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乞活军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扬威名

  汲桑、李丰等贼兵头领,虽然有贼兵主力作掩护,但是在突围的时候,还是被苟晞的军队数次阻击。

  几次死战后,才冲出了苟晞大军的包围圈。

  还没等他们高兴太久,又遇上了聊城县令率领的几千农民军的伏击。

  等到汲桑、李丰终于逃到了赤桥的时候,已经人困马乏,战力大损。

  突然前面的战马纷纷陷地,坠落陷马坑中。

  顿时汲桑、李丰等贼兵大惊,又有人来报说:前面石桥被人堵上,一时半会儿无法清除。

  汲桑、李丰大感不妙,这是有人设伏!

  当众贼兵慌乱无措,汲桑、李丰还没有反应过来,该如何决断的时候。

  司马虞便下令乞活军,多点火把,只高喊不冲杀,造出几万大军围困贼兵的架势。

  顿时四周火光冲天,有‘杀贼’之声响起。

  众贼兵更加慌乱,以致军心不稳。汲桑、李丰下令死战。

  可是只见四周有火光有喊杀之声,但并不见有官军杀到。

  李丰对汲桑急道:

  “观此阵势,足有几万官军!我等奈何!”

  汲桑手持大刀,双目赤红咬牙道:

  “无它,死战尔!”

  此时贼兵千骑,因前有河流阻挡,后有追兵堵截,被困于桥边。

  乞活军又同时高喊:只擒匪首,其余勿论,下马不杀!

  顿时众贼兵开始低声议论,汲桑对李丰:

  “这是官军奸计!要离间你我部众!”

  汲桑、李丰也知不可再等,随即下令冲锋!

  汲桑、李丰带领骑兵冲入乞活军阵中。

  因这大半夜来众贼兵已经奔袭百里,又经数次死战,人马俱已力竭。

  此时被数万官军所困,早已人心惶惶,毫无死战之念。

  又听闻官军高喊:只擒匪首,兵卒无算,下马投降,可饶一死。的话。

  便都有了其他想法,所以等到汲桑、李丰下令冲锋的时候。

  有的贼兵驱马不动,有的贼兵假装跟了上去,但是跑得很慢。

  有的直接下马,将兵器一丢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汲桑、李丰纵马跑了一段,回头发现只有百余骑跟了上来。

  便心知大势已去,也就没有和官军死战的想法,便率领这一百骑向东逃窜。

  因在平原,骑兵对步兵优势巨大。汲桑、李丰带领骑兵一个冲锋便凿穿了乞活军的军阵,向东逃窜而去。

  在远处高坡上的司马虞,紧紧的注视着战场的变化。

  然后他突然发现,有一支大约百人的骑兵杀出了乞活军的军阵,向东逃去。

  司马虞手指这支贼兵逃窜的方向大喊道:

  “贼首在此!随我擒贼!”

  便率自己的两百骑兵冲下了高坡,向东杀去。

  因为司马虞的这二百骑,以逸待劳,不管是军卒还是战马都已经休息足够,活力充沛。

  反观贼兵早已人马俱疲,所以不到半个时辰便追上了汲桑、李丰。

  这两百骑都是王府精锐,不管是军卒还是战马,岂是这些贼兵可比。

  仅一个冲锋就将贼兵的阵型冲散,李丰被刺坠马,司马矫亲手将仇人头颅割下。

  汲桑带着几骑,逃向河滩被陷入淤泥之中,也被司马虞擒获斩杀。

  等到司马兄弟带着仇人的头颅回到赤桥的时候。

  田甄、李恽已经开始打扫战场,掩埋尸体了。

  在得知司马虞兄弟亲手给老朗主报了仇,把汲桑、李丰头颅砍了下来。

  汲桑、李丰等乞活军众人皆激动痛哭,纷纷向邺城方向跪拜。

  “千骑降了一百多,被我们斩杀了百骑,剩下的贼兵都逃了。遵郎主的命,我们没有去追。”田甄、李恽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很是兴奋的每人拉着好几匹战马,向司马虞炫耀。

  “算上投降的一百多人的战马,我们这次共缴获了,约两百匹战马。”李恽又指着远处的一群战马,高兴的对司马虞道。

  “好!乞活军的伤亡呢?”

  田甄、李恽没了笑容:

  “我们战死不到百人,但伤了二百多。”

  司马虞倒吸一口凉气,他没想到伤亡竟然会如此的大。

  他们是以易代劳,这一千骑兵,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再加上他又用了攻心之计,才使得他们军心不稳,没了死战之心。

  就这样还有这么大的伤亡。

  这让司马虞更加的坚定,建立一支属于自己的百战骑兵了的想法了。

  这时司马虞看到司马矫对着汲桑、李丰的头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便走了过去,拍了拍司马矫的肩膀道:

  “我们兄弟今天终于为阿翁报了仇,阿翁的在天之灵可以瞑目了。”

  司马矫流着泪道:

  “虽然将贼人杀死,报了仇,但是也换不回阿翁了!”

  司马虞叹息一声,不再安慰。

  此战让田甄、李恽等乞活军将领,对司马虞这位新郎主更加的折服了。

  本来他们都认为司马兄弟没有上过战阵,根本没有杀贼的经验。所以并不很赞同,由他来组织指挥这次阻击埋伏。

  但是这一仗的战果,让他们都心服口服了,不仅给老朗主报了仇,还损失这么低。

  如果让他们来指挥,他们不可能比现在的结果更好。

  虽然他们有把握将这一千骑兵全歼,但是付出的代价肯定要比现在的大。

  因为在平原骑兵的优势太大了,一个冲锋就可以将步兵的队形冲散,然后就是碾压式的砍杀。

  虽然乞活军有足够的经验,该如何应对骑兵,但是还是不愿意面对骑兵的冲杀。

  因为他们发现,自从跟了司马虞,不管老人小孩,他们就没有饿过一天肚子,而且打起仗来还这么的痛快,就让他们更加的开心了。

  要不是司马虞提前发现平阳城中的贼兵,有弃城要逃的迹象,将他们从苟晞大营中带出。

  然后再提前来到赤桥设伏,才能如此轻松的就将,聚众十几万,为祸中原长达半年之久的汲桑、李丰等贼兵首领的人头砍下,让他们给老朗主报了仇。

  此时乞活军的军卒,看司马虞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充满了敬畏和崇敬。

  等到司马虞集结乞活军,返回平阳城的时候。

  苟晞和司马越的大军已经兵合一处,连营几十里。

  司马虞提前派人告知了司马越:他已经率乞活军将汲桑、李丰等贼兵头领歼灭。

笑问客从何处归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