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复仇成功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四章糟糕的初次相见

  此时此刻白柳杀人的心都有,只能咬着牙齿勉强答应下。

  “知道了,你下去吧。”

  “这不是正好,我一来妖主就醒了,真是妙哉妙哉。”景书拍着手掌,定定的看着白柳。

  “妖主还在病中,定是不愿见人的,再者,男女授受不亲,只怕仙君是不方便进妖主闺房了。”

  “这有何难,诸位一起去便是,不知魔主可愿陪着在下跑一趟?”

  白柳无助的看向璟煜,却见他微微一点头。

  “既然仙君发话了,我自当奉陪,请。”

  众人往玄可君房间去,盛清姝拉着璟煜特地落在后面。

  “让他去见可君真的没事吗?”

  盛清姝止不住的担心,她总觉得这人冒冒失失的,十分怕他伤到玄可君。

  “无妨。”

  进入房间,便闻到阵阵草药的苦涩味道,玄可君躺在床上还未清醒。

  景书好似对玄可君十分好奇,不顾众人的目光几乎就要将贴在玄可君脸上。

  仿佛被噩梦惊醒般,玄可君猛地睁开眼睛,却见一陌生男子的脸近在咫尺。

  “哪里来的小贼!”

  不等景书反应,玄可君下意识给了他那俊俏的脸一拳。

  景书捂住眼睛,“诶呦”一声坐在地上,连那插在腰间的折扇掉了都没发现。

  盛清姝站在璟煜身后尽力不让自己笑出声,心中则是为玄可君解气,让他非要来,活该!

  白柳急忙扶起景书,又向着玄可君解释。

  “景书仙君您没事吧,妖主不认识您,下意识保护自己也是情有可原。”

  “妖主,这是仙界的景书仙君,神界派来辅佐您的,听说你醒了,特意过来探病的。”

  “小姑娘看着不大,不知道竟是如此的粗鲁。”

  景书捂着眼睛的手放下,一只眼睛竟成了乌眼青。

  “仙君?不知道哪家的正经仙君凑这么近看小姑娘,亏你还知道我是小姑娘。”

  玄可君在嘴上分毫不让,难得的让景书也吃了回瘪。

  气氛一时间尴尬起来,盛清姝疯狂的给璟煜使眼色。

  “夜已深,仙君既然见过了,就请回吧,有什么事明日再商谈也来得及。”

  璟煜开口就是送客,景书也不敢再留,甚至不用璟煜相送,逃也似的离开了。

  玄可君昏迷了这么些天,肚子里早已空空如也,又怕她吃太多积食,便只给她叫了一碗薄皮小馄饨简单填填肚子。

  那馄饨每个不过拇指大小,却也是薄皮馅大,馄饨皮晶莹剔透,映着翠绿的葱花,让人食指大动。

  玄可君饿狠了,吃光了一整碗,汤也没有放过,吃饱喝足舒服的摸着肚皮窝在锦被中。

  见她缓过劲来,璟煜关上门来开始说正事。

  “你不必太过担心,这个景书在仙界品阶定不是很高。”听见这话,众人皆是一惊。

  “他的仙骨一般,灵气也不甚丰盈,定是被仙界那些老头子支使来这趟浑水”

  “你是名副其实的继位妖主,谁又敢来指手画脚?定要找一个无甚根基的来,若真是折在这,他们也不会有损失。”

  “仙界那帮老头子,还真是诡计多端,惯会欺负人。”玄可君嘟囔了一句。

  “刚才你还打人家呢,这么快又替他打抱不平了?”

  盛清姝忍不住打趣她,谁知玄可君一点不害羞。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

  四人又笑闹一番,不多时便散了。

  玄可君醒了,盛清姝也就不必再陪在这,可以回自己的院子好好睡一觉。

  璟煜甚至想把她带回竹林小院,被盛清姝一脚踢了出去。

  许是睡得太多,玄可君半点困意没有,无意之间瞥见屏风下好似掉落了什么东西。

  是一把扇子,虽是最普通的形状,但它的主人似乎很有品味。

  独钓寒江雪的扇面,配上墨玉做的扇骨,扇钉处还挂着一个吊坠,是白玉雕刻的书本的模样,倒是极为少见。

  玄可君握着扇子,那墨玉做的扇骨触手生温,竟一点也不冰冷。

  想着这几人都没有用扇子的习惯,不难猜到这东西是景书的。

  想着他那张俊俏的脸,玄可君在心里吐槽,嘴巴不怎么地,长的倒是还不错。

  转而又想起他说自己的那句粗鲁,随即将那把扇子藏在妆匣最深处,也要叫他上急一急。

  第二日巳时,玄可君还懒懒的躺在床上不愿起,她早习惯睡到日上三竿的日子。

  睡梦中她回到了爹娘身边,门前真的栽着一大片向日葵花海,她在花海里上蹿下跳扑蝴蝶,爹娘就坐在一旁看着她笑。

  忽然之间仿佛有人在喊自己,下一秒一双冰冷的手伸进脖颈,玄可君瞬间睡意全无。

  睁开眼睛,盛清姝正坐在床旁,脸上的笑容带了些抱歉。

  “可君,起来吧,景书仙君在门外等你呢。”

  “那个讨厌鬼?他来干什么?”

  “他一早便去前厅,说要找你共商妖界之事,白姑娘说你身体还未好,让你多睡会。”

  “他却说,‘我看他昨天打我那一拳力气大的很,可不像身体不好的样子’”

  盛清姝捏着嗓子学景书说话,结果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你还没看见他那个眼睛,今天啊,紫黑紫黑的,啧啧啧,你昨天可真是下了狠手啊。”

  玄可君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她做错了什么神界要派来这样一个祸害来捣乱。

  她抬头看了一眼玄凌的画像,叹了口气,认命般的起身随着盛清姝梳洗。

  她说过,会学着好好做一个妖主,也绝不食言。

  等盛清姝带着她出门的时候,景书还在院子里,研究她养的花花草草。

  与一般的女孩子不同,玄可君并不喜欢艳丽的鲜花,反而是妖界的一些奇花异草更能入她的眼。

  比如景书现在手里的那盆草,每一根的样子都不一样,歪歪扭扭,玄可君天天捧着当宝贝。

  见他们出来,景书放下花盆,老老实实的行礼。

  “在下今日执意前来其实还有一事,昨日在下贴身的扇子不慎遗失,想问妖主可有看见?”

  玄可君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发现,一边搪塞一边快速往外走,这模样倒引起了景书的疑心,跟在她的身后喋喋不休。

  从人之初到老子曰,一通仁义礼法讲的玄可君头大。

  盛清姝跟在二人身后,心中渐渐生出异样的感觉。

月下的海棠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