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199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10 无愁(中)

  下了高速后,周围的风景一下子开阔了。田野间有老师带着一群小学生写生,画的是远处极具风格的、形态各异的房子。周边的围墙还有人在涂鸦,画的是一些名胜古迹或者老派的车,看风格,大概是复古风吧。再往前开一点,就是一个艺术品集市,集市内有几十个摊位,大多都是卖自己收藏或者自己创作的艺术作品的,有精致的镂空木雕,纸与布相结合的挂画,别致无二的金属饰品等等,应有尽有。不仅卖的人多,买的人更多,旁边的停车场根本不够停的,大家都只能随意地停在路边,生怕晚到一步中意的物件就被别人买走。

  要不是有正事,何培风也想进去凑个热闹。“这是什么地方啊,怎么这么热闹?”何培风好奇地问道。

  “这是个艺术小镇,现在正值小镇举办一年一度的艺术品集市。”陈仁礼嘴上冷淡地回应着,但是每次经过这的时候他都会回想起曾经和吴绸来逛艺术品集市的画面……

  那天是周末,天气和今天差不多,太阳当空却不觉得闷热,陈仁礼也是这样开着车从环玉市载着吴绸来逛艺术品集市。网上说如果一个人对某一段记忆印象特别深刻的话,那么今后他再回忆起这个片段的时候,鼻子也会跟着闻到当时的味道。在陈仁礼看来,这是真的。因为尽管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吴绸发梢上那股淡淡的桂花香夹杂着田野间的麦苗飘来的清香还是会在这个时候再一次被陈仁礼嗅到。

  当时还没有这么大的集市,也没有这么正规,所有卖家都是开着小摩托来到路边,打开后备箱将装在后备箱里的艺术品展示出来,供买家挑选,因为一旦城管来了,大家就可以迅速关上后备箱,疾驰而去。

  “阿礼,你看这个相框,透明干净。”吴绸小心地拿起一个相框,招呼陈仁礼来看。

  陈仁礼没有说话,点点头表示肯定,但是他根本就没有瞧相框一眼,小心思全在吴绸身上呢。

  “姑娘,你眼光真好,这相框独一份,我自己亲手做的,做了百来次就成功了一次。要不是我的天赋是工艺玻璃,千来次、万来次都不一定能做的出来呢!”小贩得意地介绍着,一边摆弄着其他的玻璃工艺品。

  “百来次就做成一个,你这天赋还不如没有呢!“陈仁礼嘲笑道。

  吴绸用胳膊肘戳了他一下,叫他不要乱说话。

  “唉,此言差矣啊,我给你们看看这相框的神奇之处你们就知道为什么这么难做了。“说着,小贩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大小正好能塞进相框,接着他盖上后备箱,把相框放在后盖上。随着照片缓缓地嵌入相册,在阳光的照射下,后盖板上也映出一张一模一样的照片。

  “唉!真神奇了!”吴绸微微俯下身欣喜地看着眼前的相框。

  小贩撇着嘴,表情更得意了。

  这时候一阵微风吹过,吴绸的一缕长发从后背拂到了身前,盖住了耳朵和脸颊,她用手轻轻地把这一缕长发拨到了耳后,同时也拨动了陈仁礼的心。

  陈仁礼咽了下口水,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淡黄色长裙的女孩,心里连他们以后生的儿子叫什么都想好了,“就叫陈北鱼,叫陈悠也不错啊。那就……要是男孩的话就叫陈北鱼,好养活,要是女孩就叫陈悠,优雅~”

  “唉,你觉得怎么样~”吴绸看起来对这个相框很满意,爱不释手。

  “嗯~我也觉得这两个名字蛮不错的~”陈仁礼一边傻笑着,一边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

  “名字?什么名字?”吴绸扑闪着大眼睛疑惑地问道。

  “哦,没什么~那什么……这个相框多少钱?”陈仁礼回过神来后问小贩。

  不管多少钱陈仁礼都会买给她的,但是无论多少钱陈仁礼都不会让吴绸把它带走。

  “凭什么不让我带走!当初是我看上这个相框才买回来的!”吴绸瞪大了眼,愤怒地问陈仁礼。

  “就凭当时是我付的钱!”陈仁礼毫不客气地回应道。

  “好,行,你付的钱……”说着,吴绸走进卧室拿出钱包冲到陈仁礼面前,把几张百元大钞摔在地上,“够不够!够不够!!够不够!!!”

  说完,吴绸就要从陈仁礼的手中拿走相框,但是拽了好几下也没能抢到手,最后用力一掰扯不小心脱了手倒在了地上。

  “呜呜呜……”

  淡淡的桂花香没有变,只是散了。

  “陈叔,绿灯了。”庄志达提醒陈仁礼,他才从刚刚的回忆里跳出来。

  “我们去买点桂花糕吧,去人家里不能空手去。”陈仁礼知道吴绸以前最喜欢吃桂花糕,还必须是狐狸斋的桂花糕,于是一行人就去狐狸斋精挑细选了一个大礼盒,还买了一大束黄玫瑰。陈仁礼本来不想买花的,总觉得怪怪的。但是庄志达和何培风都强烈建议一定要买,他们看出了陈仁礼心里其实也很想买,就是给他一个台阶下。店家包花的时候,陈仁礼让两人在花店里等着,他自己则去了不远处的手机商店买了一个最新款的手机。

  上了车又开了十来分钟,一行人终于到达吴绸家了,站在门外,何培风捧着花,庄志达拿着糕点,陈仁礼一手揣着手机袋一手按响了门铃。

  一个带着浓重口音的男人一边问着“谁啊?”,一边开了门。只见一个满脸胡渣,大腹便便,上半身赤裸,下半身只穿了一件短裤,手里还啃着鸡爪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了三人面前。何培风和庄志达看了一眼开门的男人,深吸了一口气,拧着五官面面相觑。而陈仁礼倒是十分淡定,他问道:“大哥,请问吴绸是住在这里吗?”

  “不是!不是!不是!……”三人的内心都无比憧憬能听到这个回答。

  “哎呀,你们找吴绸啊!……”三人的心脏都吊到了嗓子眼,“她早不住这了,她租给我已经有小半年了。”

  “呼~”三人同时呼了一口气。

  “她住哪啊?那我上哪知道去,你们要不问问对门……”

  三人礼貌道谢后走下了楼。

  “陈叔,你不知道她搬家了啊?”

  “我上哪知道去。”陈仁礼学着那个男人的口音回答道。三人听着陈仁礼蹩脚的口音,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在三人坐回车上,打算另想办法的时候,有一个人从车边经过,陈仁礼闻到了熟悉的淡淡桂花香,这股香味不似狐狸斋的桂花糕那样甜腻,也不像桂花树那般浓烈。陈仁礼非常确信这一定就是……

  “唉,是鲲哥唉!你们快看!“何培风指着窗外说道,一边手指搭在车窗键上想按又不敢按。

  “唉?阿鲲今天不是在超市做兼职吗?怎么也来锦湖市了?”小庄疑惑地问道。

  陈仁礼深呼一口气,开了车门,下了车,庄志达和何培风带着一脸疑惑的表情也跟着一起下了车。

  闻声回头的是一对母子,女人穿着点缀着桂花的黑色修身碎花裙,脚上是十几厘高的黑色高跟鞋,头上带着编织遮阳帽,嘴上的口红鲜艳地恰到好处,手里还提着乳白色的高级手工桶包,她身边跟着的男生,手里也拿着狐狸斋的糕点,和陈北鱼长得一模一样,几乎看不出差别,可是在庄志达看来,眼前这个陈北鱼除了长相哪哪都不像陈北鱼。

  五人就这么互相对视着。庄志达见状拉了一下陈仁礼的衣袖,陈仁礼这才回过神,挤出笑容,开口说到:“嗨,好久不见。”

  女人摘下方形的大号太阳眼镜,面无表情,轻轻地甩了一下大波浪,敷衍地“嗯”了一声,似乎在等陈仁礼的下一句。

  “哦,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何培风,这是庄志达,他们是阿鲲的朋友……这是吴绸,这是吴悠,阿鲲的双胞胎弟弟。”

  “双胞胎弟弟?”何培风和庄志达两人都忍不住大声重复了这一句。

乌乌乌一啊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