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哗与骚乱的时节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五章 安恩罗缇时光其一

  “下一个血月来临之际就是你这次历练的结束之时。到时候祂会告诉你接下去需要做的事情。”在一处被时代抛弃的花园中,野花野草一同侵占了原本并不拥挤空间,在因为某种缘故而凝固的绚丽繁杂的色彩中,慵懒的男子对着自己的影子开口道。

  “你太懒了。”顿了许久,影子内才传出声音回应他,“如果你对某些事情能再主动一些,很多事就不会错过,比如说那位廊下的事件。”

  “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不必再说这些啦,把心思放在花朵上什么的难道不是很愉快吗。来看看,这朵花你绝对没见过,就连我游历那么多年也是第一次见。”

  他用手拈着那花的枝干,却故意避开了影子好让她无法看到。影子中的人自然晓得,因此从影子里通过涌出汩汩的流水汇成了身型。男子见此嘲弄地笑笑,将身子移开,“你知道吗,在数百年前,你的家族就是在龙兴之地遇见了这么一朵花儿并把它作为了自己的家徽。这发生了在你出生前多年,戈雅家毁灭之前。”

  “这花是茵卡贝斯(incubation)郡少女的亚种,比原本的颜色更加淡雅的类型。它的花语现在已经鲜有人知,但它的名字一直透露着人们对它最初的寄语。我用它给你做个花圈吧,像是以前撒旦通过附身少女降临人世时会命他们佩戴的那样。”

  ………

  大地的脉动伴随着傍晚时分橡木的崩溃而彻底静置,在那不复前日粉紫的天空中,依稀飞过几只体型巨大的白垩生物,即使在距离那儿很远的地方也能感觉到它迫近的的身影。

  谬尔诗参停止牵引碱的练习,抬头向它来时的方向看去,却见是一层薄薄的绿色如同潮水般在它身后流动,慢慢地逼近他们现在所处的天空。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白垩生物。勉强可以看见这白垩生物的身型样貌,粗略而言,它像是由岩石和鳞片构成的无首飞禽。四只翅膀好不扇动但仍然能使它飞翔于空。

  那并非从前时常能够见到的否天使,而是更为罕见而古老的存在。不知为何,它飞过此片天空时,云涡卷起,奇异的光幕隐约闪烁在一片深蓝之中。

  在某些古籍的记载里,大公死去之地总会有知运之灵到来。Echo望着它远去,嘀咕了一句道。谬尔诗参此时才发现他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当他看向Echo时后者亦凑近他,“怎么样,怎么样,这个橡木途径的感觉如何,我真想亲身体验一下,这么多年来我也仅仅见过寥寥几人选择这个途径。”

  “很奇怪,也很让人觉得愉快。”谬尔诗参仰视着他,一边思索一边开口道,“我说不出来,但是自得到洗礼之后似乎世界都有些不同了。能让人感到一切都有希望,好像它能让人莫名期待起未来,能让人相信自己会遇到善良的人和美好的事物,相信自己最后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谬尔诗参不好意思地说出这些话时,那些精灵随同他的引导在周围飞舞,使光线稍稍暗淡几分。

  “听起来不错。”Echo佯装思考,接着问道,“听浦路邓西奥说时间途径的受洗者在受洗后会看到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你看到了什么?是否都是些……看起来令人安心的场景?”

  闻言,谬尔诗参细细回想先前涌现出来的记忆,遂一一认真回复。尽管Echo先前早有猜想,但从谬尔诗参口中得知的记忆还是略有出入,似乎并未出现任何危险的信息。不详的征兆没有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Echo呼出一口气,视线瞥向一边,想了想之后说到,“目前看起来都还不错,如果之后你感觉那里不对劲记得告诉我。另外,还记得当初那个约定吗,跟随我们继续一周狩猎的事。

  “不过也不会再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了,这样的事情十年难遇……明天你还是跟着浦路邓西奥,不过你要是想跟着我其实也可以……总而言之好好体验一下猎人这个职业的生活方式吧,虽然我希望你能回去读书上学。”

  “上学……

  “我的义务教育已经结束了。”

  “只是安恩罗缇和爱莱耶薇的六年基础教育可远远不够,卡尔马地区的义务教育都是九年,尽管近些年并没能严格落实,但无论是哪国的学者,都会希望一个人能接受更为良好的教育和更高层次的知识。你明白吗,我们都希望你走的是不同于我们的路。

  “说起来有些难堪,我至今受到的不少苦都是教育程度不高导致的。越是在社会上身居高位,就越是希望自己能够掌握更多的知识。就连我这种愚民也深深清楚这一点。”

  只不过,回到家乡的你无依无靠又该如何从学如何从业呢……

  ………

  “那位叫黎黎莫的经途人在离开的时候似乎有点失落呢。”厄丝芙一边处理手中的事务一边说道。

  “谁?”荻娜莱不感兴趣地搭腔道。

  “那个拿着斧子的人吗。”菲利普想了想问道。

  “对。”

  “大概是受到打击了吧。”

  “还有特万斯黑也是,好像气色差了好多。”

  “这是当然的事情吧。使用区域扩张那么多次想想都觉得辛苦。”

  “嗯……摆渡人倾向的经途人的确更伤神一些,似乎至今都没有一位摆渡人加入我们呢。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觉。”

  “应该不是很好受吧,大部分情况下区域的覆盖都会令人感到反感。”

  “听着都觉得奇妙,如果谬尔诗参的倾向是摆渡人就好了。好奇他会是什么倾向。”

  “……他才刚刚起步,你也太着急了。况且他也没有决定留下。大部分人在见到这样的伤亡情况都会萌生退却的念头……他还是个孩子呢……”

  “看起来他进步蛮快的,比我掌握术式构成的时间要快多了。”荻娜莱忽然说道。

  厄丝芙撇去一眼,说道,“就我的经验来看,小朋友学东西都是很快的。”

  “话是这样说……难道你认为橡木途径的能力很好提升吗……”

  “这我不知道,至少我觉得比起学习书本上那些繁杂枯燥的东西还挺简单的。”

  “……你不是从哪处的贵族学校毕业的吗,这么说来搞不好你还是个全方面的天才呢。”菲利普调侃道。

  “我可不喜欢被人夸奖。比起这个,荻娜莱你的实习任务不就是在下周三结束吗。下一个阶段还会和我们呆在一起吗。”

  “不清楚……”

Nicco乃卿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