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今天复仇成功了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九章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景书睡的十分不安稳,放在床边的手指不断抖动挣扎。

  眉头紧皱,嘴里嘟嘟囔囔说的并不十分清楚。

  看他这个样子,玄可君更加不愿离开,换下被血染脏的衣服,倔强的守在景书的床旁。

  白柳端着托盘,推开门时,看见的便是趴在景书床边,沉沉睡去的玄可君。

  即便熟睡,两只手也是紧握着,只不过景书的神情愈加放松,摆脱了梦魇般放松。

  白柳放下托盘中的微微冒着热气的药,出门去取了一件披风,打算给玄可君盖上。

  回来时却发现她已经醒了,正呆呆地坐着。

  白柳轻轻的将披肩搭在玄可君的身上,拖了一把矮凳坐在她的身旁,轻柔的将她搂在怀中。

  “白姐姐,为什么每一个靠近我、爱护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景书受了重伤,璟煜取了心头血,清姝为了我险些被那疯子泽云伤害,为什么会这样...”

  玄可君像一只受伤的小兽,靠在白柳的怀中呜咽着白柳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可君,璟煜拖着虚弱的身体去了仙界,告知他们景书的死讯,禀明了缘由,现在已经对泽云下了抓捕令。”

  玄可君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手指颤颤巍巍的指向景书。

  “可...可是,景书他还没死啊!”

  “璟煜明日便打算去神界,为此事请罪,表明是他监管不力,请求辞去魔主一职,以表责罚。”

  白柳一字一句仿佛敲在玄可君的心上,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她的头脑已经不会转动。

  “从此以后,便不再有景书仙君,你们之间便不再有顾忌。”

  玄可君的思路渐渐明朗,这是要让景书假死,便可顺理成章脱离仙界,奔向他自由的生活。

  而璟煜也可以带着盛清姝做自己喜欢的事,不再执着的拘泥于复仇。

  “太好了白姐姐,他们可以永远留在妖界,等你也找到命定之人,我们就可以经常出去玩。”

  玄可君一把抱住白柳,激动的原地转圈圈,眼睛中光彩四溢。

  不论经历什么,她依旧是那个热烈如骄阳的女孩子,永远的明媚动人。

  “我们可以一起恢复飞莲池,夏天喝酒赏月,冬天烤肉泡池子,还可以去人间、冥界,去见识六界。”

  玄可君掏出那把被自己藏起来的扇子,扇子的主人第一次见面时就被自己打了个乌眼青,也因此将这把扇子留在了这里。

  “白姐姐,等他醒过来,我要将扇子还给他,以后我再也不欺负他了,你不知道,他倒在我身上时....”

  玄可君回过身,哪里还有白柳的身影,景书却已经睁开了眼睛,静静的看着她。

  “说啊,我倒在你身上时怎么了?”

  景书嘴角含笑,静静的看着玄可君,面色虽仍是苍白,精神却好了不少。

  “倒在我身上时我怕极了,爹爹就是在我怀里去世的,我多怕你也....”

  玄可君少有的没有和景书拌嘴,重新坐回床边,帮他掖了掖被子,简单的复述了璟煜的打算。

  “所以你快点好起来,以后你就不再是仙君,我们可以一起自由的生活。”

  景书没有说话,玄可君心中也愈发的没底,或许景书并不愿意离开仙界,那自己又该如何呢。

  “好,我们一起自由的生活。”

  景书握住了玄可君的手,坚定的回答在玄可君的耳朵里如此的美妙,两个人静静的看着对方,一个劲的傻笑。

  再次回到竹林小院,璟煜依旧受了伤,不同的却是盛清姝在一旁贴身照顾。

  喝下四四送过来的汤药,璟煜拒绝了要给自己渡灵气疗伤的盛清姝,而是拉着她静静的躺在床上。

  盛清姝枕在璟煜结实的臂弯里,男人炙热的体温烘烤着盛清姝的脸,只觉得无比的安心。

  “你和玄可君怎么会去登仙阁,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璟煜的手在盛清姝的脸上轻轻摩挲,细腻微凉的触感让他渐渐沉沦。

  “你们走后不久便到了宵禁,我们为了避免太过引人注目便躲在附近一处荒废的宅子里。”

  “谁知突然冲出一群蒙面男子,个个身法诡异,使的也都是些邪术,就在我和玄可君就快要抵抗不住时,白柳出现了。”

  “她说见此处乌鸦聚集,邪气大盛,这才过来看看,阴差阳错救下来我们,结果有一个漏网之鱼逃了,也是她第一时间追了出去。”

  盛清姝从璟煜的怀中起来,侧着身子撑起头看他,即便是在黑夜,她也能想象到此刻他的表情。

  “阿煜,我不想复仇了。”

  璟煜没有说话,他了解盛清姝,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决定,一定是有她的道理。

  “今天看见景书,我真是害怕,我怕倒在那里的会是你,怕你会消失在我面前。”

  盛清姝重新躺了回去,将脸贴在璟煜的胸膛,不知是不是取了心头血,她总是觉得跳动不似往日有力。

  “我没办法想象你不在我身边的日子,我也不愿意在有限的日子里浪费时间。”

  “莺莺你不用勉强,我可以陪你,陪你复仇,陪你做你想的一切。”

  盛清姝抬起头,轻轻亲了亲璟煜的嘴角。

  “不,现在我只想珍惜眼前人。”

  “我知道你决定放弃魔主的身份了,以后我们形影不离,生死相随。”

  璟煜搂着她的腰,这曾是他梦中的场景,如今却似梦似幻的有些不真实,不过那又怎么样?

  只要是她盛清姝,即便是要人性命的温柔乡,他也是愿意的。

  “好,我们生死相随。”

  或许是仙界有着六界最高效的执行力,也或许是早就想除掉泽云这个独子。

  不过第二天,便在叹灵河发现了他,不过准确的说应该是他的尸体。

  断了手对他的打击非常大,没了林云枝这个帮手,一只手的他显然什么也做不成。

  绝望的他以灵肉身献祭鬼王冥幽,却被自己家族的封印反噬而亡。

  传言他的族中有一位老者能够通古博今,预测未来,不知他是否看见了这一天,才别有用心的用了这个封印。

  至此,全族皆亡,彻底在仙界被抹去了名字,念在他的家族功劳,特许将他入葬祖墓。

  神界也允许了璟煜的请辞,他把位置让给了魔界祭司谢由,便立马带着盛清姝离开了魔界,只可怜谢由刚刚出关,便接手了一个烂摊子。

  也好在,现下他就和冥界之女门当户对了,少了冥王的阻拦,欢天喜地的备聘礼娶新娘了。

  璟煜带着盛清姝走遍六界去寻找传闻之中的造心之法,想要让盛清姝重新长出一颗心脏来。

  两个人走走玩玩,云游四方,很久都没有人再见过他们。

  景书和玄可君依旧在妖界打打闹闹,重新换了容貌的景书不再是仙界仙君,而是妖界大祭司。

  白柳也顺利成章的让位退贤,回了人间摆弄她的首饰铺子,据说现在已经是百年老店,生意红火的很。

  甚至像戏本子中写得那样,美丽的狐妖爱上了穷苦的书生,心甘情愿放弃自己不老不死的生命去过普通的生活。

  玄可君想劝却又劝不动,大龄狐妖的恋爱脑似乎是无解的。

  不过两人决定心意的那一晚白柳露出了尾巴,没有想象中的恐惧与惊慌失措,那书生竟也是个狐妖。

  本是爱慕她许久,却碍于人妖殊途只能化作书生身份靠近,本想陪她度过一世便心满意足,谁知两人皆是隐藏的高手。

  现下玄可君不再担心,却开始担忧她的白姐姐以后会不会不再管她,景书又是好一顿哄。

  “每个人都在按照自己憧憬的样子生活,平淡而又幸福,就像最俗套的童话故事,最后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看完了,这从哪找的网文小说,结束的也太突然了,真的不是烂尾了?”

  闷热的七月,大学宿舍里,盛清姝关闭男友给自己发送的小说页面,原本平静的夜晚突然传来一声巨雷。

  仿佛被击中般,盛清姝捂住心脏,剧烈的绞痛让她无法呼吸,恍惚之间她的脑袋里好像多了什么记忆。

  微微缓过气后,手机传来一条微信。

  “所以公主最后复仇成功了吗?”

  盛清姝如梦方醒,狂奔着跑出宿舍楼,翩翩少年正站在楼下,一如几千年前。

  “你回来了,莺莺。”

月下的海棠花 · 作家说

这是一个很仓促的结尾,其实并不是我心里的故事,但是人生的很多东西没有办法兼得。

家里的变故让我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很抱歉留了这样一个结尾。

不管怎样还是想为自己的第一本书画一个句号,而不是看不到头的省略号。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看,但还是谢谢各位这么久的陪伴,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感谢朋友和编辑帮助。

最后推一下好朋友的文。

《我拒绝了修仙界大佬的恋爱申请》

不写文了以后也会一直支持她。

再见。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