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揽星河梦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世家公子

  几许黄叶飘落,风带着丝丝冷意穿过街边亭台楼阁。

  一名蓝裙少女,带着轻快的步伐朝远处的大门走去。

  秋风吹起枝桠的泛黄,扫起地面的枯叶,也带起了少女的裙摆。朱红色的高墙让风停下了脚步,高处的牌匾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欧阳府。

  熟络地和门口的守卫打过招呼,暮雨朝着后院走去。

  此时夕阳正好,配上丝丝寒风略显几分萧瑟。

  越过空荡荡的主厅,来到满是梧桐落叶的后院。暮雨探出脑袋,看向院中的黑发少年。

  少年手持一剑,通体赤红,剑尖处却略有偏袒,形似刀刃。一招一式,有板有眼。

  剑尖点地,猛然一抖。几许剑气从地面喷涌而出,将周围的梧桐落叶尽数震起。只见那落叶叶身平滑,叶脉完整,竟丝毫未受剑气之侵袭。随后,少年负剑,背手而立,伸出左手向面前一握。

  金黄色的落叶,如丝带般翩翩起舞,升至空中。风越不过高墙,但却能掠过府邸的上空。凉风拂过,梧桐落叶四散而开,向欧阳府后方的高山飞去……

  “这不是我们的上官大小姐吗,怎么有空莅临我这小小后院啊。”

  少年收回长剑,微笑地看着不远处的暮雨。

  余晖洒在少年英俊的面庞上,也让少女那乌黑的长发镶上几丝金黄。

  “在我面前,装什么装?”

  一掌拍在澜秋的肩上,暮雨没好气地说道。

  “再过几天就是家族会议了,你不打算做什么准备吗?”

  迎着将要落下的夕阳,两人并肩向府外走去。

  “老爹都给安排好了,不需要准备什么。话说,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转转?”

  闻言,暮雨撇了撇嘴。

  “就是因为家族大会啊,家里长辈让我好好准备,就不用我操心事务了。”

  说着,一脚将路边的石子踢开。

  两人并肩在通往山顶的小道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山顶,走入了黑夜。澜秋抬头,看向仍带着些许夕阳残晖的夜空。抬手指去。

  “你看,太阳就算快落下,星星们也还是无法遮掩住它的光芒呢。”

  暮雨没有说话,自知他内心的悸动。只是静静地跟着眼前这个突然散发着些许悲凉情绪的少年,默默地听着。

  “母亲之前最喜欢带我来这爬山。还记得吗,有一次因为偷了你们家的账本,被翎叔和疏妈追着。最后还是我和母亲偷偷带着你上山才躲过了过去。”

  兴许是忆起了往事,澜秋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眼眶里也逐渐湿润。

  澜秋的母亲,蓝潇。在澜秋成人的前一年,因为感染了不知名的疾病去世了。

  “到了。”

  行至山腰,二人停下脚步。这里是欧阳家的墓园。

  缓步上前,澜秋从怀中掏出一条淡色手帕,细细地擦去墓碑上的灰尘。

  “母亲,我和暮雨来看你了。”

  澜秋一边擦拭、一边对着眼前的黄土喃喃自语。

  “你看,我和暮雨都成年了。再过一段时间,我们也要上战场了……”

  不知何时,月光透过云层,挥洒在了这一小片天地。竟让原本沉郁的氛围露出几分温馨。不远处,暮雨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较平时显得格外温柔的发小,没有上前。

  印象中,潇姨的血脉和月亮有着很大的联系。而此时此刻,那蒙在两人身上的月光就好像是她给澜秋的回应。

  翌日,赤阳主城星港。

  两艘战舰出现在港口,与之随行的,赫然是一艘通体赤红的星舰。赤阳重器——郧阳舰。

  作为大型战争中绝对的杀器,整个联盟所拥有的星舰也不过是八艘。而作为联盟对手的魔族,由于近年来大幅度的侵略,星舰数量已经从原本的三艘来到了六艘。翻了整整一倍。

  随着阶梯的放下,赤阳各大家族的族长纷纷踏上了故乡的土地,从前线回到了后方。

  突然,星舰的大门打开,两道身影居高临下,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两人身材几乎同样高大。其中一人身着玄金色铠甲,身形魁梧。腰别透黄长剑,赫然是赤阳自古传下的帅剑——如钺。背后的红色披风随风舞动,面貌威严。大有几分君王之气;另一人身着暗银甲,身材匀称。手持一白色羽扇,正是赤阳古器——似旄。蓝色披风一同舞动,面貌温和。隐隐透出几分儒生之气。

  从星舰上来到地面,二人在诸多族长的陪同下向赤阳古城中心的祠堂走去。

  此时的星港,战舰在星舰左右,一同向着赤阳第三防线飞去……

  队伍前方,为首二人正是当代赤阳两大家族的族长——欧阳璟、上官翎。

  因为两年前爆发的大战,上一代的族长都相继陨落。这让赤阳的各大家族都迎来了极为罕见的情况。各大家族的族长们都是同辈,换言之则都是曾经一同长大学习的少年玩伴。

  而欧阳璟和上官翎,两人成功接下了欧阳家族和上官家族流传而下的大旗,用出色的表现守护住了赤阳两大族的名誉。让两大家族自古对赤阳的领导得以接续。

  对于魔族的入侵,欧阳璟亲自挂帅,与上官翎一同布下重重防线。利用赤阳恒星的爆发周期,成功将拥有三大魔将、两大天王的魔族队伍挡在了第二道防线,并与之进入相持阶段。

  此次带着众族长回归,正是为了赤阳亘古不变的一大习俗——家族大会。

  所谓家族大会,即是赤阳各大家族之间共同举行的会议。在大会上,家族中的小辈将会相继比武切磋,并依次展示赤阳未来的后备力量以及家族的实力。并对各家族进行重新排序,在众先辈英灵的见证下,决议出两大领导家族。

  赤阳的尚武精神源远流长,人们对实力强大而又富有领导力的个人极为崇敬。自赤阳星系历史以来,欧阳家与上官家的地位从未遭人撼动。

  “各位,今时的家族大会不同于往年。前线战事吃紧,还望诸位理解。三日内,我们就要返回前线了。”

  祭拜完先祖们后,欧阳璟在大门前向眼前的众人嘱咐道。

  随着众人散去,上官翎才开口。

  “璟,这次真的要让澜秋一个人面对其他家族的诸位天才少年吗。根据传来的消息,虞家的那位,暮雨可能也很难应付。”

  闻言,欧阳璟微微一笑,似乎已经是胸有成竹。

  “不用担心,翎。那小子肯定会给我们一个惊喜的。况且,不这么做的话,你口中的虞家可是会蠢蠢欲动呢。就让这个人人口中的天才得到证实吧。”

  又过了一天,五年一次的家族大会如往年一样召开。

  “欧阳公子,上官小姐。别来无恙……”

  澜秋暮雨二人刚踏入会场,能够参加会议的各种成员便簇拥了过去。

  在赤阳,人人皆知欧阳家与上官家的子弟皆是人中龙凤,况且身为赤阳两大上古家族,其势力可想而知。因此,哪怕是少在人前展示实力的澜秋也是得到了众多人的追捧。而有着五阶初段实力的暮雨就更不用说了。

  不远处,虞家的族长——虞萩鹤,眼神中流露出几分不屑,而后闪过了几丝凶光。这一切都被一旁的虞家长老,赤阳新晋八阶强者——虞依弦尽收眼底。

  “族长,可是对那大族的两位才俊有所思量?”

  虞依弦恭敬地对家族主位上的虞萩鹤问道。

  “此二人乃我赤阳之大才,自然是值得我们这些前辈所思索。不过有那个上官暮雨在,我们虞家可难有出头之日啊……”

  收回看向二人的目光,虞萩鹤在话语中似有所指。

  好不容易打发了前来巴结的各界人员,一道身影又挡在了二人面前。

  抬头望去,正是刚刚与虞萩鹤阔论的虞依弦。

  “暮雨小姐,欧阳族长此番修改了赛制,我可是很期待你的表现啊。只不过,不知道澜秋少爷还要隐藏实力到什么时候呢?难道是面对魔族的战场上吗。”

  虞依弦的声音并不大,但却清晰地传入了在场众人的耳中。一时间,四周的诸多人员都纷纷退到了远处,对三人间有些奇怪的气氛有所忌惮。

  闻言,澜秋露出笑容,正想回应之时,一旁的暮雨就已出声回驳。

  “虞长老,看来突破八阶之后的确提升巨大啊。就连心境都年轻了不少,开始关心起我们这些年轻小辈了。不知家中长辈到来之后,可还能有这般气势?”

  “暮雨小姐说笑了,我只是出于赛制来对你表达关照罢了。至于澜秋少爷嘛……这么多年过去,您也确实少有展示实力,我只是替赤阳的众人提出疑问罢了。”

  面对暮雨带有怒意的质问,资历丰厚的虞依弦也只是笑着回应。

  此时此刻,一老一少,一高一低。两人似乎有着针锋相对之势。

  “依弦长老,您多虑了。”

  按住了还想为自己争辩的暮雨,澜秋微笑上前。

  “此次车轮赛制,上场的并不是暮雨,而是我。相信这样也能打消您的诸多顾虑。”

  闻言,不只是虞依弦,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欧阳澜秋来独自面对其他家族的参赛人员?难道他也有着和暮雨一样的自信和实力?

  还没等在场众人反应过来,两大家族成员在此时也正好入场。

  不用思虑,为首二人自然是欧阳璟和上官翎。其身后跟着的,无不是两大家族的众位长老,赤阳战力的诸多砥柱。

  “欧阳兄、上官兄,别来无恙。大会正等着二位主持呢。”

  与其他人对两大家主的敬而远之不同,看到两人出现,虞萩鹤反而是主动迎了上去。

  欧阳璟依旧一脸肃穆,没有理会虞萩鹤径直前去。一旁的上官翎则是上前说道。

  “虞兄还真是客气。近日前线战事吃紧,欧阳兄忙于公事。我就代两家领了你这心意。虞家先前的主持用心了。”

  说完,也是笑着瞥了几眼分散在四周各处的虞家长老,随着欧阳璟一同向主位走去。

  澜秋和暮雨跟着家中长辈相继落座。而作为小辈,自然是来到席位的末端。面面相觑,两人似乎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诸位。”

  片刻,家族大会正式开始。欧阳璟从主位上站起,洪亮的声音传入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本次家族大会正式开始。”

  “诸位同僚,家族聚会如约而至。在下欧阳璟。带兵多年,不善言辞,对于家族聚会主持一事并非强项。于此,先预祝本次聚会的顺利……”

  台下,暮雨忍不住对着一脸无语的澜秋开始了吐槽。

  “你们都没人给璟叔备稿的吗,这也……太干了啊。每次说的都一样啊。”

  “你觉得,以老爹的脾气。备稿有用吗……”

  澜秋有些无奈地扶了扶额头,他当然为父亲备了稿,只不过并没有什么作用罢了。

  “今年的赛制有所不同,由于前线战事吃紧。经众位族长商榷,决定将原本七日的赛程缩减至三日。其第一日,由犬子欧阳澜秋迎战各大家族的少年英豪。随后两日则举行末尾淘汰制。接下来,诸位青年才俊可以准备上擂挑战了。”

  此言一出,除了早已知情的族长外,众人都是一片哗然。这鲜有表露的欧阳澜秋,怎又有如此自信来面对赤阳同辈里众多的青年才俊?

  “且看我上台大杀四方。”

  言毕,澜秋便起身向大殿外的擂台走去。

  见状,暮雨也毫不客气。

  “嘁,搞得好像谁不能一样……”

  不过今年……虞家可不止多了一位八阶强者这么简单啊。若非如此,又怎么会这么嚣张呢……

  暮雨在心中思索着,看向澜秋的眼神也不禁多了几分担忧。

hy虹雨 · 作家说

以上便是本书的第一章节。青梅竹马,家族掌上明珠般的冉冉少女和深居简出、风轻云淡的翩翩少年。彼此间深知对方的二人将会在家族大会上有何表现;欧阳澜秋能否打破他人的挑衅与质疑,一展大族雄威;虞家的悄然露出的野心能否在他的出场下烟消云散。且看下回分解,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