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复仇成功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方寸之地

  鸠酒是什么味道,别人不知道,盛清姝一定知道。

  苦味混合着酒味在口中弥漫,强撑着说完几句话,血的腥味也涌上来。

  不过,盛清姝想,再苦也苦不过自己的心。

  饮下毒酒,盛清姝发现自己并没有死,或者说,她的肉体死了,魂魄没有。

  她看着那个所谓的大祭司将自己的魂魄困在玉佩里,又看着裴义亲手烧了自己的尸体,心中的恨不断增加。

  盛清姝尝试着离开这个地方,却发现自己被困在裴义的身边一丈之内,有一层牢固的光壁将她困在这里。

  她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尸体化为灰烬,在早春寒冷的风中消失殆尽。

  盛清姝跟着裴义,回到他的住所,惊奇的发现这里的陈设装饰与自己的春熙殿丝毫不差。

  窗边摆着自己最喜欢的那张贵妃榻,自己一针一线绣出来的龙凤褂也挂在床边。

  架子床上的帷幔也是自己喜欢的水天碧的颜色,屋内甚至有一个梳妆台,首饰盒子也是自己当时的嫁妆。

  可这些,明明在宫变那天被搜刮走了,为什么又出现在这里?

  她看着裴义站在龙凤褂前,却什么也做不了,别说碰到他,就连无意间触碰了光壁都会难受良久。

  裴义脱下朱红蟒袍,与那身龙凤褂并排挂在一起,走到床前,撩开层层帷幔,只一眼,盛清姝险些惊声尖叫。

  大红色的喜被下,竟藏了一个木头人,分明就是自己的脸,身高体型与自己分毫不差,身上穿的也是自己最喜欢的那身水粉色曲裾。

  裴义伸手将木头人抱在怀里,把盛清姝的那枚玉佩挂在木头人的腰带上,抬头呆呆望向天空,缓缓开口:“莺莺,我知道你能看见。”

  他低下头抚摸木头人的脸,漆黑的眼仁,朱红的唇,为这寒冷的深夜添了一丝诡异。

  “莺莺,你只能爱我,我说过要你永远陪着我,这是你欠我的。”裴义的语气温柔似水,但在盛清姝的耳朵里却仿佛是地狱里索命的鬼。

  他摸了摸木头人身上的衣服,说到:“明天想穿什么,那身浅碧色的袄裙好不好,我记得上面绣的迎春花美丽极了。”

  “或者你不喜欢,我再找师傅给你做新的,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会满足你。”

  裴义又怜惜的摸了摸木头人的脸,放下帷幔,就这样睡着了。

  她穿过帷幔,看着裴义和那个假人,盛清姝再也忍不住翻涌的胃,低下身子干呕起来,但是什么都没有。

  是啊,她现在只是一具游魂,还指望着能吐出什么来呢?

  她走到离裴义最远处,坐在地上不住的流泪、祈祷:“如果真的有神明,求你帮帮我...”

  远处的太和殿仍是灯火通明,这个皇城新的主人吉拉格桑端坐在高位上,缓慢的擦拭着一把匕首,刀柄上镶嵌的宝石正在烛火下熠熠生辉。

  大祭司缓步走了进来,本想行礼,吉拉格桑急忙出言制止:“大祭司不必多礼,深夜叫你已是不该,你我之间不在乎这些虚礼。”

  “是,多谢大汉,哦,不,现在应该叫您陛下了。恭喜陛下心愿得成,以后就不必在一望无际的荒野上讨生活了。”

  大祭司此时已摘下面具,面具下的脸上竟是触目惊心的抓痕。

  吉拉格桑笑了一下,眼里流淌着挡不住的野心“是啊,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和自然做着抗衡,不断的向大盛上贡以寻求粮草上的庇护,现如今我们也能做一回这中原的主人,真是我族大幸。”

  仿佛想起什么一样,吉拉格桑问到:“大祭司,那件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大祭司笑了一下“放心吧陛下,那个公主已经死了,我也按着裴义说的困住了她的魂魄,不得转世,行巫蛊之术更是想都别想,您大可放心。”

  吉拉格桑大笑着点头:“好好好,大祭司你做事我是放心的。”

  他沉吟了一下又接着说道:“不过这裴义,说他是个痴情种,他竟也能狠心下手,引我们进城。但说他无情无义,他又强行将那女人困在身边,甚至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假人放在房里。”

  吉拉格桑拿出手中的匕首,刀刃薄如纸片,却又坚固无比,在昏暗的房间里也能散发清冷的光。

  “你看这匕首,削铁如泥,珍贵万分,然而在大盛的国库里这只是一件不起眼的小玩意。”

  “大盛流传数百年,虽说现如今到了我们的手里,可如何维持长久却是大问题,而裴义就是现在辅佐我最好的利器。”

  吉拉格桑用指腹轻轻拂过刀刃,锋利的刀刃迅速划开指腹,鲜红的血顺着手指流淌而下。

  大祭司迅速上前,替他包扎,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陛下,您的意思是……”

  吉拉格桑将匕首扔在地上“可太过锋利也会伤了自己,不过是一把匕首,只要发挥过它的价值,也没什么不能舍弃的。”

  一阵风吹进大殿,烛火摇曳,拉吉格桑的脸晦暗不明,大祭司跪下匐身“陛下英明”

  “行了你起来吧。”吉拉格桑摆摆手,想了一下,又开口吩咐:“今日宴会之时,我已给了他太子少师一职,你一会去找太子,让他务必和裴义好好学。”

  吉拉格桑死死盯着大祭司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让他盯紧裴义,裴义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一点蛛丝马迹也不要放过。”

  大祭司点点头,吉拉格桑慢慢起身走向窗边,今日正是阴历十六,一轮圆月挂在天空。

  “今日宴会上的情形你也看见了,许多旧部的老臣都对他不满,只是碍于我的面子不敢对他出手,以后若是有人问起,你知道该怎么回答。”

  吉拉格桑依旧望着天空,没有回头,继续开口:“新臣旧臣,也是时候斗一斗了,行了你也累了,回去安歇吧。”

  他挥了挥手,示意大祭司可以离开了,自己却依旧望着那轮月。

  在这每个人都心怀各异的夜晚,没有人发现有一个鬼魅的影子来到宫殿的最高处。

  深蓝色的袍子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仿佛幽灵一般,穿行在屋顶。

  终于,他在春熙殿停了下来,来到那堆灰烬前,这是盛清姝的骨灰,已随风飘散所剩无几。

  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琉璃瓶,不大不小刚好装下剩下的灰烬。

  他回头深深望了一眼牌匾上的“春熙殿”三个字,那是盛清姝当初亲手写下的牌匾,又消失在茫茫的黑夜。

月下的海棠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