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199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11 无愁(下)

  “嗨,你们好~”吴悠大方地向两人打招呼。

  “你也不知道鲲哥有一个双胞胎弟弟?”何培风看着一脸吃惊的庄志达,小声地问道。

  庄志达摇摇头:“我还真不知道。”其实刚刚看到的时候庄志达就猜到了,但还是遭不住一惊,不过他确信这一定不是陈北鱼,因为陈北鱼从不会这么热情地主动打招呼。

  “有什么事回家再说吧。”吴绸高傲地瞥了对面三人一眼,“我们已经不住这了,你开车跟在后面吧。”

  三人重新上车,何培风和庄志达的心中都有无数的疑惑,但是两人都互相挤眉弄眼让对方先发问。但是很快,车就停下来了。

  “到了。小庄,一会儿要怎么表演,你想好了吧。”陈仁礼回头看到两人在推来搡去,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哦!陈叔,你放心,我都准备好了!”庄志达自信地说到。

  接着,他们继续开车跟着吴绸的车进了“心悦小区”,小区的门口有一块大理石,大理石上用草书刻着“心悦小区”四个大字,还用朱红色的颜料涂上了颜色,配合着字体,非常得洒脱。不过和环玉市的大部分小区不同的是,这个小区周围没有一家商户,哪怕是正门口也少有人经过。

  吴绸开进去前和保安说了几句话,然后陈仁礼也跟着开进了地下停车场。

  下了车,吴绸和陈仁礼安静地走在前面,三个孩子走在后面嬉笑着打打闹闹。

  “吴悠,你知道你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吗?”何培风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知道,我还见过照片呢~”

  “看啥照片,你们俩不长得一样的吗?”何培风心里吐槽到。

  何培风刚想接着问,就被庄志达打断:“唉,说好一人问一个问题的。轮到我了,那个什么……吴悠,你的天赋是什么?”

  “我有两个天赋,一个是记者,一个是网络舆论操控。”

  “哦~”庄志达和何培风默契地对视了一眼,果然和在车上时,陈仁礼说的一样,但是三人要招揽的帮手不仅仅是吴悠,更重要是要说服现在正走在两人前面的吴绸也加入到团队中。

  一行人走到了小区的深处,停在了一间独栋大别墅门前。有一个男人戴着白色的棒球帽,穿着一身运动装和运动鞋,正蹲在门前,端详着门口的盆栽,看到有人停在自己身边,便抬头一看,说到:“回来啦。”

  庄志达和何培风都瞪大了眼睛,心里同时想着:“这是吴绸的老公?在车上的时候陈仁礼怎么没说?”

  “吴悠,先带客人进去。”吴绸头也不回地一声令下,吴悠就乖乖地开了大门带着三人穿过院落进了家门,只留下那个男人和吴绸在大门外交谈。

  “这是谁啊?”没等庄志达和何培风开口,陈仁礼先发问道。

  “这是房东,我们租了他的房子,今天应该是来收租的吧。”

  “哦~”陈仁礼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轻松。

  “他叫什么名字?我怎么感觉有点眼熟?”陈仁礼追问道。

  “他姓晋,叫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吴悠带他们来到大厅,招呼他们随便坐,而他则去厨房准备茶水。

  “晋?……晋?……”陈仁礼回头看了一眼外面的男人,“哦!老油条!”

  说着,便重新穿鞋跑了出去,正巧那个男人和吴绸聊完正准备离开。

  “等一下!老油条!”那个男人好久没听见有人这么称呼他了,回头一看,歪着头一想:“嘿!这不是老A吗!好久不见……”

  吴绸站在玄关看着两人在大门外寒暄,过了一会儿后,两人留了联系方式便互相道别了。

  进门前,吴绸问道:“怎么?你们认识?”

  “哦,高中同学。”

  “是吗?怎么从没有听你说过。“

  陈仁礼没回答,重新穿了拖鞋走进大厅。大厅精致的装修让来拜访的三人都着实吃了一惊。

  看吴绸也走进大厅了,何培风把花束递了上去,笑着说到:“吴阿姨,这是陈队送给你的花~”

  “嗯,放着吧。”吴绸看都没看一眼,冷漠地从何培风身边走过坐在了三人对面的沙发上。

  这时候,庄志达知道属于自己的表演时刻到了,拿着在狐狸斋挑选的礼盒,放在了吴绸面前,说:“吴阿姨,陈叔说你最喜欢吃狐狸斋的桂花糕,我们特意给你挑选的,你尝尝~特别的好吃~”说着,便打开了礼盒。

  “就那样吧,吃多了也腻,放着吧。”吴绸头往后一仰,靠在了沙发上,然后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气,再将手轻轻地搭在了扶手上。

  庄志达吃了个闭门羹,心里想:“这不就是女版陈北鱼吗?怎么阿鲲从小就没见过他妈,但是性格和他妈倒是一模一样……”他把眼前这个女人当成陈北鱼一样殷勤地恭维着,还没说两句,就被吴绸打断了。

  “陈仁礼,你跟我来一下。”随后便走进了另一边的书房。

  虽然两人进了书房后关上了门,但是没过一会儿,两人争吵的声音就传到了大厅。

  “陈仁礼,我们是怎么约法三章的啊!不是说好不打扰对方的生活的吗?”

  “这次事发有因……”

  “哪次不是事发有因啊,一会儿你儿子生病了,一会儿你儿子被人欺负了……”

  “什么你儿子,我儿子,他们两个都是我们的儿子。”

  “你少跟我在这玩文字游戏,有屁快放,放完就滚。”

  陈仁礼将从何培风那了解到的事情以及未来的计划告诉了吴绸。

  又过了一会,两人从书房出来,大厅里三个孩子已经哭的泣不成声了。

  “怎么了?怎么了?”吴绸和陈仁礼着急地问道。

  吴悠一边哭一边说:“阿鲲太惨了!呜呜呜……所有人都有天赋就他没天赋,他这些年该受多少苦啊!呜呜呜啊……”但实际上,吴悠的内心根本不是这么想的。

  庄志达一边装模作样地哭着一边给陈仁礼使眼色,还比了一个ok的手势。

  陈仁礼抿着嘴巴点点头,忍住不笑出声。

  “啊!呜呜呜!……”另一边的何培风哭得比吴悠还起劲儿,“我鲲哥太惨了!呜呜呜!……”陈仁礼看何培风不像装的,赶紧安慰起何培风来。

  冷静下来后,吴悠抽泣着对吴绸说:“妈,我们一定要帮阿鲲……帮他找到天机测算天赋的完整过程!他一定是被冤枉的!”

  吴绸想了一会儿,冷静地问陈仁礼:“你对天机还是和曾经一样的看法吗?”

  陈仁礼毫无犹豫地回答到:“是的。我仍然认为天机没有存在的必要。即使这几十年来,天机为每个人都测算出了准确的天赋,每个人都以此为生,在各自的领域做出了最饱和的贡献,但是社会阶层也因此被严重地固化了。”

  “可是社会的每一次变革不都要有人流血、流汗吗?哪有什么完美的制度,怎么可能做到人人受益,你心里的乌托邦以前不会有,天机不存在的话以后更不会有!”

  “我要的不是乌托邦的世界,而是一个相对自由的世界。每个人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自己想从事的工作,而不是和机器人一样,一生下来就被规定今后必须,并且只能从事他被赋予的工作。天机不倒,人人自危!……而且,你又如何能证明天机今后会想出办法消除如今不同阶级之间的矛盾。”

  “我是不能证明,但是我知道如果没有天机,我们国家不会在短短三十年间就变得如此强盛,其他国家也肯定会想尽办法僭越我们的国土。”

  “我倒是不希望我们国家发展地这么快。过犹不及你懂吗?爬的太快,太高,一定会从内部开始瓦解,最后就是人不攻己,己自败。”

  “那你还在天机工作?”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行了,我也不想跟你争了。我们曾经就是因为每天都在争论天机的对错所以才离的婚,现在即使你能说服我,我也不会帮你对抗天机的,你们走吧。”

  “妈……”吴悠装着哭腔恳求吴绸能帮助他们。

  “闭嘴,大人的事情小孩少管。”

  “吴阿姨,我们不是要你帮我们对抗天机,而是帮阿鲲找到真相。”庄志达擦了擦眼泪,接着说到,“你真的不好奇为什么这几十年来就阿鲲一个人没有天赋吗?但是他的双胞胎弟弟却有天赋,你不觉得天机有可能隐藏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真相吗?你就一点儿也不在乎阿鲲吗?”

  吴绸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要说她不关心陈北鱼是决然不可能的,几乎每个星期她都会去一次陈北鱼的学校,看着陈北鱼放学,跟在他后面护送着他回家。陈北鱼被人欺负了,她会运用自己的天赋在媒体上大肆宣扬杜绝校园霸凌,并且逼得那些欺负他的人登门道歉。陈北鱼生病了,她会在门口默默地留下药,然后立马转身就走,生怕自己忍不住敲门。陈北鱼每年生日,还会收到一份匿名的礼物,而这份礼物,总会是他当时最想要的,陈北鱼一直都认为是陈仁礼给他的惊喜,但其实只有陈仁礼心里清楚礼物是谁送的,而他始终没有戳破。如果说陈仁礼和庄志达是在陈北鱼身边明着保护他的人,那吴绸就是唯一那个在暗中默默呵护陈北鱼长大的人了。

  “……好吧。要我帮你们也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

  无论什么条件,陈仁礼都会答应的。不仅是为了陈北鱼,更是因为她是吴绸。

乌乌乌一啊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