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间泪:第一地球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天际(一)

  【资料1·关于天际基地】

  1972年1月,澳大利亚墨尔本,几个异想天开的青年成立了天际航天科研实验室,在维多利亚大沙漠中建立了一个小型科研基地,为首的是一个叫做亚当·劳伦斯的意大利人。

  基地建成后,他们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由于没有携带任何通讯设备,实验室的几个科研助手死在了基地周围,其余人员也相继死亡。劳伦斯和仅剩的一位农民凭借毅力在沙漠中跋涉了两天后双双渴死,距离建好的基地只有两公里。

  1975年8月,Emma公司的科学家科恩·罗奎尔在维多利亚大沙漠中科考时经过了天际科研基地的遗址。在看过基地的留言以及他们对科研项目惊奇的设想后,罗奎尔决定重启天际基地。

  1976年7月,大型科研基地——澳大利亚天际航天科研基地建成并启用,原本的小型科研基地旧址在内部被作用为一间普通实验室。

  基地顺应了Emma公司一贯的作风,公开度极低,所有有关消息主要都展示给Emma总部及内部人员。但在这类消息中,最常见的描述是将天际基地夸大成国际大企业,而且半点不提其与Emma公司的关系。

  基地截至1980年5月科研人员达到1000名之前都只提出项目而不进行任何实际研究,这致使员工流失量极低,已经成为主管的罗奎尔说:“毕竟坐着拿钱是所有人的梦想。”

  同年6月,虽然研究已经开始,但因为“蒙眼分摊制”,每个人做着自己看来意义不明的事,却因为工作同样十分轻松而都留了下来,于是天际基地的口碑在Emma员工之间越传越高,成了他们混吃等死的第二个圣地。

  截至1984年2月,基地的科研成果包括但不限于脉冲离子发动机、效率较低的冲压发动机、远航飞船的精确模型以及两点间量子传输装置。

  可天际基地的辉煌也仅止于此,在某次时间不明的事故过后,天际基地没了音讯,所有成果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像母公司Emma一样埋没在了历史中。

  ……

  事件总流程见下:

  一、初入天际

  1984年2月23日,理论物理学家帕米尔·丽尔逊博士和高级工程师鲍勃·格里高利来到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大沙漠。次日,两人步行到了天际基地。

  因为他们的传奇事迹,主管罗奎尔亲自来接待了他们,并感谢了鲍勃请了十二个月的长假来到这里。最近,许多Emma的前员工来这里求职,也知道自己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到了Emma。

  “……博士和工程师先生,你们的宿舍在地面B号楼I-112号和I-113号。最初三天你们可以四处逛逛,第四天开工的时候会在区域间频繁转换,所以确保你们随时带着乘车卡。

  “到地下工作时,小终端有实时地图可以帮助你们导航,切记不要干自己分外的事,这会乱了整体流程,并且对你们也没什么好处,如果要与他人交换任务,建议完全交换并且按时完成。

  “空闲时,我们的地面宿舍旁有休闲娱乐区,你们可以有较高的自由在那随意进行文体活动。

  “节假日有时会有自愿的活动等,我们会尽力将它们策划得有趣,当你们的生日到来,所在部门可以集体放一天假为你们贺生。当然,你们怎么开心怎么来。”

  罗奎尔显然是提前背好了台词,不过帕米尔和鲍勃依然震惊于他一口气念完这么一大串话的肺活量。

  “嗯,这样吧,鲍勃,你觉得怎么样?”虽然罗奎尔说的话的确十分诱人,可帕米尔并不太喜欢一成不变的简单生活。

  当他望向鲍勃时,鲍勃的嘴张成了一个夸张的大小,显然,他十分震惊且满意。

  “这……这酷毙了,帕米尔!”鲍勃几乎失了声。

  不过,即使鲍勃不说这句话,他们也是要留下的,因为鲍勃已经请了假了。

  二、员工阶级

  帕米尔和鲍勃日复一日地工作,帕米尔到处导物理公式,鲍勃到处指挥装配,不过在工作时,他们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的意义,但只能相信“蒙眼分摊制”。

  帕米尔在升职后第一次到控制区域才知道,整个基地的运行离不开七个像JasarOS一样强大的人工智能,它们使得一切井井有条。

  打个比方说,“蒙眼分摊制”就是人工智能通过计算和分配使每个员工的工作效率达到最高,所以它们七个被赋予了很高的权利,例如监测人口权。

  可他们仅仅是在这呆了一个多月,帕米尔已经十分烦躁了。他找到罗奎尔,请求他能给予自己一个不那么单调乏味的岗位。

  罗奎尔仔细端详了帕米尔一会儿,可换来的只是帕米尔疑惑的目光。

  “帕米尔先生,您真的希望放弃现在这个岗位,而寻求可能更高危和繁重的工作吗?”

  “只要不再一成不变,我可以尝试任何工作,但希望你们有这种岗位。”

  “抱歉帕米尔先生,我们并没有这样的岗位。”

  帕米尔停顿了一下。

  “那……我想我会离开的,我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即使你们有这样优厚的条件。至于鲍勃,如果他想,就让他待在这里吧。”

  罗奎尔露出了笑容。

  “欢迎,帕米尔先生!欢迎加入科研阶级!”

  这句莫名其妙的话使帕米尔更加疑惑。

  “我来给您解释有关天际基地内部的员工阶级问题。

  “天际航天科研实验室的创立者最初设计了两种员工阶级——准确来说,应该是派别——以更好地进行研究任务。

  “第一是工作阶级,第二是科研阶级。

  “工作阶级便是你们刚来这里时为优厚条件而满的阶级,因为天际七兄弟(七位人工智能)的高速迭代,你们作为工人,在得到充分休息的情况下,工作效率因它们的计算被提升到最高,并且满足我们的社会学研究方向——高度自由意志形式人类。

  “科研阶级目前很少被人发现,因为除非主动提出,否则我们不会向工作阶级透露与其有关的任何事,因此,加上您,科研阶级现在也只有72个人。如您所愿的,科研阶级的活绝对不能一成不变,目前的几百个科研项目都是我们搞出来的,当然,计算由七兄弟之一的LoriBon负责。

  “不过两种阶级都不应对对方有任何歧视意味,两种阶级相辅相成,构成了整个天际基地,少了任何一方,基地将会即刻崩塌。在任何文明的任何文化中,这两种阶级都是最特殊的。

  “您在科研阶级的具体任务,就是想,没日没夜地想,任何航天构思都可以。Emma主公司被毁后,我们把所有研究资金来源都调到了这里,可能会对其他分公司不太公平,但您的一切设想,哪怕是失败的,我们都有能力实现。

  “您知道,Emma事件后,我们都成了电子脑教教徒,所以天际基地最大的作用还是复兴人类。

  “百万年前,我们不过是大地上蹦跳的古猿,现在,我们成了能说能想的人类,这中间最大的转变是什么,您知道吗?”

  “是……摄入了更多营养致使大脑发育?”

  “不,是机缘巧合。人类的运气是从古至今最为诡异的东西,如果没有那道雷恰好霹在我们身旁的木条上,我们可能再几百万年也吃不上熟肉,也就不可能摄入你所谓的更多营养。

  “主在替人类进行一场最大的豪赌,太多路被别人走了,但也因机缘巧合,我们恰好在追随主的脚步,概念很模糊,但何妨走下去呢?

  “天际,自诞生起其命运似乎就已被注定。天和地的交汇处,放眼望去,是浩瀚星辰和无尽前路。它曾经背负的使命恰不如此,不过在Emma事故后,我们赋予了它更大的意义,为了人类整体的意义,在内部也如此,总得有些人知道得更少,这样能使一切对我们的好处最大化。

  “这就是关于阶级的全部了,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帕米尔伫立在那整整一分钟,在他垂头思考的这段时间中某一个节点,他不假思索地问了一句:“我可以邀请别人进来吗?”

  “当然,只要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愿意。”

  帕米尔将整段话整理了一下后,看着很着急地对罗奎尔说:“抱歉,我先去找个人。”

  罗奎尔微笑着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目送着帕米尔跑远。

  与此同时,B号楼I-112号员工宿舍中正在休息的鲍勃毫无征兆地打了个喷嚏。

  三、项目契机

  鲍勃和帕米尔加入科研阶级已有两个月之久。虽然开始鲍勃千不甘万不愿,可最终他还是被帕米尔硬拉了进来。

  不过如今,鲍勃找到了一些在这个阶级团队里的好处,比如说他现在起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也许另有其他更大的原因。

  “……对,我赞成,现在我觉得好多了。而且你知道吧,我即使什么也不做也没人管过我,这实在太棒了。不过……”看到帕米尔眯着眼睛望向自己,鲍勃立马改口,“当然,我还是有干些事情的。再者,他们的保密工作做得真好啊,没人问过我为什么不在岗位上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说我被调去检修部保养那七个机器人了。”

  帕米尔坐在在运动馆的一张长椅上,旁边鲍勃的喋喋不休他其实从未听进去多少,眼睛只是漫无目的地在馆内转来转去。

  目前为止,他们已经在天际呆了五个月,但仅仅前三个月他们还算干了点实事,科研阶级的这段时间,他们几乎是带薪休假了两个月,并且因为松懈,他们的项目毫无进展,准确来说,他们连构思都没开始。

  帕米尔知道鲍勃这种没心没肺的人大概是对此没任何自责,可他自己却始终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愧疚感。诚然,他不对什么电子脑教感兴趣,只觉得电子脑是个强大的机器人,但他也不是什么虚无主义者,他至少还在追求有意义的事情,或者为事情赋予意义,换言之,他生来就不是那种能够享得清闲安逸的人。

  于是他现在急需做些“有意义”的事来满足他“有意义”的感觉。

  当然,即使帕米尔此时思考得再快,鲍勃也还在一旁喋喋不休。他停不了的。

  “……我当然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乐团里,可是拿着指挥棒在一旁比比划划真的比空手好多了。啊,说起来,我小时候就想当合唱团的指挥,现在想起来,合唱团真的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东西,那音乐又不是你自己一个人演奏出来的。”

  “但那里面怎么说也有你的一份力啊。嘿,高中的时候你怎么没跟我说过这些事?”

  “得了吧……等等……我不知道说没说过,但是现在你就知道了。哦,我还记得我小时候经常做的一个恶作剧。”

  “什么?”

  “啊,小时候家里有台电报机,父母不怎么用,他们就教我给叔叔发电报——我到现在还搞不明白,为什么那会儿我算术都学不好,却偏偏就在很短的时间内学会了摩斯电码——再后来这台电报机几乎已经归我了,可我那时又特别顽皮,趁父母不在的时候,我用随机波段向随机电报机发送信息,内容大概是‘救救我!’这类的。可好巧不巧有一次信息发送给了镇上的一名警员,他二十分钟后就来到了我家,当我走到门前时只见警员举着手枪对着我的父母,解释清楚后警员没收了那台电报机,在这之后……哈哈,我爸教育了我一个月。”

  帕米尔强忍着笑意,转向鲍勃说:“你可有够无聊的。”

  天色不早,鲍勃跟着帕米尔离开了,这场简单而又没什么意义的谈话就这样草草结束了。

冰棍帆帆 · 作家说

就是

我原本是写作业无聊拿笔随便画了个

超现实虚幻主义线描画

题目叫《怪物,黑洞,飞行物和天际基地》

天际基地这个名是随便想出来的

就可能会感觉科幻点

然后画也很科幻昂

那我寻思我就写一篇出来吧

结果我这厮鸽了三个月甚至给书鸽下架了

现在你面前的就是我

披阅十秒,增删五字

的成品

结果,思想断崖比较大,所以看起来会比较杂乱

见谅

“天际”这个词英译(假如有的话)是horizon

没错我写到一半突然想起

天际不是天边

天际是地平线

于是只得删改了一些东西

顺带一提天际七兄弟就是horizon改辅音给起名

是不是妹想到(

—————————分割线——————————

这段话

在这篇文章写之前就写好了

但是没错,我又鸽了(划掉)

我把剩下的放在下一章了

好吧其实是写不动了

2B抗铁牛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