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199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8 无忧(下)

  之后,家教就没有再在吴悠家出现了,连该拿的报酬也没拿,不过吴悠还是答应家教运用他的天赋写一篇对抗天机的小文章。但其实这篇文章,吴悠早就写好了,就是《“天机”不死,结界不破》,只是吴悠需要按照陈仁礼制定的计划等着黑白结界转换的时候再发表罢了。

  而且吴悠这个小恶魔其实早就知道家教非常仇恨天机,因为家教不喜欢当记者,她喜欢画画,可是她的天赋档案里偏偏没有画画这一条。

  吴悠从小就喜欢玩这种“小游戏”,这种只有胜没有败,这种看着猎物在自己手掌心四处逃串,这种能够掌控全局的“小游戏”!因此,两个月前他毫不犹豫地加入了陈仁礼的团队,一边看陈仁礼如何将天机玩弄于股掌之中,一边默默攒着将陈仁礼和陈北鱼也做成自己的牵线木偶的计划,等玩腻了就都把他们当柴火烧了……

  “吴悠,去叫人。”

  吴悠这样想着,他们已经走到了一楼。

  “终于,要和素未谋面的……”

  叮咚~就在这时,门铃响了,只见大门外有人喊道:“请问陈仁礼先生在家吗?有他的包裹!”

  屋内陷入了一片沉默,所有人都像被葵花点穴手给点住了一样一动不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坐着晋老师,陈北鱼,何培风和陈仁礼,再往门口走一点是一楼到二楼的旋转楼梯,楼梯口站着吴悠和吴悠的妈妈。

  所有人或转身或回头地看向门外。

  “怎么会有其他人知道我在这的?”陈仁礼心里泛起了嘀咕。

  为了防止快递员继续喊陈仁礼的名字,晋老师先给自己解了穴,他放下果盘,含着满嘴的水果说到:“呃~~~别急,我去看看。”

  说着,便小跑着出了门,签收了快递后,又拿着快递盒小跑着回到了大厅。

  吴悠的妈妈怕快递盒里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就让吴悠先回到二楼房间,自己也只在楼梯口远远地看着。

  吴悠慢慢悠悠地走上了楼,但是他没有回房间,他在二楼看到晋老师拿着快递盒回来,心里的小恶魔已经蠢蠢欲动了。

  这是一个半米长半米宽半米高的正方体盒子,盒子上印着“天机速递”,看来是从天机寄出的包裹。只有特别的任务才会以这种正方体的快递盒寄出,陈仁礼表示这个盒子即使是从天机寄出来的,那就说明天机已经知道陈仁礼在这了。

  发货人显示是匿名。

  再看一眼发货时间,两个月前就寄出了,日期正好是陈仁礼被开除的那天,也是陈仁礼准备开第二场新闻发布会的那天,看来还是个定时发货的快递,不一般,非常不一般。陈仁礼暗示何培风将大厅的阳领域重新变成蚂蚁般大小。

  然后,在重新变回一片黑白的大厅中,陈仁礼小心翼翼地划开封条,伸长了手臂,将身体远离快递盒,用剪刀尖缓缓地勾开了快递盒。

  “对~就是这样~打开它~”众人都听不见恶魔的低语,但是陈北鱼刹那间注意到二楼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看,他抬头看向二楼,这种被凝视的感觉又突然消失了。

  众人摒住呼吸看着被打开了一半的快递盒。盒子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陈仁礼示意众人不要轻举妄动,他自己先凑近看看。

  盒子里是一堆泡沫填充物,掏出一部分后,中间露出了一台笔记本电脑,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陈仁礼将笔记本拿出来背对着大家放在茶桌上,对晋老师说:“老油条,又轮到你了。”

  晋老师除了老师这条天赋外,还有一个逆天的天赋,就是黑客技术,吴悠之所以这两个月能在网上兴风作浪而不被查水表就是晋老师在提供技术支持。

  晋老师搓搓手,将电脑慢慢打开,在其他三人的注视下按下了开机按钮,然后开始了一顿操作。而吴悠的妈妈仍然在楼梯口张望着,焦急地等待着。

  几分钟过后,晋老师淡定地说到:“呃~~~没查到什么问题,就是要人脸识别通过才能解锁开机……既然是收件人是……”一边说着,晋老师又重新启动了程序。

  陈仁礼不等晋老师说完,就主动来到了电脑前。

  ……

  人脸识别失败,请重试。

  “怎么失败了?我不是收件人吗?”陈仁礼又试着解锁一次,还是失败。

  “难道天机比我们考虑的还要远?甚至两个月前就知道此时此刻这个房间里会有哪几个人?”陈仁礼心里不解地发问到。

  “换一个人试试啊~”恶魔的低语又出现了,陈北鱼这次一察觉到就迅速抬头看向二楼,但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为了谨慎起见,陈仁礼盖上了电脑,说到:“我觉得我们不要盲目尝试,现在正是非常关键的时刻,不能被敌人的节奏带着走。即使我们真的已经暴露了,那也不能让情况变得更糟!”于是,陈仁礼将电脑放回了快递盒。

  “啧……”

  “等一下,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陈北鱼伸出食指,向上指了指。

  其他三人疑惑地互相瞅了瞅,又往陈北鱼所指的二楼看了一下,都表示没有听到。

  这时候,楼梯口的妈妈好像明白了陈北鱼的意思,冲着二楼喊了一句:“吴悠,下楼!”

  吴悠什么都不怕,唯独怕他妈妈,若不是当时他妈妈出差了三天,他根本不敢和家教打赌。

  只见吴悠耷拉着脸下了楼,因为他的阴谋没有得逞——这个快递盒就是他寄出的,盒子是去回收站捡的,寄出时间是他前几天寄出时用从晋老师那儿偷学来的招数后改的,而笔记本其实只要陈北鱼识别一下就可以打开,打开后……

  “真小看了陈仁礼……”吴悠沮丧地暗暗吐槽到。

  陈北鱼刚刚就看到了这个女人的身影,但是因为快递盒的突然出现而来不及细想:“她是谁?吴悠又是谁?”

  吴悠从二楼走到楼下,低着头走进了大厅,陈北鱼歪着头想看清楚吴悠的脸。

  吴悠还在想如何才能让陈北鱼去笔记本电脑前识别一下,但是,他还是得先照顾好眼前的情况。于是,吴悠挤出笑容,缓缓地抬起了头,和陈北鱼打了一声招呼:“嗨,我素未谋面的哥哥,我是吴悠。”

  陈北鱼看到了一个和他长着一模一样的脸的人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再次震惊地说不出话,后退了好几步,直到被茶桌绊到,一屁股坐在了茶桌上,随即又马上狠狠地拍了好几下胸口才缓过来,他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惊喜”在等待着他。

乌乌乌一啊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