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寒古迹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腐星树

  扔掉那块星能石,阿德拉斯的手上依旧沾染了一团黑色的液体。

  虽然没有对他的皮肤产生任何影响,但是剧烈的晕眩感仍然在持续。

  倒在地上的他就像趴在一块掉落在地,沿着边缘不停翻转的盘子一样,即便意识清晰却已在呕吐感的夹击下无力再支撑身体。

  普朗姆此时也并不好受,因为他的感觉和阿德拉斯一模一样,若不是调动星能与之相抗他也只能倒地就擒。

  这种心悸的感觉就像抑郁症爆发,无差别冲击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他们的心跳都与那颗巨大的星能石同步起来。

  “腐星树的封印被解开了?!”暗影作坊倒地的守卫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呼,恐惧的本能驱使着他们即便趴在地上也不顾形象地向大门爬去。

  可没爬多远,他们的身体就被地面疯狂生长的植物贯穿后像竹笋一样被包裹起来,随后被连带着将那颗巨大的星能石缠绕在中心,变成了一颗正在发芽的巨大种子。

  它生长的速度很快,转眼就形成了一个长满犄角的头颅。庞大的身躯也在树藤对周围的劫掠下变成了一个由钢板、纤维素组成的融合体。

  树藤在身后化为了翅膀,钢板在巨大的扭力下卷成了它的两条手臂,身体在无数管道运输而来的营养下膨胀出了硕大的肌肉,一个人型的半身巨像已经汇聚成型。

  不待普朗姆反应,刚将盾挡在自己和阿德拉斯身前时巨像一拳就将他们轰飞而出,在墙壁留下了一个凹坑。看似臃肿的巨像出拳之迅速让他始料未及。

  巨像的动作并未停止,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从口中传出用双拳猛烈地向下锤击,地面在一次次沉重的击打下产生了剧烈的晃动。

  此时一道白色倩影破门而入,伴随空灵的吟诵声强烈的极寒迅速将地面化为冻土。

  蓝白色的气泡状星术罩切断了与巨像身体相连的管道,那一条条断开的管口里又钻出数道星能构成的链条,将原本输送给巨像的能量化为了束缚它的锁链,失去能量的巨像立刻变得安静下来。

  这是阿德拉斯第一次见雪莉真正出手,龙墓谷的那场小打小闹跟眼前的场景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这就是三星系统星能师么……”强忍着晕厥的感觉,阿德拉斯在普朗姆的搀扶下艰难站立。

  “我应该说过只让你在外面侦查。”她责备的语气中带着担忧,很少见到雪莉这么严肃地跟阿德拉斯说话。虽然她还想再讲点什么,但在一声叹息之后,选择了先带他们离开这里。

  回到占星院,普朗姆对阿德拉斯抛去一个坏笑的眼神就互相告别,这像是小两口赌气的氛围他可不想多掺和。

  两人进到屋里阿德拉斯才把看到的事情告诉了雪莉:“暗影作坊里的人每天工作就是躺在净化器里用身体净化星能石。”

  “这不是你该考虑的事情。”本以为她会惊讶时械城的所作所为,但换来的仅仅是一句冷淡的回复。

  由于每个星能师的星能都有独特性,死后并不能被直接回收,所以需要有人来净化它供给时械城。进入装置的他们一生都会变得非常短暂,完全沦为了一种消耗品。从发现这一点开始,阿德拉斯就对获取星能产生了极大的心理排斥。

  当一个人的精神世界被摧毁,他的一生就结束了。

  在他们离开时,时械城的军队就开始陆续进驻,整个设施也被拉上了一圈封锁线。随后在巨大的爆破声中变成一片废墟,和暗影作坊一同坍塌的还有阿德拉斯的精神世界。

  “时钟塔已经下达对暗影作坊的清扫文书,很快那些地方就会被打扫干净。”雪莉并没有对那些人在设施里遭遇做过多评价,她的种族被迫隐居或许不去共情人类也无可厚非。

  “你的星能是通过时钟塔获得的吗?”那块流出黑色液体的星能石,阿德拉斯记忆犹新。若是雪莉也吸收过那种能量,身体的隐患或许早就已经埋下了。

  “普通星能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失去效果,需要定期去时钟塔更换。”阿德拉斯对雪莉需要依赖时械城很是疑惑:“龙墓谷的星能有那么多,为什么你不用呢?”这时雪莉背过身去抬头望向窗外,见她突然变成这幅模样,阿德拉斯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再转过身来时,她依旧是原来平静的模样:“你只有两年的时间,如果不能达到弗拉瑞的要求,那么你的星能也会被抽取出来。”阿德拉斯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少女,在一次回想起了时械城并不是一个慈善机构。

  最后她苦笑着说道:“我们是各种意义上的幸存者,所有人都知道来这里是透支生命。”对于在时械城生活的人来说,信誉与高尚行为的原动力必须来自黄道议会。

  ……

  夜晚,躺着床上的阿德拉斯负面情绪开始外涌。

  伊墨柯玟的声音又出现在他的脑中:“没什么好纠结的,熬住了出众熬不住出局,这就是时械城的规则。”

  “你还好意思出来!”阿德拉斯看到伊墨柯玟顿时气血上涌,怂恿自己进去侦查的人关键时刻却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果不是遇到了普朗姆和赶来的雪莉,自己可能都要交代在那里了。

  “你想救又没有能力的时候,不要去做些自我感动的事情。”她的话就像针一样刺痛着阿德拉斯敏感的内心:“一个工具如果不能拿来干坏事那说明它还不够强大。”

  “而且,现在的我即便想帮你也是有些身不由己。”从她出现的时间阿德拉斯推断,伊墨柯玟在夜间更加活跃,一旦到了白天或是负面情绪减少,这个护身符就不能再做指望了。现在的自己如果一直依赖伊墨柯玟,自己的行为将会有很大的局限性。

  “如果选择接受时械城的星能,还是原来的自己吗?”阿德拉斯望着天花板说道。

  “很难,任何圈子都会同化人,得意志特别坚定才行。”伊墨柯玟像人鱼一样在徽章里游动着:“她既然选择了成为时械城的星能师,一旦露怯,等待她的将是恶性循环。”她寥寥几句,背后是无尽心酸。

  突然,阿德拉斯将徽章放在面前:“伊墨柯玟,你之前是不是说过有其他办法可以获取星能?”

  “有倒是有,不过……你能承受得住吗?”

歌里的食堂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