸟鸟也开始多起来,叫声此起彼伏。

  室内。

  秦枝意趴在枕头上,被子滑落在腰间。

  她后悔了,她就不该去招惹祁宋!

  时针指向下午,她有些渴。

  伸了伸手,惊讶地发现这个点祁宋竟然没有走。

  祁宋从她身侧拥过来,细密的吻落在她的背上,带起一阵阵过电般的酥痒感。

  还来!!!

  秦枝意闭上眼,眉心微抖,她想拒绝,但是嗓子哑得说不出话。

  “不要了……”她往床边缩了缩,反手推开祁宋,“我约了人的,别弄我。”

  祁宋的吻停留在她后颈,拂开她贴在脸边的头发。

  感受到他行动的停止,秦枝意赶忙起身。

  踏进浴室的那一刻,她松了一口气,她背贴着墙壁,慢慢往下滑。

  正对面有一面镜子。

  上面很清晰地映照出昨晚的痕迹。

  她深吸一口气,扭过头,脸上的潮红再次出现。

  实在控制不住去回想,快要疯了,她便用手心贴着墙壁,试图用这冰凉的触感让自己清醒。

  ---

  说是约了人是真的约了人。

  一次简单的约见其实是各大明星之间的比拼。

  拼到最后的就会是主角。

  秦枝意本来是不想来的,她没有接戏的打算。

  林雾说这里有的人还是来接触一下的好,毕竟也是机会。

  这次导演主导的是一个综艺,秦枝意自从上次以后就怕了,对这场聚会兴致缺缺。

  期间她看了眼四周,看没有人注意她就偷偷跑出来了。

  外面的空气是真的清新啊。

  就在她漫无目的闲逛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两个人。

  但是对方好像在执着于手中的事情,并没有看到她。

  她不着痕迹地躲到了一旁的店里。

  旁边有个很窄的小巷,两人似乎是起了一点争执,只见宁奕礼直接把杨清妍推到了巷子里。

  秦枝意一惊。

  等她试图凑近的时候发现看到的一幕更是炸裂。

  宁奕礼竟然按着杨清妍在亲吻。

  亲吻!

  那可是他妈!

  两人浑然不觉被发现了。

  秦枝意也连忙离开了现场。

  她脑袋里一直在播放着刚才的画面,于是乎差点撞到了人。

  真的是炸裂。

  虽然平时她也会看点小妈文学的小说,但是现实生活中看到还是有些震惊。

  难怪以前总觉得两个人之间的一些举动有些奇怪。

  但是这也不符合逻辑啊。

  杨清妍和她表达的是她丈夫很爱她,她也很爱她的丈夫。

  字里行间都是对儿子的赞赏,这么两个人还弄到一起去了呢。

  虽然现在宁慕城死了,两人都属于单身的状态,也不违法。

  或许是她思想愚钝了......一时半会有些不好接受。

  ......

  祁宋听着她手舞足蹈的讲述完事情的经过以后,表现看起来淡定极了。

  秦枝意感觉自己刚才的表现就好像一只被观赏的猴,这个游客并没有觉得精彩。

  “你早就知道了?”

  “不知道。”

  “那你这么淡定?”

  “不然我应该什么表现?”

  祁宋睨了她一眼:“况且,你都能和干爹搞,他为什么不能和他后妈弄。”

  秦枝意:“......”

  你是如何面无表情的说出这些话的。

  而且。

  为什么还有点道理的样子。

  祁宋忽然笑了。

  “行了,早点休息。”

  “那你呢?”

  “我还有点事。”

  秦枝意气鼓鼓的躺到了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除去昨天的那一晚,祁宋又恢复了往日的状态。

  不是,他每天到底在忙什么。

  这几天祁宋在那方面真的很冷淡,无欲无求,估计也只有他账户里的钱能高潮他高潮了。

  秦枝意已经不对他抱有任何想法,甚至做好了拥抱柏拉图的准备。

  有了这样的心理建设,秦枝意慢慢变得无所谓起来。

  两人便奇奇怪怪地进入老夫老妻的模式。

  那天之后杨清妍就变得很难约。

  这种事情也不能强求,她就当她沉迷恋爱。

  她的恋爱的起来了,她的好像结束了。

  幽怨地往书房方向看了一眼,暖黄的灯光照射,安静的过分。

  人在无聊的时候总是想犯点贱,尤其是和闺蜜。

  林雾:【你怎么这么烦啊!你每天这么闲的吗?】

  林雾:【咆哮jpg.】

  秦枝意:【想你了嘛。】

  秦枝意:【撒娇jpg.】

  林雾:【你没有性生活吗?烦你老公去啊!】

  秦枝意:还真没有......

  一阵见血。

  思及此,她越想越气。

  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冷落她!

  放下手机,秦枝意依旧无聊。

  又拿起手机刷起微博。

  祁宋进来时,她假装不看他,但余光已经偷瞄了很多次。

  他平日里总穿正装,哪怕是在自己的卧房,也依然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他先脱掉了外套,随后开始解领带。

  修长的手指很自然的将领带拿下,这一瞬间,像撕开了伪装的斯文面具,男人的侵略本性随着领口扣子解开迸射而出。

  还有眼镜,就犹如一个封印一般,将人分成两个面。

  秦枝意别开了眼,问道:“你要去洗澡了?”

  祁宋:“先不洗。”

  “那你要去办公吗?”

  “不去。”

  “哦。”

  秦枝意并不在意,撩了撩头发,注意力已经重新回到了手机上。

  浑然不觉他今天的怪异之处。

  ——

  突然,她感觉周围的床垫沉了沉,祁宋坐到她身边,然后从她手里抽走她的手机,放到床头柜上。

是祈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