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复仇成功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妖界青灵山

  妖界青灵山,是离仙界最近的地方,仙界之上就是神界,论地理位置,青灵山占了个得天独厚。

  青灵山三面环水,满山苍翠挺拔,绿树成荫,又有群花点缀,山顶的千年积雪不断向下形成蜿蜒的河流,滋养生灵。

  山上灵气充沛,奇珍异兽数不胜数,山峰高耸直达天听,山间云雾缭绕,远远望去好似腰带环绕山间。

  盛清姝不由得深吸一口气,清冷新鲜的空气进入身体,神奇的流入经脉,连带着身体都轻盈了三分。

  “美吗?”

  盛清姝不自觉的点点头。

  “喜欢就多看两眼吧,雷罚过后,就不知道会毁成什么样了。”

  盛清姝震惊的看向璟煜,却发现他望向远处也是一脸惋惜。

  “神界雷罚是最严厉的惩罚之一,所到之处遍地焦褐,寸草不生,打在人身犹如抽筋削骨之痛。”

  “哪怕是玄凌当年的鼎盛时期,抗了四十下便晕死过去,更不用说这满山的灵树野兽。”

  青灵山上灵木遍野,若是一朝尽毁,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复,这次神界的惩罚,严重的好似存心要颠覆妖族。

  “走吧,我们到了。”

  麒麟停稳后,璟煜扶着盛清姝下来,玄可君就立刻扑到她怀里。

  “清姝,你也来了,太好了,我这几天好想你。”

  看也不看一旁被撞开,满脸不满的璟煜,玄可君自顾自的拉着盛清姝向屋内走去。

  “我不知道你也会来,这就让他们给你准备屋子。”

  “玄凌呢,怎么样了。”璟煜快步跟上二人,他现在最关心的还是玄凌。

  “我爹他还那样,族里的大夫说是什么忧思过度?我怀疑他就是装的。”

  即使是亲爹,玄可君吐槽起来也毫不留情。

  三人步入内室,玄可君撩开厚重的玄色帷幔,榻上躺着一个男子,正闭眼睡着,听见声响缓缓睁开眼来。

  玄凌有一副风流倜傥的长相,银发随意的铺在床上。

  鬓如刀裁,眉似墨画,薄如纸片的唇因为生病有些苍白,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向你看过来时满是多情,可瞳孔竟是少见的金黄色,风流中又添了三分威严。

  玄凌挣扎着想要起身,又被璟煜按回床榻。

  “你还是躺着吧,当务之急是养好你的身体,我可没有兴趣一直给你收拾烂摊子。”

  玄凌只得摆摆手,微喘着气又躺了回去。

  “辛苦你了阿煜,我不放心任何人,妖界和可君就只能托付给你了。”

  玄凌的眼光又流转在盛清姝的身上,看着玄可君紧紧的拉着她的手。

  “这就是盛姑娘吧,可君从人间回来就一直念叨你,今日一见真真是个妙人。”

  “可君从小被我宠坏了,若有什么唐突的地方,还请盛姑娘多多包涵。”

  玄凌仅仅是说了这么几句话就喘的不行,字里行间都好似临终前的托付。

  “妖主太过客气了,可君很是活泼可爱,我们都很喜欢她,何来包涵一说。”

  “好了爹,说得好像你快不行了一样。”玄可君坐到床边,替他掖了掖被子。

  “等你好了,我们还去人间玩,上次清姝跟我说的云鹤楼,我还一次都没去过呢。”

  玄凌没有回答她,只是努力的抬起手又摸了摸她的头。

  盛清姝想起了自己的父皇,小的时候也是这样,手掌宽厚而有力,不知在树下接过自己这个皮猴子多少次。

  看着这一幕,盛清姝不禁眼眶发红,璟煜正要开口安慰她,却听见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妖主,该吃药了。”

  白柳推开门,腰若细柳袅袅而入,手中还端着一个托盘,刚刚煎好的药还冒着热气,一旁还贴心的放着糖瓜。

  看见盛清姝也在却并未感到惊讶,仍是笑意盈盈。

  “清姝也来了,可君总是念叨你呢,这下可有人陪她了。”

  说着,她手上的动作却不停,将托盘交给玄可君,自己又去倒了一杯清口的茶,只待玄凌吃过药后立刻送上去漱口。

  玄可君拿着药碗,勺子送到玄凌嘴边,他却一动不动,一副拒绝吃药的模样。

  “爹,你别闹了,快点喝了,喝了后有糖瓜吃哦。”

  玄凌仿佛被冰冻般,紧闭着双唇,无声的抗拒着,玄可君也毫不退让,坚硬的瓷勺磕碰在牙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砰!”玄凌猛地一挥手,瓷器碎裂的声音在屋内响起,滚烫的药水向着盛清姝飞溅而来。

  璟煜迅速将她拽到身后,宽大的衣袍上水渍晕染开来,随之而来的还有玄凌的暴怒声。

  “滚!都给我滚出去!我说了不会吃这些狗屁东西还拿来做什么,嫌我死的不够快吗?”

  说着,又剧烈的咳嗽起来,玄可君站在一旁不知所措,还是白柳第一个反应过来,连忙上去拍背,却又被一把推开。

  “还有你,谁让你回来的,私自回妖界该当何罪?你还把我这个妖主放在眼里吗?”

  玄凌喘着粗气,情绪异常激动,面色涨红,强撑着自己直起身子。

  “玄可君你娘为生你而死,若不是为着你是她的女儿,我早就掐死你了。”

  玄可君的脸瞬间变得煞白,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整个身子也摇摇欲坠。

  “妖主!你过分了!这件事怎么能怪在可君头上!”盛清姝再也听不下去,想要上前去扶住玄可君却被一旁的人拉住了手。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吧。”璟煜已经拉着盛清姝走到了门边,面色阴沉的看向玄凌。

  “没人愿意管像你一样的懦夫,在这里作天作地,不顾你的子民只顾着自己沉沦算什么妖主。”

  “不想死的就去布防司找我,雷劫在即我可没有时间在这哄他吃药玩。”

  转身便拉着盛清姝出了门,玄可君低着头没有看玄凌一眼也跟着走了,白柳见状只得行礼退下。

  眨眼间房间便空了只剩下了玄凌,他静静的躺着,又想起什么一样挣扎着下床。

  在房间最角落的柜子中翻出来一幅画像,画像上的女子眉眼如画,温婉似水,眼眸中流淌着浓情蜜意。

  玄凌轻轻触摸女子的脸,动作缓慢轻柔,恍惚间他好像看见了那女子对他眨了眨眼。

  “扶幽...你好狠的心,为什么不带我走,留我一个人苦苦坚持..”

  玄凌再也支撑不住,跪在地上小声啜泣:“扶幽,你等等我,我很快就会去找你了....”

月下的海棠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