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成公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39章 喝酒斗气

  “哼!还知道害臊、惭愧,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他仍是不依不饶地挖苦道。

  “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如此,何为当初!”麻雀已经被大成公子激得无名火起,按捺不下,终于发作了。

  大成公子抬眼看了一眼麻雀,茫然道:姑娘,突然之间这么大的脾气,语焉不详,是谁惹着姑娘了?那困惑的神情活灵活现,连神仙都叹服。

  “你----”麻雀受了奚落,一时气急操起茶碗就要泼向大成公子。

  “公主你看!”大成公子缩成一团,躲向公主身后。

  “好了,妹妹,怎么一见着就跟斗鸡似的要干架。不见嘛想得慌,见着了闹得慌!这上辈子不知你俩谁把谁开罪了!”

  公主笑着脸打圆场,接过麻雀手上的茶碗放下。扯过身后的大成公子:“还不快给姑娘道歉!”

  “我何错之有,道什么歉!莫名其妙!”大成公子得理了似的,犟起头,不肯就范。

  “行、行,你俩的账回去自己算去,今天,难得一个喝酒聊天的好日子,不念过往,只谈开心,如何?”

  “好也!”大成公子举双手起哄道。

  “死样子!”麻雀冷眼看着大成公子的表演,歪嘴鄙视地骂道。

  “好听!姑娘言语,空谷响罄,源远幽长,余韵袅袅,当真沁人心脾,耳目一新。来来来,哈将军,快快拿酒来,我要敬这位姑娘一杯!”大成公子豪爽地提议起来。

  “酒已经醒好,这就上来!”厨房里传来哈曼愉快的声音。话音刚落,他就一阵风地跑了出来。

  打磨得光滑锃亮的胡杨木酒杯,像口盅似的。褐色的酒液在其中深不见底。“楼兰美酒琥珀光。”他脑子里的映像和眼前的景象差别较大。让他有种现代“农家乐”的错觉。

  若不是麻雀、公主一应人等的装扮,他差点喊店家拿只高脚杯来。话及嘴边,看到哈曼汗津津的脸,才醒悟道:切,今兮何兮。差点又闹笑话了。

  公主见他把玩着酒杯,嘴里叽里咕噜的,以为他被麻雀无理的举动堵住了小心眼儿,正难过呢。就挑逗他道:那杯子有些大,吞进去不容易,可能也很难再出来,到时候受伤的就不只是“幼小”的心眼了。

  “切,当我有这么小气吗?曾经沧海,小河无惧!”他醒悟过来,搪塞一句。欣然举杯,没有正眼看麻雀就倡议道:“回来多日寂寞,无人理。心怀怨曲空弹角弓疾。今相见,把酒欢都忘记。不负琥珀胡杨杯中意。

  来、来,小鸡肚肠,大海汪洋,一口下去,灿烂阳光!”

  “切,怨谁呢?死乞白赖的,装模做样!”麻雀心里并不领情。不过大成公子这出口成章的才学,倒让人另眼相看。于是,木然地端杯,抿了一小口,算是响应了。

  见麻雀喝了,众人释然。公主和哈曼先后与大成公子碰杯喝光了杯中酒。不过,拉恩德是以茶代酒。穆合亚碰都没敢碰一下酒杯。

  哈曼削着肉,演绎着纥族传承的礼仪。大成公子也不客气,伸手接过来就往嘴里送。看大成公子的吃相,连世上最腼腆的人,也会情不自禁地咽口水。

  “红狼将军,你为什么不喝酒呢?”大成公子关切地问穆合亚。因为,他见穆合亚不吃哈曼削下的肉,只是拘谨地看着大家吃肉喝酒,并不言语。

  “红狼将军?”公主奇怪地侧脸看大成公子,小声地叨念了一句。麻雀也疑惑地看了一眼正嘟着嘴的大成公子。

  大成公子咽下了口中的牛肉酸奶煮麦粒的汤,接口解释了刚才他们过来的时候发生的一慕。

  “哦,是这样啊,我说呢!”公主明白过来。看了一眼穆合亚又看了看他的手,点头说道:“还真像!不过,他没有武功,当不起这么大的一个头衔。”

  “这不劳公主操心,我教他便是!”大成公子轻松说道。

  “真的?”公主两眼放光。“我在路上就说了让你教他武功,麻雀教他识文断字,我来教宫中礼仪。你一路上不肯答应,这会倒爽快起来!”公主端起酒杯,邀上穆合亚,要向大成公子敬酒。

  穆合亚被公主当众调教了一番,才端正了杯子,举过额头朝大成公子走过来。

  “别、别,”大成公子连忙制止道。

  “王子,是要专门举行个拜师仪式吗?”公主一旁调侃道。

  “不要,不要,只是我还没出师呢,怎么可以收徒?要是让我师父知道了,他非打我不可!”大成公子找了个借口推脱道。

  “是这样啊!要不,我给你师父说个情,行不?”公主慨然说道,也将杯子举过来。

  两只杯子围过来,大成公子就笑开了。他扭头对公主说:“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看他的动作多像你!”

  “切,那是你小舅子,你还不知道?假正经!”麻雀在一旁说风凉话。

  听麻雀说话,公主的脸腾地红了。嗔道:“妹妹休要胡说!当心罚你喝酒!”她背过脸去,饮下了那杯酒。低头一旁,似有些害臊,忸怩地摆弄着一块羊捌。

  大成公子没接这茬儿。在这种场合下,说多了都是尴尬,还不如装傻。他摆手让穆合亚回到原位上去。

  待穆合亚坐定,他把酒重新斟好。对着哈曼说:他一路上辛苦得很,不仅照顾好了大家的生活,也保护了他和公主的安危,真是一员不可多得的大将!两人互敬了一杯。

  哈曼的老婆在厨房里掀开门帘一角偷听大成公子讲哈曼在他们一路上的杰出表现,心里自豪不已,连奶茶扑出来的声响都没听见。

  “喂,我亲爱的老婆,奶茶是在火炉上跳舞吗?”哈曼开心地朝厨房内喊道。从天窗上漏下的阳光,在他的脸上汇聚成一块明亮的光斑,像油画似的不真切。

  “哦,哦,”门内传出女人愉快的答应声。

  “一家人就该像这样,温馨地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生命之于万物都是王者,都应该幸福而庄严地活着!”大成公子心里涌出一些感慨。

  拉恩德被现场的气氛所感染,他举着茶杯,操阿拉伯语说着一些感慨和感激的话。对于大成公子要收穆合亚为徒的话,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愿意。

  但一想到穆合亚与王子他们都是大唐的子民,本就应该血脉相亲,骨肉相连。心里尽管不是很情愿,可也为穆合亚有这么好的一个归宿感到满意。

  公主知道拉恩德是有意避开穆合亚的,就用唐语翻译给大成公子和麻雀两人听。

  大成公子听完欣然举杯,说了些歉意的话,两人互敬着喝了酒、茶。

  “快吃烤肉,正热着呢!”哈曼热情地分派着烤肉签子,劝客品尝。

  大成公子心里一直盘算着要不要敬麻雀一杯酒,这几天生闷气,真的很辛苦。这会儿,大家坐在一起,是不是应该一解前嫌,重归于好。可是,一见着麻雀苦寒着脸,他就犯怵。心想,若是麻雀不领情借酒闹将起来,反倒下不了台。

  正犹豫间,听到紧挨在公主身边的麻雀将手中的茶碗礅下,举了半杯酒凑近了大成公子,婉转起声:“王子远道归来,想来疲惫不堪。焉知,今日一见却是春风得意,妾身惊喜非常。

  只是,在坐均有说辞相敬,一个通贯下来,独我无份,不知何故?”话虽彬彬有礼,意思摆明了要挑事儿。

  大成公子没想到麻雀会有此举,一时呃、呃语塞,无以作答。眼珠子逛了几圈后,他笑着老实说道:姑娘一脸寒冰,拒人于千里,在下纵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招惹姑娘。

  遥想当时灰头土脸出城涉险,而今风光满面侥幸归来。多亏姑娘当时手下留情,又蒙公主一路悉心照顾,才得以保全颜面。

  “否则,污面秽颜形容猥琐,既是潘安也难见容姑娘法眼。又何况本是凡夫俗子,更难得美眉青睐。倒搭黄金万两能得姑娘垂白一眼已感万幸。刚才姑娘所言,恕在下不敢高攀!”

  “喂!翻老账是吧?”麻雀听他貌似谦卑之词,实则不恭之心。一时心里火起,直嚷着哈曼搬酒来,她要与大成公子老账新账一并算!

  公主一旁见麻雀这般做派,知道大成公子又把她惹毛了,就在一旁替大成公子不住地打圆场、说好话。可麻雀仍是不依不饶地吼着要酒,一定要大成公子自罚陪罪,才能消她心头之气。

  大成公子一听她说要罚酒,也火上浇油,争辩着明明是她不讲理,却要他自罚陪罪,简直没天理。应该是她自罚,求他原谅,并保证以后不再犯错。他才可以考虑暂时原谅她。

  眼见着两人争执起来,公主一时不知该劝谁好。灵机一动:“好了,好了,两个冤家,吵得我耳朵都快聋了!不如这样吧,你俩行酒令,谁输谁喝,省了在这争论不休!”

  麻雀一听公主说行酒令,一下来了兴致,拍手赞同:“姐姐真知我也,”转脸对大成公子说:“你敢不敢行酒令?要不然,你就喝完了事!到时别说我欺负你!”

  别看麻雀小小年纪,这投枚射弈也算是大家闺秀的拿手绝活。算文也好武也罢从小到大也是没有怕过谁的。

  “行酒令?”轮到大成公子有些胆怯了。他平时里只知道吃鸡,这猜拳行令之事并未触及过。和阿娇厮混的日子里,最多就是石头、剪刀、布,还是谁输谁洗碗。不知这在大唐王朝管用不?

  “怎么个行法?”他小声地问。

  “你要怎么个行法?”麻雀底气十足地问。要知道这喝酒行令,在唐朝的名门望族、闾阎酒肆都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儿。名媛公子、街坊邻居都有几手绝活。

  大成公子又被人误认为是皇亲国戚,这点小伎俩都不会,哪还怎么混迹于名利场中?

  麻雀见大成公子犹豫不决的样子,猜想他肯定想用他最拿手的把戏了。因为她知道大成公子出口成章,论文采她不及。今天又有公主在场,那厮不卖弄风骚、大秀才华才怪。而她在气头上,文思枯竭,那样她会输得很惨而且很丑的。

  这样想罢,于是就提议道:“我们不用雅令,改用通令吧。”

  “通令?还不如达令呢!”大成公子根本听不懂,胡搅起来。

  “打令?还是不要吧。本来是件好事,最后弄得遍体鳞伤的反倒不好。再说了,某人本来就在说无人问,无人管的,真要是伤了,那不得躲在被窝里哭死。”公主以为是要比武,就和稀泥劝道。

  这句话提醒了大成公子,他顺嘴说道:“不是真打,是比手上功夫!”他手上比划了石头、剪刀、布。

  “原来是这样啊!就这点本事,这家薮渊源也不见得咋滴!”麻雀听他说要猜拳行令,还是这等的小儿科,嘴上不说,心里颇有轻怠之意。

  看到麻雀小瞧他的样子,大成公子心虚了。争辩道:“哼,别以为这多简单,这可是拳拳见酒,一锤定音的事儿。大家心明眼亮的,偷奸耍滑一目了然。”

  “你说谁偷奸耍滑?输不起就别玩!”麻雀蛮横地打断了他的话,撸起衣袖,亮出白生生的玉臂就要开始,一副胜算在握的样子。

  哼!这可是她说的,别到时候被人抬回去,看她还逞能不!大成公子威胁着麻雀。一边心想:“这石头、剪刀、布我才是耍赖的高手。这下有你好看的了。”

  大成公子自从吃鸡以来最大的心得就是反应快、出手快。这在他网上的草台班底里是小有名气的。这一点他很自负,从来就没把谁打上眼过。

  没想到就这点让人不屑于顾甚至鄙弃的本事却在这一千多年前派上了用场。还是用来“对付”一个小女生,这本事也真够“了得”了。

  一想到此,大成公子虽有些汗颜,但是,他的“脸皮”不允许他有些许“慈悲”心肠。这时候不给麻雀点颜色看看,更待何时?这可是她自找的!

  天赐良机,绝不放过!

雪狼长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