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复仇成功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四章所谓物仙君

  泽云笑着,无论何人看起来都美的似一幅画,却在夏日的夜晚让景书后背发凉。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倒是你,你这种没有命令在身的,不怕私自下凡被发现吗?”

  景书很快冷静下来,泽云在仙界的地位和他不相上下,即便是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又能怎样,谁会信?

  “景书仙君好大的君威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整个仙界唯仙君马首是瞻了呢。”

  泽云轻轻一挥手,竟将时间静止,周围的百姓全部动也不动,璟煜和盛清姝也觉察出不对,赶了过来。

  “呦,这不是魔主大人吗,本以为带着魂魄不方便走动,不曾想您也在这里。”

  泽云一语道破盛清姝身份,璟煜满脸不悦,飞身上前扼住泽云喉咙,将他按在地上。

  “魔主还真是好大的脾气,您大可以在这直接杀了我,只不过。”

  被扼住喉咙的泽云说起话来更加嘶哑,好似鬼魅。

  “杀了我,明天你的小公主的存在就会被发现,不知道神界届时会怎么处置她呢,哈哈哈哈。”

  一旦涉及盛清姝,便触及到璟煜的软肋,即便心中再不悦,也只能放开手,眼看着泽云跳上屋顶消失在黑暗中。

  “本君并没有恶意,只是想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故事讲完了,这世间也自然恢复正常了。”

  泽云的身影消失不见,却在上空传来。

  “五百年前的仙界,供奉着一尊菩提神像,殿中灵气充盈,乃修仙圣地。”

  “久而久之,那神像下的经书也受到点拨幻化出人形肉身,谁知那肉身竟是满头白发。”

  泽云讲到这,大家似乎都明白了,那景书便是经书所化。

  仙界之人,一共有三种来历,一是修仙者羽化飞仙,进入仙界,此乃新仙君。

  二是历代的仙君通过不断的联姻、同盟,扩大自己的家族,此乃老仙君。

  三是仙界的各种物件,若却有仙根,便会在不知哪一日得到点拨,化出人形肉身,此乃物仙君。

  但这,便成为了仙界最低级的存在,他们没有家族势力,仙力甚至比不过修仙者。

  依附着老仙君们的家族,做一个最低级的管事,或是认准有着潜力的新仙君,以他们为主,便是这些物仙君最好的归宿。

  若是没有可依附的家族或仙君,那些这人在仙界的地位便会一落千丈。

  最繁琐的差事便会轮到他们,往往会死在各界的纷争之中,作为神界控制六界的棋子。

  景书气的脸色通红,也飞上屋顶,却不见泽云身影。

  “滚出来!躲在暗处算什么!”

  泽云没有理会景书,可声音却还在不断传来。

  “谁不知银发在仙界乃是不祥征兆,偏偏他如此没脸没皮,死活都要赖在仙界。”

  “你以为派你下妖界是真的要重用你吗?他们巴不得你得罪了人死在那。”

  泽云鬼魅般出现在景书背后,攀上他的肩膀,嘴唇贴近他的耳朵。

  “如此,便可顺理成章的出兵讨伐妖界,你的出现便是妖界倾覆的开始。”

  “你敢说这些事你不知道?不知道他们的用意,不知道你这个人的出现本身就是个错误?”

  泽云的声音虽不大,却诡异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耳边。

  盛清姝看向玄可君,她却仿佛没听见一般,面无表情的看向上空。

  景书急急忙忙的从屋顶下来,跑到他们身边。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们让我来我就来了,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事。”

  他从出生开始,便是孤身一人,不知何为家人,何为朋友,在仙界就是被踩在泥里的存在。

  在仙界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他见过太多,前一天还谈笑风生,第二天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直到来了妖界,他才明白这世间并不是都和仙界一个样,妖界民风淳朴,人们天真烂漫。

  玄可君每日与他打打闹闹,其他人也都是以礼相待。

  即便他初来乍到,但从没有人看不起他,也不会因为他是仙君过多的恭维。

  他珍惜这样自由温暖的日子,他明白妖界之行绝不是什么好差事。

  不然怎么也不会轮到自己,可也从未想过仙界竟存了这样龌龊的心思。

  “我只问你一句他说的事你到底知不知道,或者你有没有害妖界之心。”

  玄可君看着景书,少女的面庞娇俏明媚,漆黑的眼睛仿佛能洞察人的内心。

  “你若撒谎,我定一眼就能识破,妖界之主也是有一技之长的。”

  景书看着这双熟悉的眼睛,望向他时曾是愤怒的,娇嗔的,明亮带着调皮的,却从未见过现在这般深沉且坚定的。

  “我景书起誓,若有半句谎言,抽仙骨受雷刑,来世坠入畜生道!”

  看着他这个样子,玄可君突然笑了起来。

  “好,我信你,若你胆敢失言,天涯海角我也追你到底!”

  扭过头,玄可君双手叉腰冲着屋顶大骂。

  “放你娘的狗屁!不对我忘了,你压根就没娘!”

  “银发又怎样?银发也比你好看!你像个鬼一样怎配得上仙君二字。”

  “还倾覆妖界?你当他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妖女吗?话本子看多了吧!”

  “别是嫉妒他比你俊俏又受重用吧,你眼红别人过得比你好便百般诋毁。”

  泽云没有想到玄可君会是如此反应,一时间又被说到痛处,不再隐藏行踪,直冲着玄可君而去。

  谁知却被景书抓住机会,从后扣住他的双臂,逼着他跪在地上。

  景书深知泽云在仙界的处境,更明白这人最在乎所谓的尊严,让他当众下跪比让他死都难受。

  “无命私自下凡,控制无辜百姓,袭击妖界之主,这一桩桩一件件算起来,你觉得回到仙界你还有命吗?”

  玄可君一改骂街的泼妇样,刚刚竟全是装的,冷静的算了起来泽云的罪状。

  “景书既到我妖界,便是我妖界之人,刚刚就算我杀了你,也绝不为过。”

  “上了仙界神界我也有底气好好说说理!”

  景书怔怔的看着玄可君,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被维护,被出头的滋味。

  心底从前那个胆怯的懦弱的自己,终于有勇气放声大哭。

月下的海棠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