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倚天朱长龄开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74章 借剑一用

  不过朱长龄的确提醒了他,张无忌决定不再被动闪躲,而是主动攻击。

  只见张无忌大喊一声道:“借剑一用。”

  身后一位明教弟子的佩剑应声出鞘,挪移到张无忌头顶虚空三尺之处。

  现场众人看呆。

  “这是什么武功?如此厉害?”

  “莫非是明教的乾坤大挪移?”

  “什么乾坤大挪移,我看是上古御剑术。”

  “这少年莫非是隐世仙门弟子不成?”

  朱长龄见状笑了,当初几个弟子求着要他讲故事,他左思右想讲了几个前世看的仙侠小说,其中就提到了一位高手可以借别人的剑,御剑伤人。

  没想到张无忌竟然真的做到了,虽然只能御使一把剑,但也了不得了,看来张无忌一定是学会了乾坤大挪移,而且还学以致用,创出了新用法。

  灭绝见状也震惊不已,不过还是嘴硬道:“曾小子,你少在那里装神弄鬼,看剑!”

  张无忌说道:“来得好,灵剑,去。”

  那把剑竟然跟随张无忌的心意,极速飞向灭绝。

  灭绝见那剑如闪电般疾速,一个呼吸之间就到了自己眼前,也不敢大意,翻了一个跟斗躲过那把剑,却见那剑转了个弯继续向她袭来。

  灭绝想要躲避已来不及,随即把剑一横,挡在身前。

  当张无忌的剑击中灭绝的剑身之后,灭绝才感觉到这一剑的力道。

  只见灭绝拼尽全力抵挡,她的剑横在胸前依旧不到十公分,但她连人带剑被击退了十几米远。

  张无忌抱拳道:“师太,承让了。”

  灭绝脸色难看不已,真是怪事,这小子一夜不见,武功竟然突飞猛进,而且不知道从哪学了一手御剑术,当真厉害。

  不过灭绝此行的目的正是杀了杨逍,如今杨逍已死,灭绝师太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这场比武输了也就输了。

  “我峨嵋派认输,这就离开。”

  明教众人发出一声惊呼,“太好了。”

  宋远桥道:“诸位,看来今日明教命不该绝,上天派了这个少年来拯救他们,我们只能遵循天意了,我武当派就此下山。”

  少林、昆仑派也相继表示遵循约定下山。

  却见崆峒派的宗维侠站出来说道:“慢着,我崆峒派也可以不再对付明教,但你们必须把谢逊交出来。”

  殷天正说道:“宗大侠说笑了,谢逊已失踪了十几年了,我明教哪里交得出来。”

  宗维侠冷笑道:“哼,别人认不出,我却认得出,你身边坐着的那位瞎眼和尚就是谢逊。”

  此言一处,正道武林一片哗然,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局面,又掀起了更大的波澜。

  空闻问道:“宗大侠,你所言属实?”

  宗维侠信誓旦旦的说道:“谢逊那恶贼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

  张无忌见义父被认出,连忙对宗维侠说道:宗前辈,你要找金毛狮王,无非是以为贵派丢失七伤拳拳谱,罪魁祸首是金毛狮王吗?错了,错了!那一晚崆峒派中夺谱激斗,贵派有人中了混元功之伤,全身现出血红斑点,下手之人,乃是混元霹雳手成昆。”

  当年谢逊赴崆峒山劫夺拳谱,成昆存心为明教多方树敌,是以反而暗中相助,以混元功击伤唐文亮,常敬之二老。当时谢逊不知,后来得空见点拨,这才明白。这时张无忌心想成昆一生奸诈,嫁祸于人,我不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何况这又不是说的假话。

  唐文亮和常敬之疑心了二十余年,这时经张无忌一提,均想原来如此,不由得对望一眼,一时说不出话来。宗维侠道:“那么请问曾少侠,这成昆现下到了何处?”

  张无忌道:“成昆一心挑拨六大派和明教不和,后来投入少林门下,法名圆真。昨晚他混入明教内堂,亲口对明教首脑人物吐露此事。杨逍先生,韦蝠王,五散人等皆曾听闻。此事千真万确,若有虚言,我是猪狗不如之辈,死后万劫不得超生。”

  这几句话朗朗说来,众人尽皆动容。只有少林派僧众却一齐大哗。

  只听一人高宣佛号,缓步而出,身披灰色僧袍,相貌威严,正是少林高僧空性,只见他手持佛珠走出来说道:“曾施主,你明知我圆真师侄圆寂了,却要将所有罪责推脱在他的身上,是何居心?”

  张无忌道:“不可能,他昨天还在明教密地之中,怎么就死了?”

  空性指着西首一堆僧侣的尸首,大声道:“你自己去看吧!”

  张无忌果然看见成昆的尸首躺在那里。

  朱长龄知道成昆是装死的,也走过去,看了看,面部苍白,入手冰凉,摸其鼻息脉搏已然没有生机。

  成昆这装死的手段可真是厉害啊,跟真的一样。

  朱长龄运起一道一阳指力在指尖激发而出,射在成昆丹田之上,却见成昆像尸变一样坐地而起,指着朱长龄恶狠狠的说道:“你…好狠,竟然毁我丹田。”

  少林众高僧见圆真死而复活,哪还不知道去其中必有蹊跷,空闻指着成昆说道:“圆真,你为什么要装死,莫非他说的是真的?”

  成昆武功尽失,也不在乎说出事情真相,反而疯狂的笑道:“哈哈哈,不错,是又有怎么样?这一些都是我策划的,今日明教必灭,你们六大门派也要给魔教陪葬,哈哈哈哈”

  空闻身子摇晃了几下,指着成昆说道:“你这个贼子,当真可恶。”

  此时谢逊走出来朗声说道:“今日之事,全自成昆与我二人身上所起,种种恩怨纠缠,须当由我二人了结。师父,我一身本事是你所授;成昆,我全家是你所杀。你的大恩大仇,今日咱二人来算个总帐。”

  成昆说道:“谢逊,江湖上有多少英雄好汉,命丧你手。我是真后悔当年传授了你武功,我真该清理门户、整治你这欺师灭祖的逆徒不可。”

  谢逊高声道:“各位英雄听着,我谢逊的武功,原是这位成昆师父所授,可是他奸我妻杀我子,灭我满门,师傅虽亲,总亲不过亲生的爹娘。我找他报仇,应不应该?”

  现场群雄听到还有这段隐情,轰然叫道:“该当报仇,该当报仇!”

  谢逊蓦地里长啸一声,施展摧心掌向成昆疾劈过去。

  成昆跪倒在地口吐鲜血,已然心脉尽断而死。

  谢逊见成昆已死,大仇得报,心中畅意无比,但想到自己一身武功是成昆所教,随即又一拳打向自己的丹田。

  张无忌急叫:“义父,你为何如此?”

  谢逊身子摇晃几下,苦笑道:“我的武功本来是他所授,现在还给他也是应该。”

血鸭拌饭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