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乞活军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贼兵逃

  届时只要将汲桑和李丰斩杀,他们兄弟不仅亲自为父报了仇。

  世人还会将打败汲桑、李丰等贼兵的功绩算在他们兄弟的头上。

  甚至是可以让乞活军一战成名,虽然乞活军的名声已经很大了。

  但是大家都把他当成流民军,并不怎么看得起。

  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能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乞活军的威名。

  当然了,自己兄弟也会跟着扬名天下。

  在这个乱世,有一个好的名望,很关键,也很重要,在有些时候,好的名望,顶得上千军万马。

  在司马兄弟急行军赶往赤桥的时候,汲桑、李丰已经趁着夜色悄悄打开平阳城的东城门,向东弃城而逃了。

  汲桑、李丰让自己的亲信假扮自己,率领贼兵主力向东开路杀出。

  而他们二人则率精锐亲卫,紧随随其后,待到主力部队与前来堵截的苟晞大军交战之时,突然调转马头直向北奔逃。

  而这边的苟晞是被军卒从睡梦中叫醒的,当他得知贼兵已经弃城而逃了。

  连忙披甲并下令集结军队,准备追击贼兵。

  阎亨、明预没有料到贼兵会在这个时候弃城而逃,他们莫不是已经知道司马越的大军马上就要到了?

  明预疑惑的对阎亨道:

  “贼兵是怎么知道司马越大的大军马上就要到了的?但是不太可能啊!因为我们的大军已经将整个平阳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可以说连只飞鸟都飞不进去,他们是怎么知道司马越的大军就要到了的?”

  阎亨一边上马一边道:

  “凡事没有绝对,我们真的把平阳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吗?平阳城中的贼兵偷偷放几个斥候出去,我们还真不一定能抓得到。”

  “好了!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等要赶紧去见主公,还有事情要和主公商量。”

  等他们赶到校场之时,苟晞已经将军队集结完毕,就等着下令出发了。

  “主公!应速速通禀东海王司马越,让他也派兵围堵,如果只靠我们可能堵截不住。”

  “而且如果我们现在不通禀他的话,万一贼兵头领汲桑、李丰等逃脱了。到时候朝廷怪罪下来,我们可担当不起。”

  “先生所言甚是,那就劳烦先生跑一趟了,务必要让东海王派兵!”苟晞是真忘了应该告诉司马越一声,不然的话以后有的是扯皮。

  阎亨称诺,便拍马而去。

  苟晞能从八王之乱中脱颖而出,掌控一军,其作战能力是有的。

  虽然贼兵突然弃城而逃,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让他没有准备。但是他并没慌乱,有条不紊的调集军队部署堵截。

  自己更是亲率中军,奔着贼兵主力而去。

  平阳城中的贼兵已经被围困了两个多月,早已士气不在,军心不稳。而且又听说朝廷又派大军到了,各个惶恐不已。

  所以等汲桑、李丰决定弃城而逃,大开城门之时。个个都争先恐后的从平阳城中逃出,根本就不听指挥,到处乱跑。

  面对这样的乱兵逃兵,苟晞的军队是见一个杀一个,所到之处片甲不留。

  当苟晞亲率中军紧紧追击叛军主力的时候,他发现情况不对。

  因为这伙贼兵完全没有章法,没有指挥,一会儿向东奔逃,一会儿又向西奔逃,几乎就是乱跑。

  而且毫无战斗的欲望,往往是一触而溃,四散逃窜。

  待到苟晞抓获一贼兵小头领,从他嘴中得知,汲桑、李丰并不在大部队当中,他们率领亲卫已经向别的方向逃跑了。

  苟晞大怒,随即下令,贼兵一个不留!

  阎亨纵马来到司马越大营,只见营中火把闪动,火光冲天,看来司马越已经在集结军队了。

  等到司马越从严哼嘴中得知贼难以逃的消息,便火速下令发兵追击。

  “王爷,怎么不见新蔡王世子?”

  “五郎?他现在不是在你们营中吗?”司马越一头雾水。

  阎亨暗叫不好!

  这厮一定是提前得知贼兵要逃,便借故率领将乞活军离了大营。

  而且说不好还是他给贼兵泄露,司马越的大军马上就到的消息的,所以才使贼兵慌乱,弃城而逃。

  说不定此时他正在堵截汲桑、李丰!

  “好深的心机呀!此子万不可再留了!”

  阎亨下了决心,一定要让苟晞,想方设法把司马虞除掉!

  阎亨便不再多做解释,便匆匆告辞去找苟晞了。

  等到阎亨找到苟晞的时候。苟晞已经将贼兵主力歼灭,而且俘虏万余。

  但是苟晞的面色依然不好,因为汲桑、李丰等大头领全都跑了。

  虽然此战将贼兵主力尽数歼灭,但是像汲桑、李丰这些大头领一日不除,过些时日,他们就能再纠集起流民难民,和活不下去的百姓们揭竿而起,瞬间就会变出成千上万的贼兵来

  所以对付这些贼兵,只能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主公!我们上当了!”

  “那司马虞贼子,并未到司马越军中,而是偷偷率乞活军去堵截汲桑、李丰了!”阎亨刚一下马,气都还没有喘匀,便对苟晞急急道。

  “贼子安敢!贼子安敢!”苟晞怒急,随手抽剑就将一匹战马砍杀。

  但是仍然怒不可遏:

  “本将军定与他不死不休!”

  正在赤桥翘首以待,等待汲桑、李丰的司马虞,打了一个喷嚏,揉揉鼻子,心想:定是苟晞那老贼在骂我!

  这时斥候通禀,有一队兵马正往赤桥而来,约有千骑。

  这千骑,就应该是汲桑、李丰的亲卫部队了,是他们的王牌和底牌。

  在平原,骑兵几乎无敌,但是战马难得,骑兵难练。汲桑、李丰能有这千骑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苟晞的五万大军,也只有五千骑兵而已。

  寻常的战阵,是舍不得让骑兵上的,骑兵往往都是出其不意,讲究的是一个速度。

  所以汲桑、李丰定在这千骑当中无疑了。

  司马虞便对乞活军下令道:

  “只杀贼兵,不杀马!俘获一匹战马,赏肉百斤,酒十坛!”

  乞活军纷纷称诺。

  司马虞叹气:还是穷啊!想发布重赏,都不敢往狠了说。

  就这酒肉,到时候他也得去找自己的那个好大伯,和他要。

  这时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强烈,隐约可以听到马蹄奔腾之声,贼兵马上就要到了。

  “兄弟们!能不能报仇,能不能扬名天下,就看这一仗了!跟我杀!”

  乞活军:“杀!杀!杀!”

笑问客从何处归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