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成公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海量好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本书48小时内付费章节不限免

第138章 青云狂舞

  大成公子听到云中客叹着气走了。知道他又要向高僧、国师去告他的状。他索性蒙头大睡,等高僧他们过来问责于他。

  哪知左等右等不见人来,他像一个被粗心的妈妈遗忘在超市的小屁孩一样,竟然无人问津了。

  他想到自己遭了这么大的误解,竟没有一个人过来好言安慰一番,还当他不存在一样。这怎么能行!错了就是错了,过来一个人当代表认个错就得了。

  至于这么三番五次的,一试再试,一错再错吗?非要等到铸成大错才肯认错吗?虽然,大家都是自己人,没必要这么认真,但是原则性的问题绝不妥协。

  可是,国师、高僧也太要面子了,事情都闹到这个份上了,还在疑神疑鬼,不要说闹得内部人心纷乱,要是传扬出去,可能、可能…

  “我的个天呐,所谓的妖魔之说,不就是要王城内部互相猜忌,涣散人心,才能不战而破吗?这样说来反倒是我的不是了!不该在这危急关头,为了个人的名利而太过矫情!”

  他醍醐灌顶似地彻悟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想立刻去见高僧、国师。才抬起门栓,又想这样他们未必能信,口说无凭,要怎样才能让他们相信这是在挑拨离间计呢?

  他迟疑地缩回了手。回头看见横卧在刀架上的青云,负气上前一把攥起它往肩上一扛,拨开门栓走出了寝宫。

  殿中侍女们正等他出来吃午饭。突听得寝宫门哗啦一响,就见大成公子平板着脸,扛着青云出现在她们面前,便纷纷害怕地躲向一边,不知他要干啥。

  大成公子目中无人扛着青龙径直走到院中,把青云猛地顿在长廊的石板上。青云发出嗡地一声低吟,似出战的士兵一样,威严地怒吼!

  廊檐外,阳光眩目,光秃秃的核桃树、蟠桃树、葡萄架上映像着冬天的风景,几只麻雀趁着正午温暖的阳光,在树枝上跳跃嬉戏。

  大成公子深吸一口气,屏息凝神,待到气血归宗,便“嗨”地一个健步冲进阳光中,舞动起青龙。刹那间,雀鸟惊飞,枯枝晃动。地上的残雪掺杂着泥土飞扬起来,直打得廊檐上瓦片哗哗作响。

  这么大的响动,引来门口值勤的侍卫的警惕。一见是王子在操练武功,便热情迸发,挤在大门口,紧张地看他演练。

  大成公子一腔怨气凝聚丹田,把那伏魔十七式逐一亮出,看得人眼花缭乱。士兵们从未见过伏魔十七式的完整的套路。今天得见,自是兴奋异常。有的人竟断继续续地随着大成公子的招式模仿起来。

  大成公子体内气血轰响,有如排山倒海。手上力道源源不断涌出,身形裹起的雪土已经将他包围起来。外面的人只能看见一团雪球在滚动,招式已经看不见了。

  及见大成公子“嗨”地一声平地飞起,便见一团黑影之后,两棵最为壮硕的大树轰然倒地,荡起更大一团泥浪雪雾欲迷人眼。

  有人惊叫着躲避,有人张大嘴巴不知所措。倒下的大树的枝桠砸在廊檐的青瓦上,又听到一连串瓦片落地的脆裂声。

  好啊!人群里响起一个生硬的喝彩声。听声音像是穆合亚的。带动起其他人异口同声地高呼:好啊!不约而同地拍起了巴掌。

  大成公子回望身后的倒树,心里发出一声叹息:可惜了。草木何辜,竟被他如此践踏。

  还好,也许士兵们并不觉得王子毁掉了两棵风华正茂的大树有什么不妥,都在为能亲眼看见王子展露他的盖世武功感到万分荣光的时候。大成公子倒背着青云,,非常谦虚地沉步走进了殿门。

  众人见状,收起幸运的眼神,板正了面容,各就各位继续做着份内的事儿。若不是院中两棵残树在讲述刚才的故事,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穆合亚悄悄地跟在他身后一同进到殿中。他在王子背后,羡慕地伸手想抚摸一下青龙。孰料,大成公子一转身,青龙的刃口就划破了他的手掌心。

  他“咝”地吸了口凉气,惊悸地赞道:好快的刀!

  “伤着了吧?躲在后面不吭声!”大成公子温和地看着正在低头看手的穆合亚。“青龙认生,凡未曾谋面者,必须见血!所以,以后未经我的允许,不可擅自触碰它!”

  说完话,他朝侍女使了个眼色。侍女便匆匆地出去找东西为穆合亚包扎伤口去了。

  待他从寝宫中换好衣裳重又出门,看见穆合亚正贪婪地吮吸着手上的伤口。“穆合亚!你在干什么?”他严厉地喝问道。

  大成公子的声音吓了穆合亚一跳。他慌乱地把手背到身后,故作镇静地矢口否认:没什么?啥都没干啊。

  “哼!撤谎都不会!你嘴上还有血迹呢!你要是再吸下去,非把自己吸干不可!”大成公子当然不知道,狼性见血发狂!

  正想板着脸教训一下穆合亚,就见侍女手里扯了块丝绢回来,正迟疑着上前要为穆合亚包扎。他就朝她点了点头走过一边去。

  穆合亚见侍女上前来抓他的手,便惊恐地呜呜乱叫,任凭侍女费劲拉扯,也不肯伸出他的手。

  “穆合亚,让她为你包一下!”大成公子回过身来,见穆合亚红着脸拼命地摇头,不让侍女为他包扎。心想:“这家伙,懵懂少年一个。”

  大成公子见两人纠缠不止,就过去拽出他的手用力握住,要侍女为他包扎。穆合亚这才害羞地停止了挣扎。

  看着侍女用心地为穆合亚包扎,大成公子也看清了穆合亚的伤口:从虎口到中指,不很长却有点深。“太大意了!”他在心里指责自己。

  侍女包扎完,又轻拍了两下试一试是否扎得结实。穆合亚血色未退的脸上又腾起一层新红。“这脸皮薄得跟油泼辣子擀面皮似的!”大成公子轻嘻道。

  侍女只道是在表扬她包得好,羞涩地低下头退了下去。穆合亚举起手看着手被包得像个棕子似的,咧嘴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又抬头看了一眼侍女——第一个摸过他的手的姑娘,感激地递过一瞥,脸又红了。

  这幕场景让大成公子看得好生羡慕,心里顿生感慨:这狼娃,心思单纯得很!“红狼”他脑袋里突然闪出这么个名字来。

  “你以后就叫红狼将军穆合亚吧!”大成公子脱口道。眼睛一直盯着穆合亚在看。“红狼将军”这么勇猛无畏的名字,足以威震西域!

  “为什么?”穆合亚显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只是举着裹着厚实的白绢的手问他。“这傻小子!要想明白人世间的道理,还得慢慢来。”他有些失望地想着。

  就一字一句地解释给穆合亚听:如果流血的伤口,不包裹起来,就有可能得破伤风死掉!越解释他越听不懂。大成公子灵机一动,扮演了一个伸舌头、翻白眼、举爪爪的造型。

  穆合亚终于明了他的意思,咧嘴点头。

  好了、好了,啰嗦了一大堆的废话,肚子里的馋虫都要饿死了。早上云中过来客闹了一出,这会儿穆合亚又整了一段,肚子里早就咕咕乱叫了。他用手指了指肚子,又伸了伸舌头。穆合亚配合着翻了翻白眼。两人会心地笑开来,便勾肩搭背地跑向大殿外。

  老远就闻到了哈曼家飘出的烤肉香味。和一路上哈曼说的一点不差。还有浓郁的酒香,那是新酝酿的葡萄酒所没有的醇香。

  大成公子伸长鼻子细品了一番,肯定了他的判断。难道哈曼家藏有上品私酿?揣着疑问,他脚下生风,疾步朝哈曼家里走去。

  “尊敬的王子殿下,恭候多时了。馋死人的烤肉,看不吃是多么痛苦的折磨!”拉恩德挺着被奶茶撑得鼓胀的肚子,捂着茶碗,看见救兵似的对他说。

  一旁哈曼的妻子正殷勤地要为他添茶。见王子进来,便放下茶壶行礼。大成公子连忙上前制止,女人会意,只福了一福。便低头整顿好茶碗为大成公子斟上了奶茶。

  焦渴一上午的大成公子端起茶碗一饮而尽,抹着嘴角大加赞扬:嫂子熬的奶茶,迎风香十里,果真名不虚传。

  这马屁拍得够水平。

  女人听到王子这样夸奖她,脸上绽放开幸福的笑容,又热情地为大成公子添满了茶碗。

  “我刚才也是这样说的,所以…”身旁的拉恩德苦着脸小声地对大成公子耳语道。

  “切,尊贵的女主人见你瘦得皮包骨,不让你多喝点茶,一会儿,院子里的那一群羊,还不够你一个人啃的。”大成公子调侃地对拉恩德说。

  “咦?怎么不见哈曼,空闻酒香,心里痒痒,这是在考验我吗?”大成公子摩手问道。

  “哈将军出去多时了,肯定是看你来了,正忙着把羊群藏起来呢!”拉恩德也不失时机地回讽道。

  “嘿嘿,一会儿功夫不见,先知嘴上功夫见长,在下佩服得很,待会儿,一定要敬你三碗美酒,聊表我甘拜下风的君子风范。”

  “切,少来这一套,我不喝酒。”因为,常见大成公子有事儿没事儿都要嘬两口的酒鬼风范,拉恩德视酒如毒药的心态也发生了改变。他以包容的心态,拒绝道。

  “吃肉不喝酒等于喂了狗!”大成公子小声地戏谑道。

  “你在说什么?”拉恩德翻开白眼珠问。

  “没有啊,一杯二锅头,喝得我眼泪流。是这句吗?”大成公子瞪着无辜的眼睛,萌昧地问他。

  “前面那句!”

  “让我一次喝个够,不能不吃肉!是这句吗?”大成公子耍笑起来。看着拉恩德脸上的刀疤,像蚯蚓似地在脸上一伸一缩的,非常有趣。

  “没说过!”

  “切,小心眼儿,我没空和你翻老账。在我们这里不能光吃肉不喝酒,那是对主人的盛情不满意。昂得死蛋?”大成公子胡嚼道。

  “听不懂你在说啥!”拉恩德说得很认真。

  大成公子现代中外的一通混说,拉恩德自是无法明白。不过,对于拉恩德而言,不被大成公子忽悠得团团转已经万幸了。

  因为,他也是个二半吊子——并不完全听得懂纥语。更别说是唐语了。

  被大成公子说得无语以对,拉恩德嘴里咕噜出一串阿拉伯语,大成公子知道,他在反击他。也绝不会是什么好话。就当他是在赞美他英俊潇洒,魅力无边好了。

  大成公子吸了口茶,看了一眼正看着他自说自笑的拉恩德,睥睨地操纥语劝道:别说了,他又听不懂。好话、赖话都是说给他自己听。一会儿肚子会更胀的,一丁点肉都吃不下去了,多吃亏!

  “你…是个大坏蛋!”先知不是不会骂人,只是他的主人不让他骂人。情急之下,他学了一句一路上常听公主赏识大成公子的话来。

  这话他一出口,大成公子听得背上立刻起了鸡皮疙瘩。心想,别看这拉恩德一路上,你不挑他不言的,还真是个听墙根的好料子。

  “是谁在学我说话呢?”门帘“叮”地一挑,公主靓丽的面孔就出现在门框里。

  大成公子闻声看去,公主还有她身后的麻雀以及哈曼的笑脸、穆合亚稚气的小脸,全涌堵在一框内。大成公子连忙起身笑脸相迎。

  众人见过礼后,次第坐下。哈曼的老婆从厨房出来,向公主、麻雀见礼、倒茶。

  “这几天可好?”公主坐定,偏头与大成公子寒暄。

  “不好!寝食难安!”大成公子敛净脸回答。

  “可是因为那个主儿?”公主眉眼轱辘向麻雀那边。麻雀正一脸寒冰两眼望天,细听他俩的话儿。

  “哼,装模作样的,不想来就别来,望天吼似的,让人看着就是一肚子气!”大成公子无所指地讥讽道。

  麻雀听他在指桑骂槐,心里气愤不过,身子一抖,拳头就握紧了。咬牙向下斜视了一眼大成公子。没料想与大成公子幸灾乐祸的眼神相撞在一起。

  她的脸不争气地“腾”地红了,逞强地偏过头去,像落枕似的僵硬着脖子。那姿势让人看着幼稚、可笑。

雪狼长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