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成公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海量好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本书48小时内付费章节不限免

第137章 问心无愧

  大成公子回来两天了,一直未见国师、高僧还有他师父来造访他。

  那夜他洗完澡回来时,她们已经走了。公主随麻雀一同离开后,也未曾返转来与他说话。

  他还问过侍女,她俩走的时候留下什么话没有。侍女只是闪烁其词地说,见将军与公主离去时,态度甚是狎猥并未留下话来。

  “狎猥?”他心想。唐朝时期虽然民风开放,但当得起狎猥之说的,非男女亲近不二。侍女只是在委婉地提醒他:他的准王妃和麻将军亲热得很。

  “哦,麻将军本来就是…”他差点就说破了麻雀的女扮男装,又突然意识到不妥,于是改口道:“…性情中人,不必多虑!”

  侍女听他这样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道了声:王子多心才是,就退了出去。

  “她肯定在想:这位爷,倒是真大方!”大成公子看着侍女退下,猜测着她的心思。

  “只是,她两个要好才是真的好。否则,天天东吵西闹的,坏了我旅行家的好心情。”他安慰着自己。

  没想到这一去就是两天了无音讯。倒真都沉得住气。

  到了第三天,他早早起来梳洗罢。叫了拉恩德、穆合亚过来陪他吃了早饭。三人就秘约着要去看看哈曼。这家伙一连三天都不照面,别明年又整出个小哈曼来。

  大成公子说得有些猥琐,拉恩德只是附和着干笑了两声,并不多言。穆合亚少不谙事,只觉得他们说的话不正经,因为他们笑得不正经。也没明白是什么意思,自然也插不上话。

  经过两天的滋养,拉恩德的刀疤脸上有了一丝营养的光泽,面目也不十分可憎了。可见休养生息对一个人来说多么重要!

  穆合亚的脸上也多了点肉,精神状态也好过以前。最少脸上有了些笑容,尽管还像狼呲牙一样的阴森,但让人能感觉到那是他的微笑。

  大成公子从一路的紧张到现在的泰然自若,心里轻松了许多。因此,绷紧的脸皮有些松垮了,昨天竟然冒出了几粒小痘痘。他早上照镜子的时候,还用手去挤了一下。现在脸上还有点疼痒。

  他尽可能竖起宽大的衣领,遮住下巴颏,不让人看见他因为手贱而留下的两个红疙瘩。

  三人正密谋呢,就听得门外通报:云中客云大侠求见王子殿下。

  这下看来想去叨扰哈曼的计划要推迟了。他连忙对拉恩德、穆合亚说,让他们先到哈曼家去,等肉煮好了,茶烧粘了,就过来邀他。

  若是他师父还在喋喋不休,他一定会撒谎撩皮的往他们那儿去。“这来的真不是时候!”他心里嘟囔了一句。

  听大成公子这样安排,拉恩德心领神会,就拉着穆合亚起身向殿外走去。

  “呜呀呀!我的好徒儿,你可想死老夫了!”殿外传来云中客夸张的喊声。他心急得一路小跑,鞋底子磕在石板上,喀喀地响。

  “哈、哈,师父这虚情假意的,老远就听出来了。”大成公子起身相迎道。定睛一看,云中客的穿着:僧不僧道不道的,花哩胡哨得晃眼睛,背后还插着几面黄旗旗,怪模怪样的特好笑。

  “师父这身装扮可真是潮得很,快快脱下,让我穿上一穿!”话未说完便直接上手揪下了几面黄旗,双手举着做势地跳起蹦子,嘴里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这做派让云中客楞了一晌!劈手夺下大成公子手中的黄旗,呵斥道:“快快给我,简直是胡闹!”

  “再让我玩一会嘛,这旗旗子真是好玩得很,要知是这么有意思,那天晚上就该在城门上拔下一捧来,这些天尽兴玩个够。又何必看师父老财迷的样子,吹胡子瞪眼不让玩!”

  大成公子不乐意地把手上所剩的一枝黄旗扔在地上。气鼓鼓地说道:“拿去,都拿去,谁稀罕似的!”

  见大成公子真的小气起来。云中客于是镇定了脸色,和声说道:“喂,没这么小气吧?这都是那老和尚的主意。说是人妖不明,也许是他的修为不够没能让你现出原形,所以,借了道士的法袍,还有驱妖符,你看还有这桃木剑!”

  又从怀中掏出一面铜镜,对大成公子说道:“还有照妖镜!呔!大胆妖魔鬼怪,还不快快现身!”对着大成公子就是一通乱照!

  他话一出口,大成公子就像被踩着了尾巴的沙皮狗似地嚎叫起来:“哎哟!我头疼,哎哟!我脚好疼!哎哟!我肚子疼!”表情极为痛苦地弯下了腰,顺势躺在了地毯上,打起滚来。

  云中客见状,口中念动咒语,趁机从怀里摸出一沓黄符,朝着大成公子的头上扔过去。一手持桃木剑,一手举照妖镜,绕着躺在地上的大成公子闭起眼睛、嘴里念念有词地转起圈来。

  他是害怕大成公子真的现出原形来,毁了他的一世英名!一个纵横江湖十余年的高手,竟然是一个人妖不分的糊涂蛋。

  听着大成公子一声比一声弱的惨叫,他的心里一阵比一阵紧张。他在惭愧,他在气愤,这妖怪竟然就在他身边,而他却没有发现。

  于是,他咬紧牙关、闭上眼睛,横下心来,继续念动咒语,等那妖孽化成一滩污水,方解他心头之恨,才能重塑他江湖上正派的形象。否则,从此以后,他势难立足于世上。

  咦?大成公子的声音怎么听不见了,除了他嗡嗡的念经声,四周一点杂音都没有。这妖怪的道行未免也太浅了,还没过招呢,就这样轻松地被他消灭了?他暗想道。

  不过,妖就是妖,不能有一点妇人之仁。还是多煎炸一会儿,免得又生枝节,坏了大事!于是,他继续“嗡”了七七四十九遍。

  直到听到地上有“啪嗒、啪嗒”的声响,他才住嘴睁眼。却见大成公子把他刚才扔过去的黄符全折成了四角宝宝,正在一对一地打着玩呢!

  不见不打紧,一见,云中客的下巴颏差点惊得掉下来了。慌忙问道:“你、你不都妖了吗?怎么、怎么…”

  “你才是妖呢!一大早跑这儿来,呜噜哇啦的,我还以为你犯病了呢!”大成公子盘坐在地毯上,旁若无人地翻打着四角宝宝,头也没抬地挤兑他。

  “切,你刚才不是满地打滚来着,怎么这会儿又这么气定神闲,你究竟是人是妖,你都把我搞糊涂了。你这坏小子,究竟在闹什么鬼?”

  云中客心里还是弄不明白大成公子葫芦里在卖的什么药,不过,他脸上已经露出了一丝尴尬的表情,嘴上仍在逞强。

  “逗你玩都看不出来?还师父呢?什么老江糊,不过是浪得虚名而已!尽跟着别人瞎起哄,一点脑子没有!”大成公子对他师父鄙夷地戏弄道。脸上展现出得意的神情。

  “好啦,不跟你瞎咧了。这些个东西你拿回去,没事儿的时候,自个儿扑弄着玩儿,挺有意思的。谁强谁弱啪地一声便见分晓,一点无须费脑子!”说完便把一堆四角宝宝扔到云中客的怀里,起身站起来,捉住几案上的茶盅喝了一大口。

  大成公子放下茶盅背起手,在殿中转起圈圈,神态悠闲得没事儿人一样。

  云中客看着他一连串的举动,本以为他会为自己的行为做出合理的解释,却见他无聊地在殿中转悠,并不说话。

  “你难道不想解释?你在六王城杀害了百十号人的事儿?”云中客严厉地责问大成公子。

  “百十号人?我杀的?你哪只眼睛看见的?别人说啥你都相信,我说什么都是瞎话!你这师父当得也太不认真了吧?”大成公子听云中客说话,立刻反驳道。气冲冲地朝云中客走来。

  他边走边说:“从我进城门的那一刻起,你们谁把我当人看了?不是认为我是妖就是把我当成怪!有谁过来支会了一声人话!到现在你还认为我在六王城犯下了滔天大罪!

  我虽不计较个人功名得失,但也绝不允许别人栽赃陷害!高僧、国师、师父虽对我恩重如山,但要想坏我声名,有辱国望,那也别怪我毫不留情!

  现在奸佞当前,构陷四起,你们再执迷不悟,将会坏我大唐百世绵延之基业,将会陷城国于水火。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不会是你们所期待的吧?

  我大成公子行事上对得起苍天大地,下对得住百姓生灵,襟怀坦荡,问心无愧!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大成公子手指云中客,义愤填膺地指责道。

  “说得好!说得好!”云中客拍手称赞道。对于大成公子手指他的鼻子,痛陈他的冥顽不化,他竟没有丝毫忿意。

  他实在是开心得很!能说出这样一番话的人除大成公子还会有谁?眼前这位正愤怒得眼里喷火的人,是人非妖无疑!

  “我的好徒儿!”云中客喊出这句话来,百感交集,差点老泪纵横。不过,他本能地抑制住了内心的情感,只想上前抱一抱那个被人误解还趾高气扬的好娃娃。

  “切,自知理亏,尚不认错,还想打感情牌一笔勾销。少来,我今天真的生气了。大不了明儿我卷铺盖卷走人便是!省得和你们这些是非不清,事理不明的人蹉跎岁月!”

  他愤然推开云中客的双手,扭身噌地飞进寝宫中,“喀”地放下门栓。对云中客避而不见了。

  切,这心胸能成就什么大事!云中客见状有些遗憾地摇摇头,叹了口气,走出殿去。

雪狼长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