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复仇成功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真心错付

  早春的四月,本该是花红柳绿,万物复苏,可春熙殿大门紧闭,端的一片死气沉沉。

  本该花团锦簇的花坛里杂草丛生,一旁的秋千之上,一名宫装女子吊在上面,已然悄无气息。

  石砖地上暗红色的印记深深刺痛了盛清姝的双眼“在这被打死的是谁来着?哦,对了,是我的奶娘。”

  她抬头望向太和殿的方向,群臣朝拜恭贺的声音已经停了,转而变成了绕耳的丝竹声。

  看样子,登基大典早已结束,该宴请群臣了。

  盛清姝走回房间内,默默的关上门,未曾点蜡烛的屋内瞬间阴暗下来。

  诺大的春熙殿都死光了,现在只剩她一人。

  她走回寝殿,躺在床上,把玩着手中的玉佩。那玉佩玲珑小巧、水润透亮。

  和裴义的那块是一对,背面还刻着“莺莺”二字,那是她的闺名。

  想起裴义,盛清姝心中一阵刺痛,眼泪在枕头上洇成一片:“父皇、母后,今天是你们的头七,女儿求你们,来梦里看我一眼吧...”

  不知是哭了多久,盛清姝沉沉睡去,在梦中,她又变成了大盛朝千娇万宠的小公主。

  父皇和母后伉俪情深,整个宫中只有她一个孩子,为怕她孤单,父皇挑了朝中大臣适龄的孩子们入宫伴读。

  其中,属当朝太傅之子裴义,与她最为要好,整个皇宫都知道,公主与裴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待公主及笄,二人便可成婚。

  婚后,皇后舍不得公主出宫开府别住,特设春熙殿供二人成婚居住。婚后裴义待她极好,哪怕后来出了那件事,也不曾改变。

  她一度以为此生就会这样幸福平淡的度过,直到那一日,乌图国攻入皇宫....

  盛清姝被推门的声音吵醒,下意识喊到“琉璃,把门关紧些,风吹进来了。”

  然而回答她的是死一样的寂静,三五名宫人鱼跃而入,快速的将厅内的八仙桌布置好。

  她起身向外走去,只见裴义一身朱红蟒袍静静立在门前:“你的琉璃,不是在秋千上挂着呢吗,你怎么又忘了。”

  裴义浅笑着开口,眼里的浓情蜜意仿佛就要流淌出来,可说出口的话又像冬月的雪一样冰冷。

  大敞四开的门挡不住任何声音,只见外面火光冲天,人声鼎沸。

  春熙殿中央不知何时被立了一堆篝火,野蛮的乌图国人正在殿外大喊“处死大盛妖女,保我乌图太平。”

  这让盛清姝想起宫变那一日,也是这样火,乌图的首领强压着她,看着自己的母后在火中凄厉惨叫。

  待宫人都退出去后,裴义关上门,声音戛然而止。盛清姝依旧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裴义。

  裴义走过去牵起她的手,将她带到桌前坐下,自己则坐到她的对面。

  “我听每日给你送饭的宫人说,你好几天没有好好用饭了。我准备的都是你爱吃的,你快尝尝”

  裴义的脸上始终挂着温暖、关怀的笑容,盛清姝只觉身上一阵寒冷。

  “裴大人来做什么,你引来乌图国,灭了我的国家杀了我的亲人,现在终于轮到我了吗”盛清姝没有动,眼睛垂下始终盯着自己面前的那杯酒。

  “莺莺,我..”

  “你别叫我莺莺!”盛清姝大声呵斥他“你不配!你这卖国贼不配!”盛清姝怒目而视,只觉胸中好似有一团火,烧的她喘不上气,心好似针扎一样痛。

  太痛了,大盛王朝整整两千五十五人,上到皇帝、下到奴仆,在乌图军队的刀下无一幸免,除了自己。

  “呵,卖国贼?”裴义收起笑容,慢慢走上前去,抬手捏住盛清姝的下巴,轻声道:“我是卖国贼,那你是什么?卖国贼的妻子?”

  任凭她泪流满面,裴义的手却没有半分放松。

  “你那个好父皇、大盛的好皇帝,在我父亲被污蔑通敌投国的那一天是怎么说的?诛我裴家满门,念着你我婚约,我算已入皇室,饶我不死。他杀了我全家我还要去谢恩!”裴义双目通红,向盛清姝大喊。

  “我没有一天日不恨,恨你让我认贼作父,恨我独自苟活。是我引来乌图国又怎样,我就是要让这大盛王朝给我裴家陪葬!“裴义一把将盛清姝摔在地上。

  “他们都死了,现在也轮到我了是吗?”盛清姝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拿起面前的酒杯,喃喃自语:“让我猜猜里面是什么,砒霜?还是鹤顶红?”

  盛清姝冲着他举杯,烛影灼灼,衬着她艳丽的脸庞。

  裴义看着她出了神,脑海中回想起刚刚宴会上新帝说的话“裴卿,你虽是大盛男儿,骨子里的血性却一点不比我们差。朕要封你为太傅,还要让你做太子少师,只是你的那个小公主,你可要考虑清楚啊。”

  “裴义。”盛清姝闭着眼睛垂着头,裴义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觉得语气中毫无生气。

  “你我自幼相识,至今已超过二十载。我一直爱慕于你,今日想来竟是愚蠢万分。裴家变故后,我不止一次去求父皇,可无奈宦官把持朝政,我也无可奈可。”盛清姝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眼角竟流出两行血泪。

  “可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哪怕付出一切,生生世世,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盛清姝仰头饮尽毒酒,伸手摸出自己的玉佩,看向裴义。

  “这是我及笄那年你送我的,你对我说愿与我永结同好,恩爱不疑。”

  盛清姝支撑不住,摇晃着倒下,已说不出一句话。

  裴义跪在她身旁,把她抱在怀里,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放心吧,我会让你永远陪着我的。”

  随即掏出自己的那枚玉佩,一样的材质一样的形状,只是后面刻的是“鸿文”二字。

  屋内不知何时多出一人,带着面具,形似鬼魅。裴义头也不抬,将玉佩递给他。“大祭司,你答应过我,会让她永远陪着我。”

  那人伸手拿走玉佩,对着裴义行礼后“太傅放心,法阵已成,只要您亲手将她的尸体置于篝火之上,她的魂魄便会困在这玉佩里,永世不得轮回。只是,这玉佩乃是容器,一旦破碎,她便会立刻飞灰湮灭。”

  裴义点了点头,将玉佩放进自己胸口之处,一言不发抱起盛清姝,最后一次蹭了蹭她柔软的头发,走出门去。

  门外站满了乌图士兵,篝火已然点起,映的裴义的眼眸火红。他一把将盛清姝扔进篝火,身边的乌图士兵大声喝彩。

  而裴义只是不说话,任凭火舌吞灭盛清姝的尸体,就那样静静的伫立着。

月下的海棠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