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复仇成功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六章人间碧仙阁

  一行人抵达人间时天将将擦黑,路上已是车水马龙,白柳提前离开,赶往自己的首饰铺子。

  离开这么久,虽说找了妖界亲信帮忙看管,但自己这么久的心血总归是不放心的。

  璟煜消失了一整天,直至出发前盛清姝才见到他的人影,盛清姝没有问,他也没有说,二人一路都各怀心事。

  人间时光飞逝,早已不是她记忆中的人间,国家也几经改朝换代。

  原先的云鹤楼早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家更加豪华奢靡的酒楼,碧仙阁。

  碧仙阁共有五层之高,金顶石壁,绘着各式各样的飞鸟样式,四个飞檐挂有银铃,微风拂过叮咚作响。

  每一层都有两扇巨大的落地窗,镶嵌着透明玻璃,玻璃上甚至有着掐银丝图案。

  走进碧仙阁内部更是灯火通明,直叫人移不开眼,一层正中央摆着一株巨大的火红珊瑚,底部还用珍珠堆砌。

  梨花木制成的桌椅刻着精致的图案,连栏杆楼梯都是红木制成,地上铺着大红色地毯,其间交织金色刺绣飘带。

  若单单只是酒楼倒也没什么稀奇,偏偏每一层楼都不甚相同,所到之人非富即贵。

  一层边平平无常,单单是吃饭喝酒,从二层开始变了样子。

  最普通的说书评弹,到鸣钟击磬、乐声悠扬,再到舞姬的身轻如燕、衣带飘飘,香炉中燃起檀香,烟雾缭绕,倘若身处云端梦境。

  最顶层甚至还有包间和厢房,可以清楚的看见每一层的盛况,看的玄可君直了眼。

  漫步走上顶层,璟煜早已派人安排好包间,说是包间,却用杏黄色薄纱代替门,远远望去一片闪烁,竟是薄纱间点缀着金箔。

  既能阻挡外来人的视线,又不妨碍包间内贵客听曲享乐。

  包间内四角放着汉白玉烛台,四周墙壁皆是白色石砖铺成,夏日里甚是凉爽。

  黄金雕刻的牡丹花在白石之间绽放,窗边的青色纱帘随风缓慢飘起,带进阵阵花香。

  红木圆桌上餐食已被安排妥当,一应餐具皆为银质,在烛光下熠熠生辉。

  每一道菜下都有一圆盆,内有热水,将菜盘放置其上,菜始终都是温热,口感绝佳。

  “这..这是酒楼?这也太豪华了?清姝和你当时住的皇宫也不相上下了吧?”

  玄可君砸吧着嘴,始终处于震撼之中,妖界在装饰上从来都是不拘一格,如此豪华奢靡,玄可君也是第一次见。

  “差不多吧,只能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盛清姝努力的回忆了一下,碧仙阁确实奢靡,但过于浮夸,与皇宫比起缺了点威严,实在有愧于这个名字。

  “这算什么?我去过一次神界,那才是真的金碧辉煌,连走路的地砖都是纯金的。”

  景书不知又从哪变出一把扇子,放在鼻尖摇啊摇,今日它一改往常的装扮,学着璟煜戴了一顶小银冠,此刻还颇有些富家公子的样子。

  “你还去过神界?你别吹牛了,别是欺负我没去过瞎编的吧!”

  玄可君白了他一眼,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送入嘴中。

  “你还不信!你给小爷等着,等我得道成神,第一个就带你去转转!”

  “好了你们俩,别吵了,这一桌子的菜还堵不住你们的嘴。”

  眼见着璟煜脸色慢慢沉了下来,盛清姝紧忙夹了一筷子杭椒牛柳给璟煜。

  “这菜有些辣,你伤口还没好全,少吃两口。”

  一筷子牛肉就哄的男人心花怒放,缓了脸色,也给盛清姝斟了一杯酒。

  “你尝尝这个,是碧仙阁的特色果酿,酒气不甚浓烈,带着水果的香甜,回味中还带着淡淡挂花香。”

  盛清姝浅尝一口,入口甘甜,果香扑面而来,最后再细细品味,一股桂花香涌了上来。

  四人斟满这杯,酒杯碰到一起。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人间无数,共祝乞巧欢愉!”

  饮过此杯,四人开始品尝碧仙阁的菜肴,与云鹤楼不同,碧仙阁的样式与做法更加新颖。

  杭椒牛柳,牛柳软嫩顺滑,杭椒辛辣刺激,叫人胃口大开,白灼大虾每一只虾都被取了虾线,吃起来满口清甜,肉质弹牙,腥气全无。

  盛清姝最爱的还是拔丝地瓜和清炒菜心,拔丝地瓜糖壳甜脆,地瓜软糯,菜心清香爽口,一口下去油腻的感觉瞬间消失不见。

  这时再来一碗莲藕排骨汤,莲藕粉面香甜,排骨已经脱骨,一口汤下肚,出了一身薄汗,冲散酒气。

  玄可君犹爱那盘白灼虾,一口一个吃起来连皮也不吐。

  景书破天荒的没有和她抢,反而动起手来给她剥虾皮。

  “你急什么,没有人和你抢,连皮也不吐像什么样子,小爷我大发慈悲帮帮你吧。”

  修长的手指剥起虾来速度飞快,一个个粉白色的卷曲虾肉在景书的手中出现,递给玄可君时甚至还贴心的沾好了酱油。

  “你今天怎么这么好?你有事求我?还是你把我的紫灵草养死了?”

  景书翻了一个白眼,一句话也不想说,手中的动作却并未停下。

  “你说话啊!真死了?真死了你剥多少虾也没用!那是我几个月的心血!”

  “没死没死,吃你的!小爷最看不惯别人暴殄天物,你可别不识好歹。”

  许是为了堵住玄可君的嘴,景书直接捏着虾尾塞进玄可君嘴中,却无意间触碰到少女柔软的嘴唇。

  软嫩的手,因为正在吃东西还带着微微的湿润,两个人都愣住了,景书迅速的扭过头收回手。

  装作嗓子不舒服的样子握拳在嘴边咳了一声。

  “咳,小爷累了,自己动手吧!剥皮啊!还等着我伺候你呢!”

  玄可君懵懵的,被他凶了倒也没反驳,自己开始乖乖剥虾。

  盛清姝见状偷偷用瞄了璟煜一眼,示意他看那两人。

  “给,早就剥好了,看你不是很喜欢一直没给你。”

  一只虾递进盛清姝嘴中,虾肉的清甜瞬间占领口腔,连本身不喜海味的盛清姝也能够接受。

  男人的手指似有似无的在盛清姝嘴唇上轻轻划过,带来丝丝清凉。

  包间外突然传来震耳的音乐声和喝彩声,吸引了玄可君的注意力,她冲出包间,兴奋地大嚷。

  “你们快来!外面在选花魁呢!好热闹!”

月下的海棠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