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复仇成功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二章妖主陨落

  雷罚结束,璟煜也松开了手,玄可君终于挣开禁锢,手脚并用的向前爬去,扑倒在玄凌身边。

  璟煜和盛清姝也在白柳的搀扶下走到玄凌身边,他的衣衫已破败不堪,金色的瞳孔也没了往日的威严,但脸上的表情却宁静平和。

  玄可君跪在一旁,眼泪不断的往下落,心中刀剜一般的疼。

  玄凌伸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傻孩子哭什么,爹爹就要去见你娘了,这可是好事啊。”

  巨大的疼痛感让玄凌无法呼吸,却还是强扯着嘴角冲着玄可君笑。

  “我这一生做了许多糊涂事,于妖界也没什么益处,今天就当是赎罪了。”

  玄可君跪在一旁泪水涟涟,前半辈子积攒所有的眼泪都在今天爆发。

  “我不要,爹,我不要你离开我,别丢下我一个人在这。”

  玄可君连连摇头,手死死的抓着玄凌的袖口。

  “乖,听爹爹说,以后要多听你白柳姐姐的话,凡事不可再任性妄为,遇到难处就去找阿煜。”

  玄凌的目光看向璟煜,眼神中带着期盼、愧疚以及不安。

  “你放心,可君是我看着长大的,即使说是我的女儿也不为过,未来我会看护好她,我保证。”

  得到璟煜的保证,玄凌松了一口气,仿佛心愿已了。

  又瞥见他身边的盛清姝,吃力地拱手向她作揖。

  “盛姑娘,多谢你,大恩大德在下无以为报,您永远是我们妖界的座上宾。”

  “人生在世本就苦不堪言,望能珍惜眼前人。”

  随即一阵剧烈的咳嗽,玄凌吐出一口鲜血。

  “爹!”玄可君再也忍不住,哭喊出声来。

  “乖乖,别哭了,让你娘知道了定要狠狠怎么收拾我呢。”

  玄凌费力的伸出手给她擦去眼泪,玄可君也抱着他的手不愿放开。

  “爹爹先走一步去找你娘亲了,别怕,我们只是提前去布置好下一世的家,到那时你还来当我们的女儿好不好?”

  “爹爹记得你喜欢向日葵,还喜欢扑蝴蝶,我会在门前给你种一大片向日葵,再给你养好多的蝴蝶。”

  “你想要的爹爹都给你,只是现在爹爹要先走了,这一世是爹爹对不起你……”

  玄凌的手无力的垂下,任凭玄可君怎样哭喊也不会再有回应。

  盛清姝和白柳现在后面默默流泪,在血与泪中玄可君学会了长大,找回了丢失的情窍,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璟煜上前伸出手将玄凌的眼睛闭上,却被玄可君一把推倒。

  “我爹没死!他只是睡着了,回家就好了!我要带爹爹回家!”

  瘦小的身躯吃力的背起玄凌,三步一晃的向山下走去。

  她不要任何人的帮助,但凡有人靠近便会露出尖牙。

  璟煜正犹豫着要不要将她打晕,却被一双冰冷的手拽住。

  “让她去吧,或许只有让她自己走完这段路,才能真的清醒吧。”

  “我能体会她的感受,有些事只有自己真的痛过才会明白。”

  盛清姝眼眶红红的,那种失去亲人的痛她完全能够感同身受。

  玄可君背着玄凌向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的断壁残垣不断提醒着刚刚那场浩劫的存在。

  躲藏在山洞中逃过一劫的百姓也都跑了出来跪在道路两旁送她们的妖主最后一程。

  背上的人变得逐渐冰冷,玄可君说的每一句话也都没了回应。

  “爹爹,我记得你最爱吃大虾了,可生病以后便戒了荤腥,回去了我天天给你做。”

  “你太轻了,回去了一定要多吃一点。”

  “晚上能再给我讲讲娘亲的事吗,像小时候哄我睡觉那样,我怎么也听不腻。”

  “爹爹你怎么不理我,是我惹你生气了吗?我以后一定乖乖的,不再乱跑什么都听你的,你和我说句话好不好。”

  一直走到院子门口,玄可君眼前一阵发虚,却还是坚持着将玄凌背进屋子。

  她没有带任何人,独自给玄凌换好衣服,是他最喜欢的白颜色,也是他和扶幽第一次见面时的装扮。

  她背着玄凌进了密室,说是密室,不如说是一间普通的卧房,只不过平时隐藏的很好,从不让人进入。

  房间深处放着一个冰棺,扶幽正躺在里面,她闭着眼睛,表情平和且安详。

  肤如凝脂,长发还是乌黑透亮,高高挽起,发间堆着各式各样的宝石珍珠,看得出来定是有人天天为她梳洗打扮。

  扶幽魂灭肉体却并未毁坏,玄凌每天夜里都会来这里,仿佛她从未离开。

  最开始玄凌只是舍不得火化她的肉身,只要能看见就心满意足,但渐渐的,玄凌不满足于此,于是他开始钻研重生之法。

  重生有悖天道,此路不通,便听信了钟离的方法做了一个替身出来。

  外貌虽是一模一样,性子却天差地别,扶幽是个火爆脾气,但心肠最是柔软,从不舍得苛待体罚下人。

  而那替身却是十足的狠毒,一点小错便要抽筋拔骨,有时甚至对那些老部下也非打即骂。

  若不是扶幽曾经有恩于他们,只怕此时的妖界便是十个璟煜也保不住。

  玄可君小心翼翼的将玄凌放进冰棺,将他们的十指紧紧相扣。

  “爹爹,到家了,你和娘亲已经团聚了吧,这一回轮到你保护她了。”

  “我会学着长大,学着做一个好的妖主,保护我们的子民,夺回曾经属于我们的地位。”

  “我会听白柳姐姐和璟煜的话,我会好好吃饭好好生活。”

  “我现在会哭也会难过,等下一世我会变成一个正常的孩子来到你们身边。”

  说着取下玄凌腰间的金猫玉佩,那是历代妖主身份的象征,又拔下扶幽发间的一枚簪子,戴在自己头上。

  “娘,簪子留给我做信物吧,我怕来世找不到回家的路。”

  玄可君俯身入冰棺,将脸贴在扶幽的胸前,她生下来扶幽就去世了,每每被嘲笑是没娘的孩子,她就会来到这里,靠在母亲的怀抱里。

  过了良久,玄可君才终于下定决心起身,一步三回头的走出密室。

  密室外,大家都在等她,在天火中受伤的白柳,被雷罚击中的璟煜,摔伤的盛清姝。

  还好,她还有她们,还有这些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的朋友们。

  玄可君勉强的扯了扯嘴角,还不等说什么,世界便天旋地转一片漆黑,晕倒在地。

月下的海棠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