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199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7 无忧(上)

  “他陈北鱼凭什么就没有天赋了?没天赋就算了全部人还都得围着他转。要不是我先把他从娘胎里踹出去的,这中心还轮不到他来做。我要给全世界的人看看到底是谁有真本事!天机这个不长眼的东西竟然给我测出了这两个天赋,这不是在自掘坟墓吗?时机终于出现了,你的好日子要到头了!先是天机再是陈北鱼,有一个算一个,全部给老子……”

  “吴悠,下楼见人了。”妈妈推门进来打断了吴悠的思绪。

  “陈北鱼,老子辛苦两个多月的成果竟然要被你一个人独享,你看我……”

  “嘀嘀咕咕什么呢?”下楼的时候,妈妈问道。

  “咳,没什么~”

  虽然根据计划,黑白结界已经转换了有一周左右的时间了,但是吴悠还是适应不了这个只有黑白的世界,因为作为拥有高级网络舆论操控天赋的人,他能看到网上每一条动态的情绪色彩,愤怒的情绪是岩浆红,开心的情绪是孔雀绿,讽刺的情绪是咖喱黄,讨厌的情绪是墨汁黑。而动态中的语言包含的所有微妙的感情都能在颜色上体现出细微的差别而被他捕捉到,比如根据发帖人愤怒的程度,红的深浅也会相应地改变。他没有办法向别人解释他眼中的岩浆红,玫瑰红,辣椒红有什么区别,但是他自己能分辨得十分清楚。

  因此,只要再配上一点控号技巧和记者这一天赋带来的网络小作文撰写技巧,对于如何将网络舆论做到一边倒这件事他很在行。

  这两个多月里,他按照计划将所有的网络舆论都导向了天机的愚蠢和阴险,例如这篇小文章,从标题就可见一斑,《“天机”不死,结界不破》,吴悠在文章中痛批了天机在结界出现的黄金时间——两个月内的胡作为和无作为,包括愚蠢地辞退了陈仁礼这样的人才;恶意将锅甩给他人来背;对其自认定的天灾既没有做到精准预测也没能有效操控……小作文写的有理有据,深情并茂,打破了所有社交软件“最持久的热搜第一”的历史记录,之后又赶上黑白结界内外的转换,罢工停课潮也就进行地顺理成章的了。

  但是这不是他,比起出动出击,他更喜欢猎物自己跳进陷阱时带来的满足感和快感,他要像魔鬼一样,变身为传教士将烟草带到日本。所以在发表《“天机”不死,结界不破》之前,他和他的家教玩了一个“小游戏”。

  “吴悠啊,你怎么又不写我布置的作业呢?”家教无奈地问道。

  “太累了,不想做,中考都结束了,也不让我出去玩……”吴悠趴在桌上无精打采地说到。

  “虽然我很同情你,但是也只能是限于同情了。”

  “……唉,大学生活怎么样啊?”吴悠托着下巴,眨着星星眼,好奇地问道。

  “想知道啊,那就把我布置的作业做完我就告诉你。”

  “切。”

  作为名牌大学新闻媒体专业的大二学生,她教了不下十个具有记者天赋的初中生,只有吴悠是她见过的学习最快但是也最偷懒,好玩的学生。只不过她没有注意到眼前的这个小男孩属实是魔鬼的化身。

  “每天我上完课回去后你都在家干什么啊,我学校的课都比你多但是每天也没有你累。”家教将自己从小听到大的话不自觉地说了出来,内心有一种名校的学生才有的自豪感,但是马上又觉得很羞愧,因为她并不想变成她最讨厌的那种以己度人的家长。

  “我……你猜?”此时,吴悠的小眼神一转,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靓丽的女大学生,一个邪恶的心思在他心里酝酿着。

  家教没有意识她正一步一步地落入魔鬼的陷阱。大厅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地走着,仿佛是在给家教做最后的倒计时,庭院里的樟树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了一只乌鸦,嘶哑地啼叫着,不知是在提醒家教还是在做进食前的狂欢。

  “打游戏?”

  吴悠摇摇头,他强忍着笑意。

  “看动漫?”

  吴悠又摇摇头,他意识到这只待宰的兔子已经有一只脚落入了陷阱之中了,于是忍不住得意洋洋地笑了,但是这在家教看来,不过是小孩子好玩,得逞后的笑意。

  “那我不知道了。”

  “我可不能随便告诉你,要是等我妈回来你去告状,那我的屁股岂不是要开花了?……要不,给你三天时间,正好我妈三天后才回来。这三天,你可以随便猜,没有回答次数,如果你猜对了,我以后就什么作业都不落下,保证不耽误你跟我妈要红包,而且我还会用我的天赋为你做一件事……”

  小恶魔笑得很是邪恶,眼睛中一团地狱之火呼之欲出,额头上也隐约冒出了两个山羊一样的角,还有椅子后面那根细长的,带着倒刺的尾巴,以及一直萦绕在书房中的那声“你已经无处可逃了~”,一切都像是恶魔在即将捕食到猎物前的明目张胆的挑衅。

  “好啊,一言为定。”家教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赌约,然后感觉吴悠好像少说了点什么,于是补充道:“那我要是没猜对呢?”愚蠢的她不仅没察觉到周围的异样,甚至主动将自己灌上佐料装进盘子送到恶魔的面前。

  “如果没猜对的话……我就要造谣,毁了你的清白和声誉!”小恶魔一把抓起小兔子的耳朵,甩了甩,瞪大了眼盯着她看,随即又放肆大笑,将瑟瑟发抖的小兔子狠狠地扔进了满是白骨的地笼。

  直到这时候,家教才察觉到气氛的诡异,但是为时已晚。她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因为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吴悠不是在开玩笑,但是她还是装作冷静的样子,尬笑了一下,强装出笑容说到:“就凭你个小屁孩?你……”

  家教还没说完,吴悠就收起笑容,一脸狡黠地歪着头告诉家教:“约定就是约定,期限是三天,你可以下课了。”

  小恶魔殷勤的语调中含着讥讽,一边说着,一边还不忘装腔作势地对着即将出门的家教鞠了一躬。

  家教十分后悔为什么要答应这个赌约,随即心中又产生了疑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第六感。不过理智告诉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得防着点。当然了,最好的结果就是猜对他平时在家干嘛。但是如果真的如吴悠所言,猜错了的话,他真的会想出办法来污蔑她吗?

  就这样,家教三天三夜没有合眼,她一直在思索如何才能知道吴悠平时在家做什么,而且非常不凑巧的是唯一了解他的妈妈又在国外出差联系不上,那么又有谁会知道呢……

  终于,在三天期限即将结束的那天晚上,家教想到了一个计划。于是,在月亮升至头顶时分,家教通过庭院后门潜入了吴悠家,顺势来到了厨房,在进入之前,家教通过房间亮着的灯光判断此时吴悠应该正在自己的房间里。

  虽然没打算偷东西,但是一看到自己这小偷般的行径,心里不禁打起了退堂鼓,可是又害怕万一吴悠真的不择手段地污蔑她的话该如何是好呢。

  正当家教犹豫着要不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突然四周变暗了。虽然厨房本来也没开着灯,但是周围的亮光就是突然间暗了下来,只剩淡淡的月光照在厨房的窗户上,窗户的倒影又映在蹲在地上的家教脸上,家教像是带了一个只露出眼睛和鼻子的面罩,显得她更像个小偷了。

  生性胆小的家教这下更加不敢动了,为了避免来的时候因为心虚而慌到想上厕所,家教特意一整个下午都忍着没有喝水,但是偏偏尿意就来的这么突然。

  速战速决!憋着尿的家教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决定按计划进行。于是她脱了鞋,将鞋子抱在胸口,猫着腰,摸索着来到二楼,将楼道口的WiFi网线稍微往外拔了一点,然后迅速蹲到二楼大厅一个吴悠看不到的死角。

  不出一分钟,吴悠果然就走出了房门,来到楼梯口,检查了一下网线,将松掉的网线重新插了回去,然后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家教见计划可行,深呼吸了一口气,从兜里掏出绝缘手套和一把特制的剪刀,这把剪刀造成的切口会让人误以为东西是老鼠啃咬的。然后,家教将刚刚松过的那根网线从中间剪断,接着又迅速躲回了死角。

  很快,吴悠又走出了房门,不过这次他明显已经有一点脾气了,开门的声音都带着怒气。虽然家教蹲在死角看不到吴悠,但是她分明看到了吴悠在月光下的倒影,一个长着山羊角的、满身炸毛的黑影,越走越近。

  这个黑影走到楼梯口后,停了下来,听声音是在检查网线,沉静片刻后就听到一声怒吼:“该死的老鼠,竟然啃我的网线!你叫我怎么控制网络舆论!怎么当键盘侠!!!”

  吴悠拔掉断成两半的网线,将网线气愤地摔到墙上。正当他打算回房间准备等到第二天再说的时候,他听到二楼大厅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呲水声。

乌乌乌一啊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