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与双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国王十字车站与登车

  临近午夜,刚刚完成伦敦中心之行的三人终于出现在中午吃饭的酒店前。此刻的伦敦街头几乎空无一人,路灯静静地散发着暗黄的灯光,街道两侧的橱窗内大多已是黑漆漆的一片,只有少数凌乱的彩灯发出的暗淡的彩光在玻璃橱窗上映出商品黯淡的剪影。远处的百货商店的大门前还立着夏季大促销的标记,巨大的“1992“和夏天占据了店铺前大半的广场。

  次日清晨,卡特琳带领着两小只从酒店出发,一路向北。中午在伦敦北郊的海格特公墓停住脚步,转身向南。傍晚登上漂浮在泰晤士河上的游船,在船尾眯着眼睛看着夕阳渐渐消失在天际线上。

  余下几日,也是大抵如此。

  终于,又是一日清晨,琼伸着懒腰从床上爬起,扭头,确认一旁的阿希娜仍沉浸在梦乡中,低头,确认用途已经完全跑偏的项链昨晚没有被某个变态的家伙扯坏……

  一想到某个变态的家伙,琼不禁打了个冷颤,但转念一想自己还要在这个家伙旁边度过七年,琼……已经无所谓了。

  莫约七八分钟后,正当琼哼着小曲刷牙时,一个响亮的鼻音传来。哦,看来某个家伙起床了。琼端起杯子简单地漱漱口,向洗手间外喊道:“别急,我还没解决完。“

  莫约半个小时后,穿戴整齐的两小只正各自收拾着行李,门被敲响了。两小只对视一眼,阿希娜满脸不情愿地拍拍手站起来,转身走去开门。

  门外是端着一碟面包、一碟培根的卡特琳,当然,其中一个托盘上还有一杯咖啡。走进房间,卡特琳在靠窗的椅子上坐下,“现在已经七点二十了,先来吃饭吧,一会儿我去楼下结账,你们再接着收拾。“说罢,将两小只在餐桌旁安顿好,卡特琳端着咖啡慢悠悠地走出房间,消失在拐角处。

  大约十五分钟后,拖着行李的两小只在客房外的走廊上遇到了卡特琳和一名戴着布帽子的工作人员。

  卡特琳看着拖着箱子的两小只,挑了挑眉毛,转身看向一旁的工作人员,“那就麻烦您将两个房间都确认一下了。“

  戴着布帽子的工作人员点点,含糊不清地回答道:“好的,小姐。“

  坐在前往火车站的出租车上,阿希娜摆弄着手中的羽毛笔,突然抬起头,不知是向卡特琳还是琼问道:“刚才那个戴帽子的人不是英国人吧?“

  卡特琳头也不抬地回答道:“不是。“

  莫约四十分钟后,三人在付给出租车司机一笔不小的费用后,推着堆放行李的小车,出现在国王十字车站的大厅里。

  跟随着卡特琳的指引,两小只交替地推着一辆装有行李的小车。三人来到一堵砖墙前,卡特琳停下脚步,将装有行李的小车从琼的手中接过,“跟着我,不要紧张,小跑过去就好了。“言罢,牵起阿希娜的手,用眼神示意,琼跟上,卡特琳左右看了看,抚了抚自己的头发,牵着阿希娜慢慢向面前的墙壁迎去。

  琼稍后一步,也慢慢跟上。然而,赶在三人之前,一位推着小推车的金发少年,如风一般从侧面冲来,既遂没入墙壁不见踪影。卡特琳看向两小只,“就想刚才那个人一样……“卡特琳再次抬头确认没有人注意到异常,再次抚了抚头发,“走吧。“

  琼跟随着卡特琳,逐渐加快了脚步,在穿过墙壁前,琼回过头,看向人来人往的大厅,忽然,琼的余光似乎瞟到了一抹明亮的颜色,然而,紧随其后,琼的视线陷入一片黑暗,当光明再次来到时,面前已是一个全新的站台。站台并不宽敞,但却显得分外明亮,高耸的的砖石结构支撑起透着厚重的屋顶,倾斜的透明玻璃窗整齐地分布其上,阳光透过玻璃窗上不规则的灰尘,变幻地洒向铁道,以及铁道上冒着灰烟的列车。

  感慨着火车站的新奇,绕过过正在分别的亲人,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三人走过了大半个站台,在一个临近车尾处的一个车厢前停下了脚步。

  没有任何人的帮助,卡特琳将两小只的箱子提溜到车厢的过道上放下,在两小只呆滞的目光中拍拍手,下车来到两小只的面前。“好了,就这样吧,想我了,就寄一封信给我。“卡特琳看了看周围披着斗篷戴着奇奇怪怪帽子的父母们,“哦,还有,留下一个猫头鹰。“

  两小只对视了一眼,“你的猫头鹰起名了吗?“阿希娜问道,“无所谓,你也没有取。“琼回敬道。

  然而,卡特琳接过琼手中的笼子,“就它了。“

  面对准备上车的两小只,各具特色的眼神,卡特琳无比熟练地将其无视,歪歪脑袋,努力作出疑惑的表情,再次开口道:“还在等着我说再见?“

  告别了母亲,两小只爬上车厢,费力地搬动(琼是拖动)着被母亲一手一个地整齐码放在车厢走道上的箱子,力图寻找一个没有被人占据的隔间。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经过漫长的努力,两小只找到了依然没有主人的包厢,只是此时,两人已从车尾来到列车中部。

  进入隔间,将行李收拾好,两人各自一边坐下,对着车窗外的建筑物发起呆来。

  过了不知多久,阿希娜将姿势由坐变为趴,顺带翘起了二郎腿。“你说车还有多久开?”阿希娜侧着脑袋问道。

  “应该不会太久。”琼透过打开的隔间门、走廊里走动的人群和的玻璃窗看向站台“车厢外已经基本没有学生了。”

  如琼所言,不过四五分钟,伴随着来自车头的轰鸣与汽笛声,车厢在并不明显的振动中向前移动。

  阿希娜将门隔间的轻轻合上,把喧闹的声音隔绝在隔间外,两人继续发呆。

  时间渐渐流逝,或许是因为没有人想得到车厢中部仍有空位,亦或者是单纯的运气好,直到姐弟俩已经无聊到准备从行李箱中取出课本时,隔间的门始终没有被敲响。

  列车在英格兰的广阔的平原上行驶,驶出森林,在一片无垠的草地上前行。

  “外面发生了什么?琼,你有听到吗?”阿希娜似乎听到了什么,突然问道。

  “…火车上能发生什么,大概率是有人摔了一跤?”琼揉了揉额头,又道“也可能是卖零食的来了?”

  然而,许久过去了,隔间的门却一直没有被敲响。在阿希娜一股莫名的目光中,琼弯下腰,努力地从自己的箱子中翻出几日前曾在破釜酒吧打开过的《魔法理论》,就着阳关翻阅起来。而阿希娜则靠在座椅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魔法理论》是一本有着简介棕色封面的小册子,厚厚的封面占据了近一半的厚度。琼深吸一口气,翻开封面,再次从前言读起。

  《魔法理论》的作者显然是一位极具个性的巫师,这本名字颇为高深的书中几乎没有什么长句,简短的陈述句占据了其中的绝大多数。当然,对于琼而言还有一条更利好的消息——这本书的用词相当简单。

  不多时,琼便翻阅完了这本颇具特色的小册子。平心而论,比起教材,《魔法理论》显然更像是一本课外读物,其中并没有涉及任何一个魔法,相反,正如作者在前言中所说的:“这儿有许多的理论,你可以选择你喜欢的一种或几种,但无论哪一种都可以帮助你卓越地提高施法的能力。“这本性格鲜明的小册子中只有几种不同的魔法理论,以及作者对它们的分析。当然同样用作者的话来说:“尽管它们都只是假设。“

  琼轻轻地合上这本并不算厚的小册子,侧身靠在车厢的玻璃窗旁。

  “你看完了?“阿希娜放下手中的《魔法史》抬头问道。

  “没错。“

集约7ctz5I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