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复仇成功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五章七月七乞巧节

  自从景书到了妖界,每日辰时三刻定会准时出现在玄可君的院子中,美名其曰是来督促她起床,实则是想对她的花花草草下手。

  当院子中的一半珍品被搬空后,玄可君再也不用别人喊,自己早早的就起来了。

  当她一大早就出现在餐桌上时,大家都惊呆了。

  “我来妖界这么久,竟是头一次这么早看见可君。”

  盛清姝躲在一旁偷偷的和璟煜咬耳朵,在景书的眼里他们是夫妻,偶尔也还是要作一作戏。

  “别说你,几百年来,我也是第一次。”

  “璟煜你一大把年纪了还背后说人坏话!”

  玄可君的小脑袋突然出现在二人中间,瞪着璟煜。

  “我没有,我当面说的。”

  理直气壮的样子气坏了玄可君,狠狠踢了一脚他的椅子,扭头坐到了景书身边。

  今日的早餐中有一道水晶虾饺,虾仁浑圆饱满,外皮晶莹剔透,一个个圆滚滚,奶白之中透着粉红。

  玄可君对这十分钟爱,一口一个吃得不亦乐乎。

  盘子里只剩下了一只虾饺,看了看身边皆已停箸的众人,玄可君提着筷子直冲虾饺而去。

  横空而出的手快她一步,夹起虾饺想也不想的放进嘴里,面无表情的看着玄可君,当着她的面慢慢咀嚼。

  “景书!你是狗吧!怎么还抢吃的!那是我的虾饺,最后一个!”

  景书想也不想的咽下嘴中的美味。

  “怎么证明是你的,一盘子都进了你的肚!啧啧啧,谁家小姑娘像你这么能吃。”

  “你故意的,你绝对是故意的,我要给你的破扇子掰断拿去烧火!”

  “你烧吧,你烧了我就天天抢你的虾饺、绿豆糕、清蒸鱼!”

  “打一架吧!什么仙君!我忍你很久了!”

  两人在一旁吵得不亦乐乎,白柳在一旁不知所措,拦也不是,不烂又怕他们把房子拆了。

  “本来养孩子就烦,现在又多了一个,真想把他们都扔出去。”

  璟煜捏了捏被气的紧皱的眉头,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

  “吵什么,因为一只虾饺,妖主和仙君恨不得打一架!再吵明天都给我喝水!”

  被震慑的两人不敢再说话,哼的一声,都扭过头去不看对方。

  “今日是人间的乞巧节,你近日太过操劳,我带你去逛逛可好?”

  面对盛清姝,璟煜又是一副温柔似水的样子。

  “这...不好吧,这样贸然的去人间真的无妨吗?”

  盛清姝犹豫着看了景书一眼,她其实很想去人间逛一逛,顺便打听一下裴义的消息。

  她在妖界已有月余,按理裴义早已完成转世,可现在的情况....

  景书是敌是友尚不清楚,若真是贸贸然行动,只怕会连累璟煜。

  犹豫间,玄可君听见二人的谈话,一下子蹦了起来,跑到盛清姝身边撒娇。

  “今日竟是乞巧节?清姝好清姝,带我去吧,人间的乞巧节最好玩了!”

  “不过一个乞巧节,你竟如此激动,人间有什么意思,一群凡夫俗子。”

  景书撇了撇嘴,他从未去过人间,也不知如何反驳玄可君,只能硬挺着嘴硬。

  “你懂什么!一看你就没去过!”

  “今天可以吃巧果,夜里还能放天灯拜双星!街上也都是小摊贩,肯定能淘到许多好玩意。”

  一提到出去玩,玄可君两眼放光,景书听了也在一旁心痒难耐。

  “竟真有你说的那么有趣?那我也要去,若是不好玩,看我怎么嘲笑你。”

  眼看两人又要吵起来,盛清姝急忙出来打圆场。

  “既然如此,那大家便一起去吧。”

  盛清姝心中盘算着,定要找到机会去打探裴义的消息,却不知自己的略微凝重的表情早被璟煜看在眼中。

  但璟煜却并不打算拆穿她,他在等,等她会不会主动开口,等她主动迈出那一步。

  出行计划已定,只等酉时出发,璟煜一反常态不知所踪。

  白柳并未像往常一样去到前厅处理事务,而是偷偷来到盛清姝的院子,说是有玄可君的事找她一谈。

  “怎么了,可君出什么事了?”盛清姝带着白柳去了偏房,坐落在院子的角落,三面环水。

  说话时打开大门,在外只能听见潺潺流水声,既能看见外来的人,说起话来又隐秘。

  有时为了让景书信以为真,璟煜会住在盛清姝的院子,每每想进正屋总是被盛清姝拿着鸡毛掸子赶去偏房。

  “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也许是我太过多疑,但我还是始终放心不下。”

  “今早你也看见可君和那景书仙君了,你不觉得他们有些怪?好似太亲密了些。”

  “还有那把扇子,他初次来就落在可君房间里,看样子现在还没还回去呢!”

  回忆起今早,又想到往日两人的说笑打闹,盛清姝的心中也有了一丝怀疑。

  “可我看他们也总是吵架,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吧?”

  “这才叫欢喜冤家呢,你以为都像你和璟煜般情投意合甜甜蜜蜜?”

  白柳捂住嘴不住的笑,直笑得盛清姝双颊绯红。

  “你别瞎说,我们哪有,还不是怪他乱说,这才不得不在景书面前做样子。”

  “清姝,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就好像可君,她与景书在一起时越是开心,我心中越不安。”

  自从景书来后,玄可君的情绪明显高涨了不少,虽说每日都会把自己关在密室中一段时间,可脸上的笑容也是越来越多。

  “白姑娘,缘分这件事不是你我能左右的,可君的感情也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但我愿意答应你,我也会保护她,不再让她受到伤害。”

  “你别怪我多嘴,还有一事我想替自己辩白一二。”

  白柳亲切的拉住盛清姝的手,却莫名的让她有些紧张,若白柳想说的还是她对璟煜的心意,自己又该如何应对呢?

  “我的确曾心悦于璟煜,但那已是过往云烟,他无意与我,我也早已放下。”

  “当日一见你便知你是他的心上人,说的那些话也只是想试探你的心意。”

  “后来想起,也觉自己过于唐突,清姝,实在是对不住。”

  盛清姝摇了摇头,自己身份不明初来驾到,不明白个中缘由定要先怀疑一番。

  “白姑娘,我敬佩你是光明磊落之人,从不行小人之事,以前的事实在不必放在心上。”

  “如此便好,以后你便随着可君叫我白姐姐可好?”

  “还有当时我送你的那顶冠,等你心意心意已定之时,定能派上大用场。”

  酉时已到,玄可君和白柳收起耳朵尾巴,隐藏妖气,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出发前往人间。

月下的海棠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