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复仇成功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一章泽云仙君

  宣王府坐落在琼玉街上,这是距离皇宫最近的位置,寸土寸金,非皇亲国戚不可居住。

  当今皇上登基后,将这座大宅院赐给了锦远忠,可谓是荣光无限。

  敲开朱红镶金钉的大门,锦远忠拖着略有佝偻的身躯回到府中。

  此时灵堂已经布置好,亲手将小儿子送进棺木后,他肉眼可见的苍老下来,却又片刻不停地赶往内狱。

  此刻的内狱中,那两名世家公子正在受刑,尽管身上已经血肉模糊,他们仍旧坚持自己便是杀人凶手。

  锦远忠走进内狱,远远的便听见凄厉的惨叫,他随手招了手下来回话。

  “王爷,能用的刑都用遍了,您吩咐留活的,一直用参汤吊着气呢。”

  “不过属下无能,没能从他们嘴里抠出有用的,还请王爷责罚。”

  “无妨,你先下去吧,我亲自来审。”

  锦远忠并没有在意手下说的话,屏退了所有下人,他又不自觉的想起在碧仙阁那人说的话。

  “做个交易吗?”

  他从军四十余载,即便隐藏的再好,他也会发现别人的气息,那人出现时着实将他吓了一跳。

  若不出声,论谁第一眼都会将他认做是女子,美中又带着妖冶。

  他本以为是酒楼里的男倌儿,正要将其赶走,谁知那人张口便胡诌。

  “我乃仙界泽云仙君,见你失去爱子心痛难忍,愿意给你一个机会,与我做个交易可好?”

  “我给你力量帮你复仇,关键时刻你要为我所用,替我办事。”

  一番话说得锦远忠嗤之以鼻,习武之人从不信鬼神之说,不知是哪里来的江湖骗子竟敢算计到他头上。

  “哪里来的江湖骗子,还不快滚!竟敢骗到我头上,活不的耐烦了吗?”

  泽云听了这话竟也不恼,依旧浅笑着看着他,伸手一挥,屋内的窗户迅速合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门口处遮挡的纱帘也消失不见,变成一堵白墙,这包厢已然成为一个密室,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泽云却还嫌不够,慢慢走向锦荣,将手放在他的头上。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儿子!他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让他不得安宁!”

  锦远忠想去阻止他,却发现自己站在原地无法动弹,双腿沉重迈不开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触碰锦荣。

  但神奇的是,泽云似乎并没有对锦荣不利,只听他嘴里念叨着什么,锦荣身上的皮肤竟自动愈合,衣服也变得完好无损。

  看着自家儿子此刻完好无损的年轻面庞,锦远忠再也坚持不住,跪在地上发声大哭。

  “仙君!你救救他吧!他还那么年轻啊!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你救救他吧!”

  “啧啧啧,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快起来吧。”

  泽云一边念叨着一边扶起锦远忠,自己也坐在一旁的榻上,拿起桌上剩了一半的酒壶,倒进嘴里。

  “他已入轮回,谁也救不了他,我可以帮你复仇,毕竟杀害你儿子的凶手另有其人。”

  锦远忠震惊的抬起头,难道真的像管家说的那样,事有蹊跷?

  不再在乎什么身份面子,锦远忠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但凭仙君吩咐!”

  “接着,回去将这个喂给剩下那两人,他们会告诉你答案的。”

  泽云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琉璃瓶,扔进锦远忠手中。

  “若此事有第二个人知道,我便立刻让你去陪你儿子。”

  面前的男人笑着,姣好的面容却透着阴森,锦远忠只觉后背一阵发凉。

  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狱中的两人,锦远忠狠了狠心,掰开其中一人的下巴,将那瓶液体灌了进去。

  不多时,那公子便恢复了清醒,看见锦远忠后也不再重复认罪的话。

  “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干的啊!有妖女啊王爷!”

  锦远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是仙君又是妖女,他只觉心中有什么信念在动摇。

  “妖女?哪里来的妖女,别是你想脱罪胡诌的!”

  “真的有妖女,那妖女徒手就能将鞭子扯断了,还能能将世子举起来,世子也险些被他掐死,”

  “后来不知怎的,那鞭子在她手里竟复原了,世子也是被她所杀啊!”

  锦远忠不敢全信,又将液体灌进剩下那人的嘴里,得到的却是一样的答案,有一妖女在碧仙阁杀了他儿子。

  “王爷饶了我吧,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我们是无辜的啊。”

  望着面前不住磕头求饶的两人,锦远忠耳边又响起了泽云的话,心下一横,掏出随身的佩剑,斩断他们的头颅。

  “别怪我心狠,你们知道的太多了,别忘了是那个妖女害了你们,到了阎王那你们可要好好的告她一状。”

  走出内狱,锦远忠一边擦手一边吩咐管家。

  “就按他们两人是凶手结案,明日我自会去面圣,至于他们两个的家里。”

  锦远忠将手帕扔进管家怀里,转身走向锦荣的房间。

  “你亲自去一趟,传我的话,就说二人已经伏法,以后我们两家不谈前尘,只论后事,退下吧。”

  走进锦荣的房间,看着熟悉的陈留摆设,锦远忠不禁老泪纵横,锦荣出生时难产,生下锦荣他的夫人便撒手人寰。

  这么多年独自抚养儿子,千般宠万般爱的养大,一朝失独,锦远忠痛苦不堪。

  突然一幅画像闯入锦远忠的眼睛,画中之人熟悉的面庞却让锦远忠打了个寒颤,尤其是那双幽静又深邃的眼睛。

  记忆开始重合,锦远忠想起今天在碧仙阁门口遇到的女子,一模一样的容貌,一样的眼睛。

  可这画中之人,乃是几百年前的大盛国公主!

  相传乌图国太傅原是大盛国的驸马,却与乌图国里应外合,致使大盛国灭,而这画像正是出自他之手。

  前些日子锦荣不知道从哪淘了这画像来,起初还爱不释手,可没几天便觉得索然无味扔在了一旁。

  看着那画像,锦远忠不再疑惑,竟真的有人能活这么久,一切的一切都串联起来,这女子就是杀害自己儿子的妖女!

  愤怒涌上心头,有血腥味在口中蔓延,锦远忠再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可他还是牢牢记住了泽云临走前留下的话。

  “你什么也不用做,只消乖乖等我的消息,只要你听我的,别说是一个女子的命,就是九五至尊长生不老,我也能给你。”

月下的海棠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