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复仇成功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六章一场骗局

  妖界布防司

  房间内一片安静,璟煜坐在厅堂中央,静静的闭着眼打坐。

  不断有金色的力量从紫曜晶中向上纷飞,冲破云霄,形成金色的屏障。

  而布防司外,一名男子正在慢慢靠近,黑色的长袍兜帽,眼睛狭长却并不细小。

  苍白的脸色好似终日不见阳光,嘴唇却是鲜红,给人一种不断吸食鲜血的错觉。

  就在他将要推开房门的一瞬间,身后剑气呼啸而来,来不及躲闪被刺中肩膀。

  这一剑盛清姝用了十成十的力,剑身大半刺入身体,不等钟离反应,抽出长剑,飞身跳到他面前,一掌正中他的前胸,转眼钟离就飞了出去。

  多亏了玄可君平日里勤加修炼,他们才能用这么快的速度来到布防司。

  屏障即将完成,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一旦被人打扰,不但妖界保不住,璟煜也会遭到反噬。

  盛清姝负剑站在门前,面色阴沉好似冬日寒冰,定定的看着院子中手足无措的玄可君,以及从地上缓慢爬起的妖界大祭司钟离。

  “大祭司,久仰大名,没想到这鬼鬼祟祟之人竟是您,下手没轻没重了些,还望您不要介意。”

  放在以前,这绝对不是盛清姝会说出的话,现在想想这样还是挺爽的。

  钟离随手擦去嘴角的鲜血,推开玄可君伸出的手,从地上缓慢爬起。

  “传言魔界之主偷偷从人间带回了一个魂魄,还帮助她修炼出肉身,今日一见果真是金屋藏娇。”

  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渗出的鲜血,舌尖染上丝丝血红,看起来竟比白柳更妖媚些。

  “钟离!”玄可君在一旁冲他大喊。

  “你说什么疯话,怎么可以这么无礼!”

  钟离冷哼一声,在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玄可君口中的温柔。

  “疯?我是疯了,你看现在的妖界?谁不疯?玄凌就是第一个疯子!”

  大声的嘶吼涨红了钟离苍白的面庞,玄可君吓坏了般呆呆的站在原地。

  “你何苦吓唬她呢,我们也并没有恶意,现在前来一是为了不让你打扰璟煜。”

  盛清姝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璟煜在房间里依旧是悄无声息。

  “二来,你的所作所为你我都心知肚明,只不过这个傻孩子,她半点不信罢了。”

  盛清姝指了指玄可君,她已经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要说。

  “钟离,他们说是你指使人去捣乱的,还说你对紫曜晶有不轨之心,这是真的吗?”

  玄可君摇着钟离的袖子,不停的央求他,可他却低着头保持着沉默。

  “你说话啊,你说不是你做的,你说啊!”

  “别傻了,都是我做的,惊喜吗?”

  钟离笑得一脸温柔,甚至伸出手摸了摸玄可君的头发。

  看着他的这个样子,盛清姝真的一点好感都没有了,她真是对这些面甜心苦的男人不抱希望了。

  “从一开始就是个局,故意接近你、对你好,一开始我就是故意的。”

  “那个制作替身的方法也是我故意让人透露给他的,你那个蠢爹竟然真信了,哈哈哈哈。”

  钟离笑弯了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蠢啊,真是蠢啊,你和你那个爹一样的蠢。”

  玄可君呆呆的站在原地,哆嗦着嘴唇,半天才能问出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那你说过的话,都是假的?”

  “为什么?你爹那个蠢货,一心只有情爱,什么时候管过妖界?曾几何时我们妖界可是仙界都要退让三分的存在,现在呢?”

  “他凭什么掌管妖界?他有什么资格做妖主?只有我!只有我一心是为了妖界!也只有我配做妖主!”

  钟离越发的癫狂,黑色的长发随着激动的情绪胡乱披在肩上。

  “可这个老不死的,除了兵权什么都不放手,紫曜晶在他手里发挥不出半点用处,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钟离的手抚摸上玄可君的脸庞,冰冷滑腻的手感好似蠕动的蛇,让玄可君忍不住作呕。

  “至于你,我是问过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帮你一起掌管妖界,可是那又怎样?你不过是我的一枚棋子。”

  “本以为你会心甘情愿的答应,没想到你真的和他们说的一样,缺了情窍,竟拒绝了我。”

  “若不是你,我还不会把计划如此提前,害得我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却功亏一篑。”

  “所以,都是你做的,是你指使那个假扶幽刺杀玄凌,也是你放走了她,杀了仙界管事又栽赃给她。”

  “你就是要颠覆妖界,把玄凌拉下水你就可以上位了。”

  盛清姝也想清楚一切,真是好大一盘棋!

  “不愧是璟煜的人,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说到底都怪玄凌那个老东西,若是他肯退位让贤,我也不至于...”

  “你不许说我爹!”一旁的玄可君仿佛如梦方醒,挥手就给了钟离一巴掌。

  “你不配,你这种心术不正,品行不端的人没有资格做妖主!”

  玄可君流着泪,执剑直指钟离的咽喉,手却不住的颤抖。

  “今日,我就要替我爹除了你这个妖界祸害,清理门户。”

  说着,便与钟离打了起来,奇怪的是,玄可君的一招一式好似已被摸清,钟离应对之间游刃有余。

  钟离侧身躲过攻击,伸手捏住玄可君的手肘,玄可君只觉一阵酥麻,竟手一松,掉了长剑。

  找到机会,钟离一掌带风,直向玄可君命门而去。

  盛清姝已不能再等,提剑飞身上前,企图替她挡下这一掌。

  不料眼前一阵虚影闪过,钟离正站在自己背后阴森的看着自己笑,玄可君竟已晕倒在地。

  是幻术!盛清姝在心中大叫不好,被骗了!

  钟离反手扣住盛清姝的双臂,在后面贴近她的耳朵,深深地嗅了一下

  “真香啊,璟煜真是好福气,白柳爱慕他,身边还有这样的美人相伴。”

  这种污言秽语在盛清姝心中并不能激起多少波澜,当初军队打进春熙殿,自己听到的看到的比这肮脏千百倍。

  “哼,狗叫什么?你永远也比不上璟煜,你就是个一辈子只能活在阴暗中的肮脏小人。”

  钟离不怒反笑,竟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盛清姝的脖子,令人反胃的感觉瞬间涌了上来。

  “比不上?你怎知比不上?若是我今天带走你,你说璟煜还会不会要你?”

  “带走她?你有几条命胆敢动我的人?”

  身后一松,被牵制的感觉瞬间消失,钟离早已摔出三丈远。

  盛清姝回过头,房门已大敞四开,璟煜站在门前,阳光洒在他的脸上,黑亮的眼睛熠熠生辉。

  后来盛清姝再回想起这一天,记忆中也只记得那双眼睛。

月下的海棠花 · 作家说

十七章被封住了,已申请解禁大家不要着急哦。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