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复仇成功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三章景书仙君

  飞莲池的不远处是一片竹林,竹林中央坐落着一座小院子,夏日的傍晚日头还很足,夕阳斜洒在院前的石子小路上。

  院内布置了石桌石椅,夜晚喝着酒赏月岂不妙哉,竹制的小屋苍翠一片,叫人看起来就觉得清凉。

  天气还略有些闷热,竹屋的大门却紧闭着,屋内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说,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自己脱就自己脱,你凶什么。”随即传来男人不满的声音。

  “呀,怎么都这么大了。”女人一声惊呼,惊起屋后竹林间的一阵飞鸟。

  “你别喊,让别人听见我还要脸不要,诶呀,你轻点。”

  暧昧的话语连带着气温都上升了几分,也烧红了一一的脸。

  他端着食盒愣在原地,谁能告诉他盛姑娘把他亲爱的魔主大人怎么了,若是自己现在进去会不会被毁尸灭迹。

  犹豫再三,一一将食盒放在院子中间的石桌上,踮着脚尖偷偷溜走了。

  屋内盛清姝正对着璟煜后背的伤仔细的上药,而璟煜敏锐的探查到屋外有人,发现是一一后又放松下来。

  “你别乱动,你这伤口面积又变大了,我今日若不来你还要拖着多久不上药?”

  “本来雷罚后的伤就很严重,现下还是夏日,更加难以愈合,你难道要整个后背都腐烂生疮吗?”

  任由盛清姝碎碎念,璟煜并不回嘴,是静静享受此刻的宁静。

  珍惜眼前人,这是玄凌临终前的遗言,他们都听懂了,却也都默契的没有明说。

  “你一个大男人,上个药还要关着门,也不知道在害羞什么?”

  盛清姝手下不停,敷上特制的生肌膏,又缠上一圈圈纱布。

  “还不是为着你,若真有人进来了,只怕第一个脸红的是你吧。”

  纵使有伤在身,璟煜在戏弄人方面也从未输过。

  盛清姝被他说的满脸通红,佯装生气拍了他的后背一下。

  “油嘴滑舌!”

  明明并未用很大的力气,璟煜却疼的满床打滚。

  盛清姝白了他一眼并未管他,嘴角的笑却出卖了她的心情。

  只关门不多时,屋子里就多了一丝热气,盛清姝将门打开,一眼便看见了石桌上的食盒。

  “食盒怎么在这里?一一来过了?怎么没进来?”

  “谁知道,没准是偷懒了呢?”

  洞察一切的男人撒起谎来眼睛也不眨一下,而可怜的一一就这样背了锅。

  盛清姝信以为真,摆好了晚饭招呼璟煜出来用膳。

  “对了,昨日我听白柳说,神界要派一个仙界的管事过来,是真的吗?”

  璟煜表情认真起来,点了点头。

  “没错,说是看可君太过年轻过来帮衬一下。”

  “神界会有这么好心?不会是怕你从中作梗,吞并妖界,来看着你的吧?”

  璟煜赞赏的看了盛清姝一眼,给她夹了一筷子蓝莓山药泥。

  相处这么久,她已经完全摸透小姑娘的食性,其实她并不挑食,只是尤其钟爱甜食,所以他吩咐每顿饭都要加一个点心。

  “不错,正是如此,不过仙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不愿趟这趟浑水,不知这回来的是何人。”

  两人将将用完晚膳,一一就又跑过来。

  “禀魔主,白祭司请你和姑娘到前厅去一趟,说是仙界管事到了,请二位一同去见一见。”

  二人对视一眼,不多言便立刻上路。

  自从钟离和玄凌相继去世,玄可君也陷入昏迷一直未醒,整个妖界群龙无首。

  而璟煜碍于外族人的身份不好过多的出面,只能由白柳接管大祭司一职,处理妖界事务。

  起初并不那么顺利,妖界军队中,钟离的残存势力时不时仍在作祟。

  白柳以雷霆之势恩威并济,先狠狠处理了几个领头闹事之人,抽出妖骨赶出青灵山。

  抽了妖骨空有一身修为却无以为用,再没了青灵山的庇护,他们几人就好似任人宰割的肥肉,满脸写着任君采撷。

  而其余胆小只敢跟着附和之辈,通通降职,贬为下等奴仆,只等寻了错处打出青灵山。

  剩下的老实人,可靠的的便升官重用,连带着家人都受了不少恩惠。

  最开始,白柳也曾担心自己的做法太过激进,引起璟煜不满。

  不过璟煜乐得推开这些烂摊子,天天待在竹林小院养伤,对于这些从不过问。

  而盛清姝表示,一朝天子一朝臣,改朝换代哪有不流血的,更何况百姓都好好的只是收拾了几个出头鸟,让白柳不必放在心上。

  如此这般,再没有人敢挑战这位白祭司的威严,人人都夸不愧是扶幽夫人身边出来的人,颇有其风姿。

  听了这些,白柳更似打了鸡血,天天扎在前厅处理事务,连带着消瘦不少,一改往日丰腴媚态。

  不过盛清姝就没这么好运了,白柳忙于整顿妖界,璟煜又是男子,玄可君便只能由她时时盯着。

  就这样白天去竹林小院照顾璟煜,晚上又来守着玄可君,着实辛苦了一阵子。

  二人脚步还未踏进前厅,男子爽朗的笑声就已传出,只见厅堂正中站着一男子。

  穿一件雪白的直襟长袍,腰间挂着一枚祥云玉佩,一头银发只用一根墨玉簪子簪起。

  虽是银发,却是少年模样,一双眼睛流动着光彩,好看到似乎模糊了性别。

  那男子也转过身来打量起二人,白柳急忙上前介绍。

  “这位便是仙界派来的管事,景书仙君,这位是魔界之主,魔主璟煜。”

  景书晃晃手上手中的摇扇,漂亮的眼睛转了又转,最后将目光落在盛清姝身上。

  “不知这位是....”

  盛清姝的心就要提到嗓子眼,生怕被看出来什么,手心之中直冒冷汗。

  璟煜宽厚的手掌一把握住她,在掌心轻轻摩挲。

  “这是吾妻盛清姝,与现任妖主乃是闺中好友,放心不下特地与我一同前来,还望仙君不要介意。”

  “哦~无妨无妨,只怕混进来些来历不明之人,再伤了妖主,也是我警惕惯了。”

  景书收起摇扇,发出意味深长的声音。

  “虽是妖界有错在先,但念在妖主玄凌能够舍身取义,便不再追究妖界之责。”

  “只因现任妖主太过年幼,为防止有心之人从中作乱,特派在下前来行监督辅佐之责。”

  少年还是一脸的笑眯眯,还瞥了璟煜一眼。

  “虽然在下来此按理该立即面见妖主,但妖主正在昏迷,我便也不再过多打扰了。”

  未等景书走出屋子,却有一小侍女风风火火闯进来。

  “祭司大人,大夫说妖主怕是要醒了,请您抓紧过去呢。”

月下的海棠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