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199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9 无愁(上)

  “请问你们知道陈队去哪了吗?”李蒙德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推门进了隔离室,“没事没事了,找到了……唉,陈队长,刚刚怎么没看到你人?”

  就在几分钟前,陈仁礼和何培风简单地商量了一下对策后,何培风就重新将地球和所有人拉回了领域化状态中。

  “哦,上厕所去了……那个偷拍的人查清楚了吗?他拍到了多少东西?”

  “正要和您汇报这件事呢,他是从对面楼往这拍的,窃听器就安在我们这个门缝下面,但是他可真不是这块料啊,视频拍的模糊不清也就算了,窃听器里还都是呲呲啦啦的声音,根本就没有拍到或者录到什么有价值的内容。但是,他的实习证明是真的,后台也没有黑客入侵的痕迹……”李蒙德汇报完后,以优雅的丁字站姿等待陈仁礼的进一步提问。

  “谁指使的?招了吗?”

  “他不肯招,他的……嗯……”李蒙德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口。

  陈仁礼转头看了一眼李蒙德:“有话直说。”

  “我们查到他的实习资格是你推的……”

  陈仁礼摸了摸下巴,思考片刻后说到:“我去会会他。哦,对了,把何培风身上的电极收了,该放就放了吧。”

  “查清楚了?”

  “稍微有点头绪了,所以我接下来两天要外出调查,604房间的搜查工作交给你处理了。”

  “请问要派个小队跟着您吗?”

  “不用,我自有安排。”

  “哦,陈队长,还有一件事要报告给您……”李蒙德看陈仁礼急着要走,赶忙汇报。

  “刚刚岛上的不明领域消失了十来分钟,对吗?”

  “?……是……是的。您怎么……”李蒙德小小的眼睛流露出大大的疑惑。

  陈仁礼浅浅地微笑了一下,说到:“刚刚有人和我汇报过了。行了,这里交给你了。”

  李蒙德扑闪着疑惑的小眼睛:“这才过去十几分钟怎么就突然间变得神采奕奕的了?”

  陈仁礼一边往另一间隔离室走,一边心里嘀咕着:“我推的实习生?我今年就没有推过实习生啊,难道是……”

  走进隔离室后,陈仁礼通过余光看到这小子安分地坐在座位上,低着头,一声不吭的,于是便将计就计,坐在了他的对面,但是既不正眼看他,也不和他说话,只是默默地翻看着手里的资料。

  十分钟后,两人仍旧就这么沉默着,互相面对面坐着。这时候,陈仁礼的手机响了,“喂?李警官你到了!……好,我把这小子带下去交给你。”陈仁礼终于抬头瞥了他一眼,起身要拎他出去。

  这一瞥不要紧,给这小子吓得,连鼻涕带泪花直接把什么都招了:“陈队,我错了,是您儿子给我的……哦不,准确来说,是交换的。他……他说只要我把双人群岛三日游的票给他,他就有办法给我一个‘天机‘的实习生内推资格……我知道他是您儿子,觉得他真的有能力搞到所以才答应跟他交换的!我错了!……呜呜呜!”

  “那偷拍也是他让你干的?”

  “偷拍不是……”

  “老实交代,是谁让你偷拍的!”陈仁礼瞪大了眼睛,假装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

  “没谁,就是我自己想赚点外快,把拍到的东西卖给新闻社……真的!陈队长,我说的千真万确,您饶我这一次吧。出去后我绝对好好工作,重新做人!”

  陈仁礼看了他一眼,重新坐回座位上,用手指敲敲他的档案,说到:“宋杰……”

  “到!”宋杰刺溜地吸了下鼻涕。

  “22岁,本科毕业,天赋是……反侦察???”陈仁礼冷笑了一下,“哼,你这才刚毕业,反侦察的技能就全还给老师了?”

  “没有,谁让对方是庄斌庄大队长呢,我这小老鼠怎么反的过大老虎呢~”

  陈仁礼思索了片刻后,说到:“这样,我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如果你干的好,我可以让你转正,若是干不好……”

  “我,主动去自首!”宋杰抬起双手将手腕贴在一起做出被逮捕的姿势,一边又刺溜地吸了下鼻涕。

  陈仁礼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拿起桌上的小型摄像机准备走出隔离室。

  “陈队,我的摄……”

  “嗯?”

  “哦!您的~您的~”

  “跟我来。”

  陈仁礼开车带着宋杰来到了四季小区外的拐弯路口,“那个新开的超市……”

  “哦,我知道,我就是在那和您儿子换的……”

  “你闭嘴,听我说……我儿子在这家超市的熟食区做暑假兼职,你,去看着他,每天向我汇报一次他的动态,越详细越好。”

  “啊?监视您儿子?为什么啊?”

  “你看啊,他是不明领域的第一发现者,对吧。”

  宋杰点点头。

  “酒店停电期间,监控也不工作了,他说自己没去过604房间,但是黑灯瞎火的谁知道他到底进没进去过呢,对吧”

  宋杰挠挠额头,一下子恍然大悟:“唉!还真是哈!”

  “所以,谁知道这不明领域会不会就是他释放出来的呢?”

  宋杰竖起了大拇指:“您这是要大义灭亲啊?!”

  “别拍马屁,你就拿着你这摄像机,运用你的天赋,完成我交代给你的任务,明白了吗?”陈仁礼一边格式化摄像机的内存卡一边说到。

  “好的!陈队!那……要监视几天啊?”

  “别问,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那其他的第一发现者呢?”

  “别问,我自有安排。”

  说完,陈仁礼就把宋杰赶下了车。

  “哼,就这?”陈仁礼看着宋杰远去的背影不屑地说到。

  紧接着,陈仁礼去接了何培风上车,按照计划,两个人需要先去找几个帮手。

  “陈队,刚刚你电话里叫我李警官?什么意思?”何培风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道。

  “没什么,只是赶走了一只小老鼠。”

  “那我们接下来要去找谁当我们的帮手啊?……找……找鲲哥吗?”只要一提到陈北鱼,何培风就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不,我们要先在这再等一个人。”

  “谁啊?”

  “就是你说的那个抱着阿鲲大腿的人。”陈仁礼自信一笑,“有了他,我们找其他的帮手就可以事半功倍!”

  为了避免等人时车内的尴尬,何培风问了陈仁礼许多与陈北鱼相关的事情。比如陈仁礼之所以要给他儿子取名叫陈北鱼,就是希望他可以像庄子写的逍遥游中的大鹏一样展翅高飞,自由自由地,毫无拘束地生活。再比如陈北鱼喜欢吃糖醋里脊,蒜香牛蛙,芝士排骨等等。但是问着问着,两人的对话变得像是警察在审犯人一样……

  “身高!”

  “一米七五……”

  “体重!”

  “120到130之间浮动……”

  “穿多大的鞋!”

  “……41”

  ……

  之所以气氛变得如此奇怪是因为大部分的问题,陈仁礼都并不是非常了解,比如他只知道陈北鱼喜欢吃糖醋某某,某某牛蛙,芝士某某,但是某某到底是什么,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甚至连陈北鱼穿多大的鞋都是陈仁礼连蒙带猜、稀里糊涂回答的……反观何培风,有一条是一条,在手机上记了一页又一页的笔记。

  陈仁礼冒了一脸的虚汗,咬了咬嘴唇,心里着急地催道:“这该死的小庄怎么还不来啊……幸好何培风没有盯着我问,否则肯定就露破绽了……”

  终于,陈仁礼看到不远处跑来的庄志达,放心地呼了一口气,“救星总算来了!”

  庄志达上车后,陈仁礼给两人互相做了介绍,“这是救……啊,不是,这是庄志达,我们都叫他小庄……这是何培风。你们同龄,还考上了同一所高中,以后你们就是校友了。”

  “叫我小何就好。”

  “小何你好……那个,陈叔,你叫我来干啥啊?我知道的都跟天机说过了,我……”庄志达面露难色,虽然知道“天机”审人非常有一套,但是只要亲身经历过一次又插电极又打镇静剂的审问流程,就没有人想再被天机抓去审问一次了。

  “不是去天机,你放心吧,我们是来找你帮忙的。”

  “帮忙……帮啥忙?”

  “我们……”

  何培风打算接过话茬,但是被陈仁礼打断,“准确来说,是帮阿鲲……但是为了证明你是真心帮阿鲲的,你需要用你的天赋先帮我们一个忙。”

  “哦!帮阿鲲啊,那绝对没问题!”庄志达瞬间松了口气,随后又马上拍拍胸脯,“上刀山,下火海,翻油锅,我……”

  “你都行?”

  “……我都不行……不过啊,关于阿鲲,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儿!”庄志达又挺起胸膛硬气起来。

  “真的?”何培风挑高了一边的眉毛,疑惑地问道。

  “那还能有假!”

  “快问快答!鲲哥最喜欢吃的三道菜!”

  “糖醋排骨!爆炒牛蛙!芝士披萨!”回答完后庄志达一脸神气地看着两人。

  何培风盯着手机里的笔记,疑惑地“啊?”了一声。

  “怎么?不信啊?上个月我们还一起去瓦达瓜叉吃了这三道菜呢,都是阿鲲亲自点的……”说着,庄志达就翻出了手机里的电子订单。

  “那……身高?”

  “179.6,多一厘米少一厘米我剃头来见!”

  “……体重?”

  “前不久来我家玩的时候测的,135!”

  “额……那鞋码?”

  “休闲鞋42,运动鞋43,我俩一样,经常换着穿,嘻嘻嘻~”

  何培风尴尬地看了眼陈仁礼,发现陈仁礼拿着餐巾纸哈了一口气,再伸出窗外去擦后视镜,假装没听到两人的对话。

  “……”

  “……”

  “怎么了,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庄志达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小心翼翼地问道。

  何培风见状加了庄志达的联系方式便不再多说话了。

  “那,陈叔,你说我要用天赋帮忙,具体怎么帮?”

  陈仁礼这才想起来正事:“哦,对。阿鲲没有天赋这件事你知道吧,我们要查清楚天机测算天赋的过程,看看到底是测算阿鲲的时候出错了,还是阿鲲真的没有所谓的天赋。但是在此之前我们需要组建一个团队,你要用你的表演天赋帮我们招揽两个强力帮手。”

  “好的呀!那是谁呢?”

  “阿鲲的妈妈,吴绸。”

  “啊?”何培风和庄志达两人异口同声地发出了疑惑。

  “为什么找阿鲲的妈妈帮忙要这么麻烦?”何培风问道。

  陈仁礼没有回答。

  “还别说,我和阿鲲小学就认识了,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他妈妈或者听过有关他妈妈的事情。”

  “那……”两人看向了陈仁礼。

  陈仁礼一边发动车子往锦湖市开,一边回忆道……

  我和吴绸第一次邂逅就是在“天机”,我们作为优秀毕业生被“天机”选来当实习生,我在探查部,她在新闻部。我们一见钟情,然后一年内结婚生子,紧接着意见不合,最后离婚,故事结束。

  “啊?”何培风和庄志达两人又一次异口同声地发出了疑惑,只不过声音小了许多。

  “那……”

  “那什么那,大人的事小孩少管。坐好,上高速了。”陈仁礼不愿陷入回忆,草草应付了两句。在高速路上,陈仁礼特意减慢速度开了一段路。

  这一路上,交代完一会儿要庄志达表演的内容后,车内就陷入了一阵异常尴尬的死静之中……

乌乌乌一啊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