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佛度有缘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百二十章 南北互换事无常

  吃不饱,穿不暖,手里有刀,第一选择,抢。没有刀,讨。

  吃得饱,穿得暖,手里无刀,第一选择,等,等赚吃赚穿的时机。有刀,也可以等,抢,有风险。掉了脑袋,不用吃,也不用穿了。

  虚心的建议,一举多得,给了萧峰进身之阶,给了辽国百姓温暖,给了两国缓冲。

  当然,也给了便利,可以让他们肆无忌惮地在冬天南下。

  所以要控制量,在萧峰没有话语权的时候,只能少量输入。

  人手,争权还是需要人手,萧远山虽说还有旧部,但三十年,时过境迁,能拉拢得不知剩下多少。

  当然,虚心可以提供,无论是柳生家族,还是麾下培养的辟邪剑卫,都可以相助。

  三人商议妥当,以茶盐布为敲门砖,拉拢萧远山的旧部,再吞食其他部落,慢慢壮大。

  只有这样,才能有真正军国大事的话语权。

  像原著中直接直接一步登天成为南院大王,太巧合了不说,而且并没有实际用处。

  萧峰干劲十足,恨不得马上奔赴辽国。

  虚心实在躲不开萧峰热切的目光,用完早餐,就像云安城出发。

  丐帮总舵,慕容复安置好自己父亲的遗体。

  丐帮长老虽然恼怒慕容博杀害马大元,但死者为大,而且又揭露了萧峰的身世。

  所以他呢对慕容复还是保持客气。

  慕容复非常诚恳,一再道歉。子不言父过,他将所有罪责全部揽在自己身上,并表示愿意成为丐帮普通弟子,多立功劳,以赎罪责。

  这样的态度,让丐帮长老无话可说,顾及南慕容的名声,他们也没有太过分,而且直接授予八袋弟子的身份。

  全冠清与白世镜率先赞同,其他人也没有反对。

  慕容复表示将父亲遗体送回姑苏后,再听从调遣。

  百善孝为先,此举让群丐心服首肯。

  北乔峰走了,南慕容加入丐帮,重磅消息在江湖中轰然传开。

  只觉得世事无常,变化莫测。

  萧峰得知消息时,嗮然一笑,放下心来,有南慕容的加入,丐帮的声望,不会减少太多。

  至于仇恨,慕容博一死,就放下了。

  虚心也觉得有意思,南慕容加入丐帮,北乔峰赴辽国争权,要是一个当上帮主,一个当上国主,那真是掉一个头。

  姜还是老的辣,慕容博的谋划很成功。

  当然,慕容复也今非昔比,现在的他,更注重实利,而非南慕容的虚名。

  意外的是,以前都是佩服南慕容的武功,现在更钦佩他的孝义。

  他的名望不减反增。

  慕容博的葬礼,就可以管中窥豹。不仅姑苏当地的豪杰尽数到来,诸多名宿前辈也现身燕子坞。

  少林玄难大师带来一封方丈的书信,悼念老友的同时,勉励慕容复多行义举。

  这封书信,让群雄都知道,南慕容与少林寺再无隔阂。

  云安城,偏远之地,变得繁华无比,在萧峰看来,西京也不过如此,也就是城墙更高些,房子更多些,但百姓的笑容,远不及云安城。

  萧远山见识过蒸汽机后,只想搬一台回大辽。

  跨时代的东西非常吸引人,聪明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东西带来的利益。

  萧峰拦住了,他的义气不允许自己这么做。

  没有人愿意将核心利益让出,兄弟也不行。

  辟邪剑卫也让萧远山眼馋,作为一代顶级高手,看得出这群人的深浅。

  只看楼下三人合力,就将虚净逼得无处可躲,就知道厉害。

  “小和尚,还是低估了你,江湖上都传你授徒很有能耐,我原本不信,现在信了。”

  萧远山的目光火热,仿佛就像要拐走下面那群剑卫。

  虚心笑道:“伯父回大辽时,带上几个,做做帮手。”

  “哈哈哈,小和尚,你不错。”萧远山觉得虚心对脾气,慷慨,豪迈,义气。

  萧峰笑道:“三弟,你家大业大,还需人手。”

  虚心笑道:“无妨,小弟自有分寸。”

  大体的思路,早已经定下了,具体的操作,还是要细化。

  商路,切入口,合作伙伴,一切都要先整合信息,再一一敲定。

  腾腾腾

  董大兴快步上楼,拿着一张图纸,摆在桌上,朗声道:“请看,这是综合与辽商的路线,选出的几条商路,地势平坦,只要有充足的马匹马车,就能快速的运到目的地。”

  见三人频频点头,又道:“只是一路上关卡不少,需要打点,大宋境内还好,总有相熟之人,出了边境,咱们就无能无力了。”

  萧远山捧起地图,点头笑道:“好详细的地图。”然后指着一个地方,对萧峰说道:“这一处,就是咱们的部落,你就是在这出生的。”

  萧峰很很感情去,每個人对自己的出生地总是会感到亲切。看了半晌,道:“就从这里开始。”

  虚心点了点头,“萧伯父当年英雄过人,追随者不少,想来没有阻碍。”

  哈哈哈,萧远山抚须大笑,“放心,出了大宋边境,一切都有老夫。”

  虚心与董大兴笑了笑。以他呢现在的能量,用银子开道,也能解决大辽关卡的事情,但这样一来,萧家父子,便少了一些参与感。

  萧峰道:“事关重大,绝不会有失。”这是警醒,也是提醒。出道以来,他每一件事都做得很成功,汪剑通刁难的考验,也没有阻挡他的脚步,这一次,也不能例外。

  虚心道:“好,就这么定了。”

  萧远山沉着道:“老夫先行一步,打通关卡,峰儿再带着云布启程。”

  萧峰关切道:“孩儿还是先陪父亲走一遭吧。”

  儿子的关心,总是会让老人暖心,执拗的萧远山也不例外。

  他到底是一只猛虎,哪怕他看了,也不会丢了气势,“哈哈,峰儿不必担心,以为父的武功,天下大可去得。”

  萧峰也不再做女儿态。

  虚心道:“伯父,一切以性命为要,钱财身外之物,至于两国边事,七分天注定,我等问心无愧就好。”

  萧远山笑骂道:“婆婆妈妈什么,以为老夫是没牙的老虎么。”

  虚心笑道:“伯父可不要阴沟里翻船。”不等萧远山发作,虚心龙爪探出,就拿住了萧远山的手腕,扣住了要穴。

  醇厚的九阳神功,带着勃勃生机,将萧远山强练绝技的后遗症一扫而光。

  至于年轻时的暗伤,积累太久了,没有多大用处。

  即便如此,萧远山还是觉得浑身舒坦。

  “怪胎!”萧远山将手缩回去后,蹦出一句让人啼笑皆非的感叹。

  做完这一切的虚心,没有半分异样,笑道:“那大哥也是怪胎。”

  哈哈哈,众人都大笑。

歪把锄头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