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复仇成功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八章终于救下她

  外面静默了一阵,盛清姝一颗心高高提起,索性此时玄可君已经睡着,不再发出声响。

  突然传来一声嗤笑,那男子语气中带着不屑,已不复最开始的客气。。

  “你相公?你还不知道吧,你这包间的两个男子早已搂了花魁而去了,哪里还顾得上你?”

  “爷问你一句是给你脸,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兄弟几个也就不用客气了!”

  几个男子放声大笑,言语中猥琐不堪,盛清姝却半点未慌。

  如今的她若是连这几个杂碎都收拾不了便白活这一次!

  一双手撩起杏色薄纱,三个男子走了进来,为首的穿一身暗紫色镶金边窄袖长衫,袖口处用黑线绣着四爪蟒。

  头戴束发嵌宝紫金冠,腰间挂一枚翡翠玉牌,刻着一个“宣”,其余两个便都是寻常富家公子打扮。

  这一身便让盛清姝一下摸清了他们的身份,皇亲国戚和他们的狐朋狗友。

  为首那人看清盛清姝的长相,眼睛一下亮了起来,目光直直钉在她的身上不肯离开。

  “果真是长得不错,和爷府里那些胭脂俗粉一点都不一样!”

  “竟还佩着剑?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还是省点力气伺候爷吧,哈哈哈哈。”

  “给世子的必须是最好的,那您看剩下那个....”

  盛清姝注意到这两人就是刚刚频频看向她们的酒客之一,原来是给这世子物色猎物的,竟不知有多少无辜女子落入他们手中。

  “睡着那个也不错,看在你们今天选的不错的份上,就赏给你二人吧。”

  言语轻浮,竟这样随便决定了她们二人的命运。

  “多谢世子,嘿嘿。”

  那二人看向玄可君,笑容油腻且猥琐,嘴角仿佛就要流出涎水。

  发现盛清姝并没有表现出意料之中的恐惧与挣扎,反而是一脸平静的看着他们。

  “若你识相肯乖乖听爷的,爷便大发慈悲也让你舒服舒服,若你非要坏了爷的兴致,哼哼。”

  “那就让你知道知道,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鞭子硬。”

  说着就要抽出后腰放着的鞭子,谁知却摸了个空,只听见那两人一声惨叫,指着他的后背一阵哆嗦。

  抬头望去眼前哪还有女人的影子,僵着脖子回过头去,只见盛清姝站在他的身后。

  “你是在找它吗?”

  盛清姝手中拿着那节鞭子,竟徒手将那它扯成几段,扔在地上。

  宣王世子也哆哆嗦嗦说不出一句完整话的话,旁边那两人已吓得跪坐在地。

  “你...你怎么过来的,妖女!有妖女!”

  盛清姝没有再给他说话的机会,挥手冲门外一挥,两片薄纱门帘自动闭合,竟凭空形成一堵墙。

  她伸出手掐住男人的咽喉,慢慢抬高手臂,抓着男人悬在空中。

  “看样子你很喜欢女子在你身下哭喊求饶啊,今天我也让你尝试一下,喊吧,放心不会有人听见的。”

  那男子的脸色很快涨成了猪肝色,双手死死扒着盛清姝的手,却并不能挪动半分,突然脖颈上一松,摔在地上。

  “饶命啊,我知错了!放过我吧!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爹是开国功臣,是异姓王,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宣王世子不住的磕头,却看见原本断裂的鞭子竟已恢复如常,此刻正握在盛清姝手中。

  仿佛是预料什么到一般,宣王世子的身体不断的抖动。

  “你..你要做什么!我爹不会放过你的!我可是宣王世子!”

  盛清姝扬起皮鞭,那是一条火红的皮鞭,被他的主人保养的很好,皮质坚韧颜色透亮。

  可就是这样一条皮鞭,不知沾过多少女子的血,又不知有多少女子的性命断送在这条鞭子下。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还大呼世子名号?你根本就不配为人!”

  盛清姝手中愈发的用力,而她的眼眶也渐渐模糊。

  很快宣王世子被打的的衣衫破碎,皮肉绽开,整个后背鲜血淋漓。

  宣王世子哀嚎着,不住的求饶,房间外好似重新开始奏乐,悠扬的琴声现在却好似他的催命符。

  盛清姝想起了过去,想起了乌图国火烧皇宫的夜晚,想起了她的琉璃。

  琉璃是她奶娘的孩子,懂事开始便跟在她身边做她的贴身侍女。

  二人一起走过懵懂的少女时期,为彼此见证过最青涩的爱恋。

  名义上虽是主仆,但说是姐妹也不为过。

  乌图国闯进来那一天,一群士兵抓了她去,对她百般折辱,受尽苦楚却一声未闻。

  只因裴义说了一句话:“若是让你家公主听见,我便让她来陪你一起,毕竟你们情同姐妹,合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琉璃听了便要咬舌自尽,却被裴义卸了下巴,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再后来琉璃被放了回来,吊死在秋千上,临终前甚至还刺破手指写下“无悔”二字。

  明明就差一点,就差几天她就可以风风光光的出嫁,嫁给她心心念念的少年将军。

  可最后一个被万箭穿心,钉在城门之上,一个受尽折磨,殁于深宫之中。

  “你们把女子当成什么?一个物件?还是一只美丽的金丝雀?借着身份权利为所欲为,今天也要让你尝尝被折磨的滋味!”

  “生于女子之胯,却又看不起她!随意玩弄她们的身体,开心了便有条活路,不开心了便受尽折磨而死,你当着天下都是你的吗!”

  盛清姝的双眼血红,手中的鞭子一下比一下重,而宣王世子也渐渐没了声息。

  盛清姝扔下手中的鞭子,掏出帕子随手擦了擦溅在手上脸上的血,拔出瑶光剑,直指角落里的二人。

  那二人早已吓傻,呆呆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死了,现在轮到你们了。”

  盛清姝满身的血,好似从地狱走过一遭的死神。

  就在她举剑将要下手之际,一阵清风吹来,还是那阵熟悉的檀木香。

  盛清姝仿佛突然被卸了力,心中的愤怒也渐渐褪去,双腿一软就要倒下。

  紧闭的纱帘被吹开,下一秒璟煜来到她身边,稳稳的将她搂在怀中。

  “对不起,我闯祸了,但是我不后悔,这一次我终于救下她了。”

  闭上双眼之前,她隐约听见男人在她耳边轻声说。

  “你没有错,是我来晚了。”

月下的海棠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