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成公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海量好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本书48小时内付费章节不限免

第141章 怒不可扼

  你道大成公子是看见谁了这么惊慌失措?

  麻雀!那个凶巴巴的肥妖必是公主无疑!这两个妖里妖气的妖怪怎么会是她俩?他们三人咋会掉进同一魔窟中?他一时糊涂了。

  不管怎样,他还是赶紧地为她俩解开穴道问问清楚才是正事。这神仙点穴手,那效果真是杠杠的。来不及细想,他伸手为麻雀解开了穴道,又挪移过去为公主也解开了穴道。

  哪知这么有爱的救援举动却惹起了一场更大的骚乱。

  两个女人,确切的表述应该是两头发狂的老虎几乎是同时嗷~地一声扑向了大成公子。那抓挠拉扯都是司空见惯的招数。大成公子身上滑溜溜的,无心反抗,只着急着想快快逃离这是非之地。

  没曾想,一转身就撞到了墙上。“我的个乖乖。刚才找死也没摸到墙,这会儿一转身就撞上了。大成公子心里一声哀叹,抱着飞满小星星的脑袋,哎呀一声蹲下了身子。

  两头“老虎”并没有因为他撞到了南墙而手软,寻声过来,又是一通噼里啪啦地暴打。黑暗里看不见人影,手上的轻重也没了准头。只听得啪啪的有节奏的脆响,也不知是打在哪里了。

  而大成公子呢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正打得气喘的公主发现不对劲,就对着麻雀说,妹妹快住手,怎么没声音了?莫非被打死了?

  “打死活该!你不知道他刚才是如何轻薄我的,这个登徒子,打不死他我心气难消!“麻雀气哼哼地骂道。

  “你傻啊,他轻薄你,你就打死他,能有这么便宜的事儿?这辈子要让他结草衔环一一还来!”公主倒深谋远虑地阴狠起来。

  “这个臭流氓刚才…要是我能动,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谁还管他死活!哼!臭流氓!”话音才落下,又“咣”地踢了一脚。

  只听得“哗啦”一声,是瓷器破碎的声音。原来是屋角处的一个大花瓶被麻雀一脚踢碎了。那得有多生气才能使出这力道来。

  两人这才明白过来,刚才那通暴打,不过是对一只大花瓶施暴而已。那大成公子哪里去了?

  “快快点亮灯,我倒要看看这个泼皮无赖能躲到哪儿去!”黑暗中麻雀仍是怒火冲天地嚷嚷着。那绝不善罢干休的语气,让人听得很恐怖。

  嚓、嚓两声轻响,墙上、烛台上的蜡烛被点亮了。只见大成公子一脸尴笑地站在烛光中,他上身精赤腰间潦草地围着块鹿皮。

  原来,大成公子撞上南墙的时候,就恢复了对房间的布局映像。他趁乱在黑暗中悄悄地顺着墙边爬出了寝室,从大殿的墙上扯下块兽皮,裹住了尴尬。

  及听到两人在黑暗中的对话,就自觉地施展功法点亮了蜡烛。想看看这两人能把他咋样。听他们话里的意思,还不让人活了似的!

  哼,他被她们弄成这样他都没说啥,再说了黑咕隆咚的能看清啥,又不是孙悟空的火眼金晴。又说了,都知道妖怪无阴阳之分。缘何怪他轻佻、浮浪。

  若真要怪,还是怪怪那“玫瑰夫人”吧。都多少年了,早就过期了,要不然他只喝了一杯,就有这么大的反应!要是真牛饮了现在怕是早就凉凉了。

  定下心来,大成公子才看清了屋子里的一片狼藉。他在混沌中的一掌将寝宫的门打飞到大殿中。留下的门洞像一口没牙的嘴张开着。

  麻雀被他凌厉的掌风所挟持,身上衣衫褴褛而春光绰约。再看头上:爆开的棉絮,沾了她一头一脸,隔在远处看,有如白发魔女一样。

  公主的情形比麻雀略好点,虽是灰头土脸的,衣衫尚算完整。只是胸襟前裂开一条长口子,被胸前傲物凸出一碗红色巅峰。那极有可能是麻雀发疯时,误以为是大成公子而撕破的。

  见两人这番狼狈样,大成公子忍不住大笑起来。这一笑不打紧,又引火烧身。她两又欲联袂齐上,再让他吃些苦头。

  哪知大成公子竟厚颜无耻地威胁道:若要再敢上前,就莫怪他一口气将她们身上的残缕败絮吹得菊花绽放,那可真是春光扎眼,非透心凉不可。

  “姐姐,你看清了这厮的嘴脸了吧,真是无耻之极,我非把他的眼珠抠出来不可!”麻雀恨声说道。又要上前逞强。

  “江山依旧,风光无限!以前又不是没见过,怎么今夜反倒难过了。这做何道理?”大成公子紧了紧腰间的兽皮,正声问道。

  “以前怎么了,现在又如何?只不过是留你狗眼多反省些时日,未曾料到,你冥顽不化,不思悔改。不如就此老账新账一并算了,省得你在此信口雌黄,恬不知耻的!”

  麻雀听他话中有话,又羞又恼。心里骂道:他脑子真是少根弦,这占了便宜还买乖的事情,他都能说得这样冠冕堂皇的,可见,真不是个好东西。

  可是她不会武功,奈何不了他。光靠口伐对大成公子丝毫无用,空惹闲气不说,到时他再口无遮拦说些让人颜面无光的话来,会让人更加羞得无地自容。

  可是,若是就此作罢,那以后还怎么能收拾得住他。女人最大的弱点就在于她总想控制一个男人。于是,她朝公主求援:“姐姐快撕烂他这张臭嘴!看他还敢胡说不!”

  公主在一旁听两人你来我往的,心里已经猜到了一些事儿。虽说与她无关,可也免不了泛酸。

  又见大成公子赤裸着胳膊,瑟瑟发抖的样子。她也身上单薄,凉风凛凛的。而再看麻雀,正在气头上故不觉得冷。这要再闹下去,也不会有个什么结果。

  麻雀年少心小脾气大可以理解,若是她也不识好歹跟着掺和,就越闹越不像话了。

  于是,她佯装冷得发抖的样子,对麻雀说道:“妹妹,我实在冷得很,你去帮姐姐找件衣裳来。你也找件先换上,等天亮了我们再与那厮算账。哦哟,真冷!”

  麻雀听了公主的话,心里明白人家那是在心疼那家伙呢,自己倒成了孤家寡人了。今晚无论说什么她都是最吃亏的那个。现在可好,自己倒没理了。真是的。

  心里一时不平衡,自言自语道:“姐姐真是菩萨心肠,当真知冷知热得很!”就负气地拔下一根蜡烛到寝宫中寻找衣裳去了。

  过了一会儿,寝宫门洞里泄出了光亮,传来麻雀的问话:姐姐要穿蓝色的这件,还是紫色的那件。

  两个女人隔着门洞在选择衣裳的颜色,似乎忘记了大成公子的存在。又过了一会儿,麻雀换上了大成公子的儒衫,像个秀才似的从里面出来,手里还抱了一抱过来让公主自己选。

  “呀,妹妹穿着这件蓝衫的样子,真像一个状员郎呢。”公主一见麻雀出来就夸赞道。大成公子也随之眼前一亮:别看麻雀虽瘦小,可穿什么都好看。

  心想着,就讨好地多嘴道:“麻雀穿这件比他穿着好看,斯斯文文的,当真是个读书人模样。怎么以前没发现呢。”

  “看什么看,还不快进去把衣服穿上!不长脑子!”公主白了一眼大成公子,说。

  “噢、噢,”大成公子明白过来,就低着头绕过麻雀,装做灰溜溜的样子走进寝宫中去了。留下两个女人在大殿里评说谁穿哪件衣裳好看。

  大成公子随便找了件衣裳换下了兽皮,脑袋还是有点昏沉。想找个地方躺下闭目养神。他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醉的,其实没喝那么多。他在心里为自己辩解。

  既是没喝那么多,又怎么会醉呢?他像一个判官似地审问自己。殊不知,近日来的不被理解、被人猜忌的事情郁集在心中,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元神。这已逾千年的美酒的力道,他一时难以消纳罢了。

  床榻被他滚得像个狗窝一样,他一点没嫌弃地躺了下去,想找个毯子什么的盖一下,真的有点冷。便下意识地在身下抽出一团衣裳来。

  借着灯光一看原来是他下午穿着的那件黄色锦衫,已经被麻雀绷了个绣花箍儿,准备在那上面展示点才艺。会是什么呢?灯光晦暗,他看不清轮廓。

  便举起衣衫凑近鼻子闻闻,已经没有了酒味,一股松香味儿直冲脑门。肯定是洗过后又靠近火炉烘烤过。又不是没有得穿,何必那么着急呢?费那么大的事。他不解地想。

  女人真是不可琢磨的动物!

  门外传来公主“啊”的一声哈欠。“妹妹,我真的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我要睡一会儿了。”

  “姐姐说的是,我也瞌睡了。只是这光毯上,没个被褥,怎么睡得着。不如到里面去,橱柜里有我新做的被褥,拿出来自个儿享受一下,省得便宜了那个白眼狼。”

  两人说着,就旁若无人地进来掀开橱柜,抱出被褥,铺在了青云卧的角落里,和衣躺下,就此无话。

  大成公子此时已经飘在见周公的路上,浑然不知公主和麻雀就高眠在青云旁。

雪狼长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