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复仇成功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九章真人假人骷髅人

  昏暗的屋内悄无声息,桌子上唯一的烛光不停跳动,晃乱了盛清姝的眼,也扰了她的梦。

  睁开双眼,璟煜正坐在桌边借着微弱烛光看着一卷竹简,外面的丝竹声渐歇,这里仿佛是碧仙阁的厢房。

  烛光下璟煜的侧脸深邃带着点阴郁,即便是坐着也身姿挺拔。

  盛清姝静静地看了良久,璟煜才回过神来,发现她已经醒来,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璟煜将屋子里的其他蜡烛点点亮,房间渐渐扫去阴霾充斥着温暖的烛光。

  回到床边,璟煜扶她起身,又喂她喝了口水。

  “可君怎么样了?”

  “可君没事,你放心。”

  二人不约而同的一起开口,又一起愣住,一起浅笑起来。

  “无事便好,我也算没有白费力气。”

  盛清姝也松了一口气,又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

  “那个人怎么样了?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本身在人间就不可太过张扬,可我却...”

  盛清姝心中一阵后怕,自己受罚无妨,她只怕会拖累璟煜。

  “那人死了,但是是他死有余辜,他手中握着不知多少条人命,你这也算替天行道,不必担心。”

  “阿祺已经收拾过屋子,景书也帮你篡改了剩下那两人的记忆,把罪名推到他们身上去。”

  璟煜握住盛清姝的手,轻轻的安抚她。

  “那两人长期被支使打骂欺压,今日借着酒劲便将宣王世子杀害,谋杀异姓王之子,我估计他们也活不长了。”

  “如此便好。”

  盛清姝长舒一口气,点了点头。

  “是我莽撞了,只是实在事出紧急,我也是...”

  “盛清姝。”

  璟煜打断了盛清姝的话,他的表情格外认真,这也是第一次,璟煜连名带姓的喊她的名字。

  “你没有错,保护自己保护朋友何错之有?不需要内疚和道歉,你对得起任何人。”

  “我明白你没有救下琉璃的痛苦,可你当时连自保都是痴人说梦!”

  “你无须担心,不管发生什么,一切有我,我只要你随心所欲的活着,永远只做盛清姝。”

  盛清姝愣愣的看着他,心中有很多话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心底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叫嚣着,想要破土而出。

  她沉默着,伸出手搂住璟煜,把自己的头埋进他的怀里。

  男人的胸膛结实温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下传来,让人觉得安心且踏实。

  璟煜的手揽住盛清姝的细腰,在背后一下一下摩挲她的长发,直到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沉默。

  “清姝你醒了吗,我可以进来吗?”

  玄可君一改往日的活泼,声音里带着怯生生的味道。

  璟煜不愿松手,闭着眼装作没听见,直至盛清姝推了推他,才紧紧地抱了一下,不情不愿的去开了门。

  “清姝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还好吗?”

  玄可君坐在床头拉着盛清姝的手,小姑娘低着头,一副犯了错的样子。

  一壶果酿下肚她几乎睡的昏死过去,还是景书施了仙术给她解了酒,才清醒过来。

  睁开眼就看见血淋淋的场面,她一度怀疑是自己闯了祸。

  一问才得知,是盛清姝为了保护她下了死手,璟煜还特地吩咐,务必等她醒了再清理场面。

  看着眼前小姑娘的样子,盛清姝就知道璟煜又吓唬她了,紧忙摸了摸她的头。

  “我没事的,你别害怕,别听璟煜吓唬你,这事你没有错,是他们心术不正。”

  说完又瞪了璟煜一眼,示意他说些什么。

  即便不愿,璟煜还是缓了面色,也拍了拍玄可君。

  “好了,没有人怪你,你不必自责,只是你要记住,不论什么事都要张弛有度,在外更是如此。”

  “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喝这么多酒了,不不不,我再也不喝酒了。”

  玄可君连连点头,幸好盛清姝没事,若真因自己伶仃大醉而出了什么事,只怕自己也是要内疚一辈子。

  “景书仙君,今日真是谢过你了,实在是给你添麻烦了。”

  盛清姝看见坐在一旁的景书,连连道谢。

  “无妨无妨,夫人太过客气,本以为您是小家碧玉,不成想竟是性情中人。”

  景书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拿着扇子摇啊摇。

  “诶呀你们一个仙君一个夫人的麻不麻烦,听起来别扭死了,叫名字又不会掉块肉!”

  玄可君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拧着身子嚷嚷着。

  “听我的,以后大家都叫名字,听起来亲亲热热的多好。”

  “你们办的事怎么样了?我可是听说你们搂了花魁去了?”

  盛清姝想起正事,看向璟煜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丝戏谑。

  “谁说的?我没有,我没搂,是他,他带人进去的。”

  璟煜迅速甩锅,指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景书。

  “我说了不能这样,可他不听我的啊,唉,谁让他是仙君,我也只能听他的。”

  璟煜一脸委屈的看向盛清姝,言语中仿佛在说“我好委屈,需要安、慰。”

  只留下没有反应过来的景书,瞪着眼,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他刚刚看见了什么?魔主泼自己脏水?还是为了撒娇!

  “你搂了?怎么样?好不好看?那你现在赶紧回去啊,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玄可君兴奋的上前,那可是花魁,漂亮姐姐啊!

  景书本来还想辩解一二,可听见玄可君的话,眼神却有一刻暗淡,很快又恢复如常。

  “搂什么!我可不像你,才不会误了正事!”

  “你!”见玄可君就要发火,景书紧忙接着说。

  “确是冥界搞的鬼,那花魁不是人,就是个骨头架子,一进屋就变了脸,给小爷吓得魂差点出来了。”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景书下意识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压压惊。

  “但小爷是谁啊,那可是天上的仙君,英明神武、气宇不凡、神采飞扬....”

  “景书!”受不了的玄可君带着怒气,跳起来就要去打他。

  “咳咳,这都不是重点哈,当下我就给那骷髅架子定住了,不过她好似受了控制,还不等我们问什么便化了灰。”

  “还有这种事?”盛清姝难以置信,看向璟煜。

  璟煜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没错,我们又去找酒楼的掌柜,竟也是被控制的假人,做的惟妙惟肖,配上语言动作竟与真人难以分辨。”

  想到这,璟煜沉默了一下,犹豫了一会还是选择开口。

  “我摸那假人的皮肤,如此纹路触感,只怕是活人剥皮后制成的。”

月下的海棠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