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复仇成功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二章第三世却还是错过

  宣王府发生的一切无人得知,阴谋静悄悄的在黑暗中滋生。

  四人离开登仙阁,准备前往护城河边放花灯拜双星,谁知玄可君被道路上的小摊吸引了注意力。

  人流汹涌,盛清姝跟不上玄可君的步伐,渐渐被人群挤散,手腕突然被抓住,璟煜搂着她的腰将她带离人群。

  “你做什么?可君他们不是在前面吗?”

  盛清姝看着璟煜带她在小巷子里七拐八拐,眼见着离人群越来越远。

  “放心吧,他们两个那么大的人了,不会丢的。”

  璟煜脚步不停的带着盛清姝向前走,却又神神秘秘不肯透露半点。

  “我又不会卖了你,安心的跟我走吧。”

  听到他这么说,盛清姝也不再纠结,老老实实的跟着璟煜,直到在一处宅子停下。

  最普通的宅院却在房檐下挂着白灯笼,借着微弱的月光盛清姝努力的辨认牌匾上写的字。

  那牌匾上竟刻着“裴府”二字,盛清姝呆呆的站在原地,不敢相信,璟煜竟带着她来到了裴府。

  本以为今日会无获而归,却没想到璟煜早就看穿了自己的想法,偷偷的将自己带到这里。

  “这是..裴府?裴义在里面?”

  “是,也不是。”

  璟煜的模棱两可让盛清姝摸不着头脑,他却不再解释,施了隐身诀,搂着盛清姝飞过屋顶,站在庭院中。

  盛清姝任由璟煜牵着她在裴府中行走,璟煜熟悉的好似是他自己家,奇怪的是诺大的宅院此时却一个人都没有。

  不多时,他们停下了脚步,璟煜将她带到一处祠堂,可祠堂正中却放着一副诺大的金丝楠棺材,这分明就是灵堂!

  棺材两侧贴着一副挽联,写着“音容以杳,德泽犹存”,而裴义的牌位已经做好,正放在最下方。

  “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盛清姝只觉胸口闷闷的,自己的预感是准确的,还是再一次错过了复仇的机会。

  “这一世他很有名,所以并不难,十岁中秀才,十四岁三元及第,在国子监继续学习到十八才开始外放。”

  “从地方县令一直到京官,三十岁登阁拜相位极人臣,一生救民无数,两袖清风。”

  璟煜静静的看着祠堂之上“开国辅运”四个大字。

  “论能力,我是佩服他的。”

  “论起做官,自是没有人比得上他的,可是那又如何,人死后不过一培黄土,又有谁会记得你。”

  盛清姝最后看了一看那巨大的棺材,拉着璟煜走出了祠堂。

  “错过便错过吧,大概这就是命?我们上屋顶坐一会吧,也好透透气那屋子里的香火味熏的我头疼。”

  不等璟煜同意,盛清姝飞身上屋顶,找了个高处坐下,璟煜也紧随其后,又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件披风,披在盛清姝的身上。

  “夜里风凉,小心别染了风寒。”

  两人静静坐着,谁也没有先开口,任由这夏夜的风吹在自己身上,也将自己心头的那一抹燥热吹散。

  “他一生未娶,不论是父母逼迫还是皇帝赐婚,好似在等什么人一样,拒绝了一切。”

  “莺莺,之前在魔界对你说的那些话,我真的很抱歉,”

  “明明我应该是最明白你的人,我明白你的伤痛你的仇恨,可我却用他们深深地伤害了你。”

  璟煜再次提起他们之前的争执,可现在盛清姝的内心却无比平静。

  她也渐渐明白了自己在璟煜心中的重要性,明白了他是那么害怕失去自己。

  “对不起莺莺,因为这次妖界的事害的你没能手刃仇人。”

  璟煜轻轻的将盛清姝揽进自己怀中,她还是一如往常的冰冷,瘦弱的让人担心。

  “不过你不用担心,他现在是第三世,你还有机会,不要急,我会一直陪着你。”

  盛清姝轻轻靠着璟煜的胸膛,肩膀一侧传来的火热温度甚至也温暖了她的体温。

  “璟煜,你救我回来昏迷的时候是你在用你的骨血养育我吗?”

  听见这话的璟煜明显微微一怔,嘴中嘟囔着。

  “是哪个大嘴巴告诉你的?”

  “璟煜你是个好人,你强大细心,付出不计回报,保护我支持我,若我真的有一个肉身,我定会以身相许的。”

  即便璟煜没有看见盛清姝的脸,也能听出现在她的心情非常的好。

  “夸的不错,再夸两句。”

  璟煜奖励似的将搂着盛清姝的胳膊紧了紧,将自己的下巴放在他柔软的头发上。

  “可是你越好,我心里就越愧疚,我没有办法再去全心全意的信任别人,这对你是不公平的。”

  “你愿意等我吗?等我彻底放下前尘往事,等我的心只有你一个人。”

  盛清姝选择努力的向前迈一步,哪怕这一步与璟煜比起来微不足道。

  璟煜却没有说话,盛清姝看不见他的眼睛,看不见他眼中闪烁的情绪。

  有点心疼,有点心虚,又带了有秘密却又不忍告知。

  两个人沉默着,璟煜紧紧的抱着她,仿佛就要将她按进自己身体。

  “我永远都等你,只要你回头,我就在你身后。”

  直到夜晚的风吹得盛清姝脸颊愈加冰凉,璟煜才带着她从屋顶上下来,慢慢向着护城河的方向寻找玄可君。

  “咱们消失这么久,也不知道可君会不会担心。”

  盛清姝自然的抓住璟煜的手,自然也没有错过男人脸上一闪而过的欣喜。

  “不会,她肯定玩的早把我们忘..”

  “盛清姝!璟煜!你们两个去哪了!”

  还不等璟煜的话说完,身后传来玄可君气愤的声音。

  “我们找了你们好久!这条街都快从头走到尾了!”

  回过神,玄可君撅着嘴叉着腰,气愤的看着她们。

  而身后的景书,怀中抱着一大堆东西,从小孩子玩的拨浪鼓、九连环,到各式扇子文房四宝,几乎就要走一路掉一路。

  “你这是...要将所有的摊子都买个遍吗?”

  盛清姝指着景书,有这样的同伴一起出行,实在是太过引人注目。

  “嘿嘿,一个不留神就买多了些。”

  景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动作大了些怀中的扇子就掉在了地上。

  “出门前还嘲笑我呢!我看你才是没见过世面的!”

  “还说我!刚刚不是你看画糖人看了半天?”

  璟煜揉了揉略略发胀的头,在心中呐喊,谁能把这两个孩子带走!

月下的海棠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