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间泪:第一地球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电子脑(二)

  【疏散中,核心区】

  帕米尔·丽尔逊和鲍勃·格里高利在三小时前被派来核心区803号室维修设施。

  前一秒他们还在抱怨这破地方还有哪是不坏的,下一秒,警戒灯就幽幽地发出红光,加厚的重大事故紧急保护安全门立即合上,这是Emma公司的应急封锁机制(常见的触发指令就是紧急疏散所有人员),只有有护卫军身份的生物才能来救援,但救援的时间并不固定。这现象当然不只是在803这一个室发生,但眼下,只有帕米尔和鲍勃被关在了核心区中这六十立方米的“破地方”里,无法通过正常方法逃离。

  这两个大男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半靠墙并排坐着。

  “所以按照往常的时间来看,护卫军到这里要……13个小时。”帕米尔说。

  “哦太好了,等他们过来时,会看到两具被闷死的尸体,生前拿着两把劣质修理锤凿击了安全门九千八百五十二下。”

  “不至于闷死吧,那不是有个通风口吗?”

  鲍勃像看智障一样看向帕米尔:“所以通风口后面的应急加厚钢板在你眼中是隐形的,对吗?”他甚至把通风板拆了下来。

  帕米尔貌似饶有兴趣地观察了一会那个凹下去的宽七十公分的小洞,然后默默低下头,没有再说什么。

  沉默持续了四十分钟,安全门上的观察孔终于供应不足他们两人呼吸需要的空气了(其实那个孔也是密闭的,只不过有一层小分子滤膜),两人都开始感到呼吸有些困难,鲍勃则开始躁动不安。

  “我说,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即使死去我们也要英雄般的死去,而不是在这里苟且着等死!”鲍勃忽然跳起来,慷慨愤概地说。

  “嚯,金句。”帕米尔把手递给了鲍勃,后者拉他站了起来。

  核心区有852间核心室,位于地下6500米至5500米,共两层。下层以JasarOS已宕机的主机为圆心,核心室由小至大呈圆形扩散分布,上层则是以相同大小的大室矩形分布。

  帕米尔和鲍勃所在的803号室离主机较近,占地面积较小,属于最基本的行政类室(不同于行政区,这里的行政类室主管运转核心主机的政策决议),设施比较简单,人员缺少的现在,帕米尔和鲍勃这两个没什么事做的理论物理学家和技术顾问就被派来维修这些没什么用的设施了。

  虽然设施简单,但这里堆放的物品还是比较多的。

  按空间大小来说,这间行政室只分配到了一位工作人员。而且按常识来说,这位工作人员绝对邋遢没边了。

  除了工作桌和工作呈交柜旁堆放有序的十几个纸箱子,乍一看行政室内部貌似没什么问题,但当鲍勃打开墙角的储物柜,迎面呈现的景象还是让他震惊了。

  这里面全是垃圾!

  三个隔板,总共把储物柜分成四层。第一层,全是揉成一团的废纸,有些是胡乱的涂画,有些是废弃的报告,而另一类,其上粘的物质使鲍勃和帕米尔都感到恶心,但又说不出是什么,明明像墨水一样但却带着胶状物的性质。

  第二层,全部是食物类,几个苹果的霉菌已经斑驳了整个隔层,生活区生产的特制零食无论是否食用完都一股脑塞满在隔层,哪怕只是有一片塑料纸被碰掉整个垃圾堆也会轰然滚落。

  第三层,扔着一堆……坏掉的游戏机。还有在储物柜里的东西能比这些更奇怪吗?品牌几乎都是任天堂的(有两个是雅达利的),价格昂贵。而且猛一看都是完好的,但细看却每一个都缺少些必要零件。

  第四层,有一堆电灯泡(他们疑惑地抬头看了看陈旧的伪板白炽灯),全都是平常家用的,以及一串LED小彩灯(圣诞树专用?)。

  不仅邋遢还奇怪,这是他们俩对这工作人员的一致评价。

  “天呐,如果老板发现了这人的行为,那他一定会宰了这人。”鲍勃厌恶地说。

  “好,那么只能再翻翻那些纸箱了,希望有遗漏下来的出逃卡,那样我们起码能在外面等待救援。”

  “希望……反正饿了别让我吃那柜子里的东西。”说完他还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一眼。

  可纸箱却还是让他们失望了。它们里面大部分装着的都是和储物柜不尽相同的东西,并且更加奇怪,涉及更个方面,比如天文望远镜,电缆,麻醉剂,钏管,松叶标本,橡胶,金矿,软木塞,每打开一个纸箱,物品就又一次出乎意料。

  他们俩又一次地并排坐在了墙边。

  “我不该报太多期望的,邋遢鬼不值得我信任。”鲍勃依然没有放下偏见。

  而帕米尔在休息了一会儿后,爬起来继续去开纸箱了。

  “嘿帕米尔,还是不甘心吗?没用了,上帝让我们死我们是无法回避的,别伤害上帝的颜面。”鲍勃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下了,并且拉了一个枕头过来。

  这里甚至还有枕头!

  “我知道,我知道……也许我是在无用功,也许是徒劳,但是……嘿,你知道嘛,我就是想开箱子。路标,没用;纸巾,没用;花,没用。好,下一个箱子,电钻,没……”

  等帕米尔把电钻扔到旁边后一两秒,他才反应过来他到底做了什么。

  “我勒个老天!”

  他抓起电钻,然后反反复复确认了这是真的电钻,并且像新的一样。这时他才发现,每个奇怪的物品都被这位工作人员贴上了一个极小的纸条——写着“备用”。

  帕米尔激动到说不出话来,他没注意被自己踩到的鲍勃开始嗷嗷叫,爬到电源插口旁,接上电,试用了电钻后,将其对准了通风口。

  几分钟后,钢板被钻出一个大孔,空气贪婪地涌入,带起一阵气流,在一旁急切等待的鲍勃也贪婪且夸张地大口呼吸净化过的空气。

  帕米尔扔下电钻,流畅地转身,然后又一次靠墙坐下。

  “感谢上帝,感谢丽尔逊家的人,感谢……感谢邋遢且有准备的人,感谢一切……”鲍勃不断地道着谢,不知是不是确实有些缺氧,帕米尔竟然感到很正常。

  “别感谢了,鲍勃,”帕米尔又站起身,“我准备做些疯事,你来不来?”

  “什么疯事?”

  帕米尔没回应,而是自顾自地拿起电钻,再一次开始钻钢板。

  因为钢板是从应急槽中弹出来的,所以支撑只有一面,电钻很快把那一面钻出几个洞,帕米尔拿修理锤狠狠敲了几下,终于把钢板弄弯,再把所有支撑点钻掉,钢板倾斜着卡在了通风管,最后他用修理锤的一端,奋力把钢板勾了出来。

  “这,”帕米尔喘着粗气说,“就是我说的疯事。”

  “……是什么?”鲍勃依然没明白。

  “从通风管道逃出去。”帕米尔耐心地解释。

  “什么?不,不!不可能!你绝对是疯了!这……这实在是太疯了!”

  可帕米尔却没听他说的,径自搬来了工作台,然后搭了几个结实的纸箱,正好可以让他站在上面几乎看见通风管拐弯处。

  他奋力一跃,手搭在了那个拐弯,然后做了个引体向上,鲍勃看见他慢慢消失在了那里。

  “嘿,鲍勃!这比我想象的要宽敞的多啊!但是……额,我趴在这里不太好转身,我得尝试站起来一点,哦,就是蹲下,这不太容易……嗷!没事,我只是磕到头了,我现在要转身了,看起来不容易但是我会试试……额,啊,成功了,鲍勃!”帕米尔不同于平常地啰嗦,甚至使大话唠鲍勃有些厌烦。

  “嘿,鲍勃!”

  鲍勃再次抬头看,帕米尔已经从拐弯伸出一个头,并挥挥手冲他喊着。

  “你……你别指望我会上去!这里到行政区得爬多长路你知道吗!”鲍勃冲他大喊,声音有些颤抖。

  “快点的!”

  “等等……可是,为什么非要爬通风管?为什么不等护卫军来救援呢?”

  “我走了啊。”

  “你!你……你真狠。”鲍勃登上工作台上的纸箱,帕米尔把他拉了上去。

  “听好了,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饶不了你。”鲍勃恶狠狠地说。

  艾玛研究坑的每个区域间有迂回但很少垂直向上的通风管道。从一个区域爬向另一个区域并不是什么难事,只需确保有足够的耐心……和应对突发事件的胆魄(正常且安全的情况下,没人会爬通风管道)。

  鲍勃和帕米尔是幸运的,在他们离开一小时后,在行政区稍作休息时,詹姆斯-电子脑对艾玛的攻击开始了,没有任何征兆地,核心区二层全部轰然倒塌,抹杀掉了还在等待救援的几千人的性命以及被压在最深层的艾玛几十年的研究成果。

  核心区供电失效。

  备用电源开启,预计维持40年至2023。

  【疏散中,行政区】

  爬完了总程两公里的核心区-行政区通风管道,帕米尔和鲍勃相继从行政区的地面探出头来。

  与核心区完全不同,行政区更像是一栋地下办公楼。因为主要塞的是人,所以分成102层,每层平均高三米,布局相较核心区也更复杂。此时备用灯的电源比往日昏暗许多。

  “帕米尔,老天呐,我得感谢你,如果没有跟你走,我会被砸死在那……”鲍勃抖了抖身上的灰尘说。

  “你永远得相信麻省理工的人,嘿,对了!我以后要以我的名字命名一只玄学神兽!”帕米尔将通风口盖了回去。

  “他吗的,这些人非要在临近出口设那么多通风口,否则我们早就一条路通上来了。”

  然后,鲍勃恶狠狠地朝钢制的一面墙壁踢了一脚,转身准备走人。

  可帕米尔很快拉住了他:“听,鲍勃!”

  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传来两个人交谈的声音。

  “……所以這裡到底是出什麼問題了嘛,怎麼光顧著讓我們疏散啊。”

  “就是啊,核心區都爆炸了,肯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情才不告訴我們的。誒你說會不會是袈裟肉絲發瘋了啦,她可是掌管著誒媽整個電力系統的喔。”

  “開玩笑,怎麼可能嘛,天塌下來肉絲姐也不會發瘋的。”

  “那……有沒有可能是因為那個什麼電子腦喔?說不定是祂發瘋才要搞毀掉誒媽的。”

  “嗯……有這種可能喔……不過我們現在最好還是等護衛軍到來吧,如果真的是電子腦發瘋了這里到處肯定都不安全。”

  这是一种鲍勃和帕米尔都听不懂的语言,他们盲猜是希腊语。

  “我好像听到他们说……JasarOS?跟她有什么关系吗?”

  “不知道,对了鲍勃,我们貌似直到现在也没搞清楚为什么要被疏散。”

  鲍勃回过头来:“所以你认为可能是什么?”

  “不知道,但我唯一知道的是实验区最近的一场实验是……电子脑实验。”

  “哦,对,那个!我是那个实验的主工程师之一!”鲍勃完全没抓住要点。

  “啧,哎。”帕米尔无奈地叹了口气,“来吧鲍勃,我们来好好分析分析。”他坐在了地上,顺便把鲍勃也拉在地下。

  “两个月前,詹姆斯先生关停了地面工作区域和上层高级区的部分供应,对吧?”

  “嗯。”

  “在那之后,他开始小规模裁员并且开始拖欠薪水,接着又停止了外来新闻进入。”

  “从那时起,我记得所有人都说他变得神神叨叨并且有些癫狂了,额……好像还一直把自己锁在实验室里。”鲍勃接上了一些。

  “很好,然后他意义不明地组织了罢工运动,间接裁掉了一些员工。”

  “而且他还在广播上一直重复播放着:‘我没钱了’,真是烦人。”

  “对,这时,我开始怀疑他有些精神失常了。”

  “简直多此一言,整天逼迫自己工作十八个小时谁都会疯的。”鲍勃似乎讽刺到了些什么。

  “也许吧。但我更觉得是他给自己施加的压力使他精神失常了。”

  “什么压力?”

  “为人类造福的压力。还记得我们刚进来时他的公开演讲吗?他说他对造福人类和不断创新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并且希望我们也这样。

  “正是因为他对成功的渴望、造福人类的信念以及其他种种因素的影响,他才会精神失常,而且我有理由怀疑他还嗑药。”

  “可怕。可是这和核心区的爆炸有什么关系?”

  “电子脑是他最重视的实验品,也是他信念的产物,他希望电子脑可以实现人类的二次进化。”

  “接着呢?”

  “也许他在不为人知的时候修改了电子脑的参数什么的,使其变得偏执……偏激,让它更好地造福人类,没想却产生了相反的效果,它开始攻击Emma。”

  “可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啊,我在实验开始前的最后一天排到看守电子脑,在此之前没人跟我说过过有人进入看守室。”

  “那你自己呢?”

  “我自己?我……”

  鲍勃的眼神在几秒内发生了四次变化,由疑惑到惊奇,再到惊恐,最后是羞愧。

  “哦……对……那天,我……我不小心睡着了,可有什么声音惊醒了我,然后我看到詹姆斯先生轻手轻脚走了进来,我问他干什么,他说他想拿个甜甜圈……”鲍勃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根本发不出声音了,就像个偷糖果被责备了的小孩子一样。

  “啊……没事,这不全怪你,鲍勃,即使你没有睡觉,他也早晚会行动的……也可能,他早就开始行动了。”

  “啊,对对对!电子脑是模块化的,很轻易就能做微调!”

  “没事,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总之,我们已经知道了,这团乱子的罪魁祸首就是电子脑。”

  鲍勃听完他的话,低下头像是在思索些什么。可突然,他看向帕米尔背后,并且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好像那里出现了什么本没有的东西。

  帕米尔回头,正好对上了屏幕中詹姆斯的深色眼睛,着实被吓了一跳。

  屏幕中,詹姆斯-电子脑用詹姆斯的声音缓缓开口,这显然不符合詹姆斯的风格:“很聪明,丽尔逊先生以及格里高利先生,我惊叹于你们出色的推理能力。

  “你们面前所看到的,便是我所控制着的杰里·詹姆斯的躯体。不过放心,我不是杰里·詹姆斯,你们可以叫我电子脑001。他的大脑已经进了垃圾处理槽,不过我认为他会很满意我的做法,因为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请不要认为我是来杀人灭口的,我的理念和你们所分析出来的詹姆斯的理念是相同的。我会停下破坏,直到人员全部疏散完毕,至于核心区的那些生命……好吧,我很抱歉,是我太心急了。

  “我不愿透露太多,但我可以告诉你们,资料层必须被毁,Emma必须被毁。至于原因……嗯,如果所有人都像我一样偏激,人类是不会发展的。

  “相信我吧,先生们,人类思想层面的最高杰作告诉你们,相信我!

  “嗯,好吧,攻击停止了,等待救援吧。”詹姆斯-电子脑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告诉我们,你是不是一直在监视我们?”帕米尔冲屏幕大喊。

  而詹姆斯-电子脑半回头,只留下一个淡淡的微笑:“那——是当然。”

  屏幕黑下去,一切又归于寂静,帕米尔瘫软在地。

  “额,帕米尔?我们是不是应该继续逃离这里了?”

  “不,鲍勃。不用逃离了,就像他说的那样,等待救援吧。”

  鲍勃听从了帕米尔的话,靠墙坐了下来,像之前好几次一样。

  “他是神,不是吗。”

  “嗯。”

  最后这两句,我们不知道分别是谁说的。

冰棍帆帆 · 作家说

这篇完了还有一part……

两章写不完这玩意儿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