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复仇成功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故人已面目全非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着,盛清姝似乎也慢慢习惯了天天跟着裴义的生活。

  每天裴义去上朝,盛清姝不愿意看着吉拉格桑的脸,就借着这个时候,在太和殿附近转一转,有时也能碰见一些和她不太一样的怨魂。

  有前朝在后宫争斗中死去的妃子,也有受连累的太监奴仆,日子久了慢慢也和盛清姝相熟,也会告诉她一些她不知道的小秘密。

  比如选择留在人世的冤魂往往都是有心愿未了,久而久之就会变成执念与怨念。

  然而在这怨魂之中,也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

  有一个总是穿着深蓝色衣服的高大男人,会帮助这些怨魂完成心愿,他们私下称呼他“魔主大人”。

  但是没有人见过他,那些被帮助过的魂魄也莫名的消失了。

  如果真的能完成心愿,就算消失也心甘情愿了,盛清姝没有说话,在心中默默的想。

  这时裴义下朝,她只能和那些魂魄告别,跟了上去。

  在她走后,三两游魂聚在一起,小声讨论:“听说了吗,她死的那天晚上,魔主大人出现了,偷偷的带走了她的一小撮骨灰。”

  “真的吗?难道下一个消失的是她?”“谁知道了,这都过去四个月了,魔主大人再也没出现……”

  下午的时候,裴义会带着太子上课,讲孔子孟子,讲大盛国的文明。

  盛清姝坐在房顶百无聊赖的听着,余光瞥到了庭院外隐隐约约的人影,那是皇帝派来监视裴义的探子。

  真是够蠢的,监视的这么明显,她都能发现更何况一向精明的裴义,盛清姝在心中吐槽。

  突然却有一抹玫红色闯入自己的视角,是一个靓丽的女子,穿着玫红色的袄裙,学着中原的女子,涂脂抹粉,簪花戴玉。

  却能让人一眼看出她是吉拉格桑的女儿,乌雅图图。

  除了她们极度相似的五官外,由于长期太阳照晒略微发黑的皮肤也暴露了她的身份。

  平心而论她是美丽的,五官标致大气,却硬要学着小家碧玉,顾此失彼。

  乌雅图图不管不顾的冲进院子,大喊着裴义的名字:“裴义!你给我出来!你算什么男人,凭什么拒绝我兄长的赐婚。”

  赐婚?盛清姝心中一痛,原来经历了这么多还是会为他心痛,自己也真是没用。

  乌雅图图迈进屋内,见状盛清姝急忙跟上她的脚步。

  她美丽的脸上洋溢怒火,双目怒视裴义“你凭什么拒绝赐婚,你以为你算什么,你不过是我们乌图国的一条狗。”

  裴义不以为意,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仿佛眼前的一切并不能影响他的分毫。

  “正是如此,裴某自知配不上公主,也因太过思念亡妻,不愿耽误公主大好青春,已经禀告陛下,裴某愿终身不娶,为乌图国奉献一生。”

  一段话说的正气凛然,若不是知道内幕,太子已经要赞叹他情深意重、高风亮节。

  盛清姝则在一旁无比讽刺的笑了,趴在裴义的肩膀上,纵使知道他听不见,还是开口道:“说得真好啊裴义,你最好遵守你的诺言,一辈子断子绝孙!”

  乌雅图图听后冷笑连连:“你装什么深情,满皇宫谁不知道你卖国求荣,你若真爱她何不如下地狱去陪她。”

  仿佛想到什么一样,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鄙夷“宁肯天天抱着一个假人也不娶我,说出去我的脸都丢尽了。”

  “裴大人,你觉得我现在就去毁了那个假人如何,既然我得不到,那谁也别想得到”乌雅图图美丽的脸上笑的张扬肆意,说罢转身就要走。

  裴义依旧丝毫未动,只是清秀文雅的脸上已满是冰霜。

  “公主,裴某曾通敌叛国,并非什么君子,某些事情做与不做,请您三思。”

  裴义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却听的盛清姝打了个冷颤,她甚至怀疑这二十多年自己从未了解过裴义。

  乌雅图图回身,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

  “你威胁我?我可是皇帝的女儿,我想要什么没有,别说是一个木头人,就算是你的命,我也是要得的!”

  “裴某的命当然不值一提,可是,赌上公主的后半辈子就不值当了。”

  裴义依旧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嘴角浅笑着,始终盯着乌雅图图的眼睛,直看的她后背发凉。

  “乌图虽入主中原,可西边的云疆部落依旧虎视眈眈,前些日子我听说他们有意与我们和亲,陛下没有别的妹妹,成年的女儿也只有一个,您觉得还会有第二个公主送去和亲吗?”

  乌雅图图面色涨红,胸前不停起伏喘着粗气,一句话也说不出。

  盛清姝却意外瞥见太子和窗外的探子悄悄地使了个眼色,而后快步上前。

  “长姐你太失礼了,你的婚姻大事自有父皇做主,你竟还不知羞耻在这里顶撞裴老师。”说罢大手一挥,便立刻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两个暗卫。

  “还不把公主送回自己的屋子,不得随意走动,公主身边的侍女不能及时规劝拖出去打死便是。”

  两个暗卫的捂住乌雅图图的嘴,不顾她不停扭动的身体,半拖半拽的把她带了出去。

  太子回过身和裴义行了一礼“裴老师,我替长姐向你道歉,她实在是被宠坏了。”

  裴义向太子拱了拱手,笑了一下“无妨,公主美丽大方,仪态万千,裴某贱命一条实在是无法匹配。”

  太子笑了一下,又开口问道:“父皇已经定下秋狝的时间,此乃我国第一次秋狝,届时希望裴老师能陪在孤的身边。”

  秋狝?盛清姝心中咯噔一下,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了,已经九月了吗,原来自己已经死了这么久了。

  想到以前秋狝的快乐时光,盛清姝心中一阵酸楚,眼前仿佛幻觉般出现了往日的画面。

  那是她最幸福的时候,父皇和裴义打来的狐裘皮袄都是她的。

  裴义也曾带着她在森林里策马奔腾,站在山崖边看云卷云舒,看日出日落。

  眼前的画面逐渐破碎,她又看见了燃烧的宫殿,明明是夜晚却亮如白昼,仿佛天空都被点燃。

  她站在殿外亲眼看着母后被烧死,自己的奶娘为了保护自己死在裴义的刀下,琉璃被乌图士兵带走,回来后就上了吊。

  盛清姝感觉有人扼住了自己的喉咙,无法喘息,头重脚轻的感觉愈发强烈。

  她知道是自己的心魔在作祟,可她无法摆脱。

  突然一阵清风吹来,吹散了眼前的画面,窒息的感觉也消失殆尽,恍惚之中仿佛闻到了一丝檀香。

  盛清姝大口大口的喘气,虚空之中传来一个声音“小莺莺,等我。”

月下的海棠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