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传信录今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9章 小人

  余辞别道君后,立即写了札子,将道君太上皇帝的圣语奏与陛下知道。皇上批复道:“看了爱卿写来的奏折,知道爱卿与道君谏言,字字昭显着对国家的忠义,朕要嘉奖。”

  三月二十五日,余回到朝中,在垂拱殿拜见皇上。呈上道君的御书,详细讲述了与道君太上皇帝的问答。皇上给予了嘉奖和犒劳。余又将道君太上皇帝所赐的玉带、牙笏、银、绢等物列于札子上,敬献给皇上,陛下没有收。

  三月二十七日,众宰执在延和殿向皇上奏事。请谏陛下率车驾出京郊,到资福寺迎奉道君太上皇帝回京的仪注。耿南仲建议,接到道君后,将其左右内侍均屏退,并赶出宫门。若谁敢留下,直接斩杀。再有建议,先派人搜索道君一行有何不妥,然后再驶车驾进见道君。

  余以为不如还是依据该有的礼制奉迎,不必如此极端。对此种做法提出疑问。哪怕再小心防范,恐怕也有防不住的地方。

  耿南仲道:“‘或者’的意思是对不确定的情况有所疑虑。就算是古之先人,对于有疑虑的事都不免小心提防。”

  余道:“古人虽然免不了对有些事有所疑虑,然而对待疑虑,贵在有所决断。故此《尚书》中有稽疑之说,又有《易·系辞》中言:以断天下之疑1。假使对所怀疑的事情无法解惑,就如同“疑邻窃斧”般,怎么看,怎么觉得可疑。”

  耿南仲还是接连不断地与余争论。余向皇上奏道:“天下之理,无非是诚与疑,明与暗而已。越是诚信,越所为正大光明;越是正大光明,则会越有诚信。诚与明最好的例子,便是尧禅位于舜了。反之,越是猜疑则越会暗中行事,越是暗中行事则越是多猜疑。由于猜疑和相互隐瞒,暗中行事而导致不好的结局,这样的例子多的数不胜数呀。耿南仲当以尧舜之道来辅佐陛下。可是此人行事昏昧而多猜疑,其所提的建议不足以深采呀。”

  皇上笑了起来。耿南仲怫然,很是恼怒。

  退下后,皇上又召我等几人于睿思殿。赐过茶饮后,耿南仲忽然起身奏道:“臣适才对班时遇到左司谏陈公辅,陈公辅乃是二月五日集结组织士民们,在宣德门伏阙请求取消罢免李纲等人的组织者,怎么可以做谏官,请求陛下将其扭送御史台追究审问。”

  皇上和几位宰相闻言皆是愕然。余奏道:“臣适才与耿南仲在延和殿辩论,是为国事,而非有何私意。而耿南仲却听不进微臣所言,故有此奏。伏阙之事的实情,陛下自有所鉴察,臣不敢在此做何辩解。臣并非大材,冒昧地接任这枢辅的重职,很是敬领皇上的特殊知遇。眼下,还未能报达陛下恩遇,指望着能做成几件事。欲将金贼敌骑赶出大宋疆土,再是将道君銮舆迎接回朝,然后便打算挂冠归田庐。这均是臣之所愿。今日,耿南仲都如此说了,臣岂敢再厚颜留下。愿将这公辅的职务交接给指派的官吏,而乞身待罪。”

  皇上笑道:“当日来请命的士庶百姓人数以亿万计,哪里是可以集结组织的。朕很清楚此事的情况,爱卿不须如此。”

  耿南仲还不肯罢休。余再次拜倒,要辞去这官职。当日退出后,就住在启圣院,没有归府。接着,余写了十余份劄子,向皇上请求辞官。皇上皆批复:原封退还,不以应允。还差御药官,宣旨要余上朝进谒,盯着余去枢密院办事。余只得领旨,接着为皇上办差。

  四月初一,皇上车驾停于宁德宫,皇上命御药官宣余随行。道君太上皇帝于四月三日被迎入国门,余被任命为守御使,迎拜道君太上皇帝于新东门内。道君有在御辇上向余拱手还礼。

  第二日,即,四月四日,余随众在龙德宫觐见道君太上皇帝。之后,余再次上劄子恳请皇上罢去余知枢密院事之职。皇上写了数百言的手诏,表示不予允许。又令徐处仁、吴敏来传谕旨。又将余诏至内殿,当面加以安慰。

  皇上道:“金贼兵马方才退去,正有赖爱卿协助朕共渡艰难。爱卿怎可舍朕而去,之前的事不足介怀。就算是为了朕,爱卿再多留一段时间。”

  余的辞意是很诚恳的,但既然皇上如此说,余不得已,只能再次拜倒,受命就职。

  其后某日朝会之后,余留下来,向皇上禀奏道:金人退兵的条件有割让及交接中山、河间、太原三镇。但当地官吏和军民均不肯使国土陷没于夷狄之手。他们势必会为朝廷坚守。眼下,天气闷热,金虏受缚于那么多辎重,势必不能久留。会尽快离开中国疆境。但臣恐怕,等到秋高马肥时,敌虏势必会再至,指责我国没有遵守之前的盟约。应该马上整顿军务,备战边防。万不可认为金贼没有来,就不去准备。而应做好备战事宜,不惧贼人来犯。

  于是,余向皇上逐条列出备边御敌的事项,大概有八条。

  其一,唐朝时的藩镇之所以能入侵京师,固然是因为当中发现了许多的变故,但主要是因为其兵力强壮。此弊端便是‘尾大不掉’:属下势强,不听从调度指挥。大宋祖辈有鉴于此,于是销弱了藩镇之权,罢去世袭之制。此举于边境无战事时,是可行的。眼下,需要边境诸州镇如同手足般,捍卫朝廷安全。为今之计,不如在太原、真定、中山、河间设立藩镇,指派有能力的将帅统管,许诺其世袭爵位,允其从当地租赋,以养将士,操练布兵排阵。使之与朝廷互为唇齿,以抵御金人。如此,则再不会有金人深入帝都之患。

  再有就是,沧州与营平地理位置是相对的,中间隔着黄河下流及小海,地势易被外敌侵犯,宜将其中分划出滨州、棣州、德州、博州,建立海军,一应管制如同诸镇。如此安排之下,便是为帝都建立了坚固的藩篱。

  其二,自熙丰施行新政以来,有户籍登记的河北保甲总共有五十余万人,河东保甲总共有二十余万人。近年来不再行阅兵习练之事。经过燕山、云中之役,被官府征调物资,于是,或逃亡迁移,或散为盗贼,现今所存在册者不到半数。朝廷宜专门派遣使者,将其团结起来,加以训练。同时,打造器甲给他们用。这些器甲由官府负责收发。执有盖印文书可提取。再者,对于有为朝廷效力者,免除其租税。武艺精湛者,可依表现升官补缺,或由官府给予勉励。这些人是为了保卫自家乡里、亲戚、坟墓,必不会逃逸。平时没有养兵的用费,也无需从其它地方调发。一旦有战事,他们最好用。

  其三,自我朝建立以来,曾由监牧负责养马,分布在陕西、河东、河北水美草丰之地,总共有三十六处。近年来,几乎全部被废止。能保留下来的,养马地也更换了。任由民间杂养的马来充当官马使用。眼见都没有好马良驹可用了。更是将之驱赶到燕山一带,结果都被敌军所得。眼下,大部分的军队都缺马用。宜恢复祖宗监牧制度,而作为权宜之计,从百姓中征马,依据马的品相给予相应的费用。如此,则不过数月,便能将天下之马征集上来,为军队所用。

  其四,河北塘泺2东面海,西至广信、安肃,其深处不可涉水,浅处不可以行舟,是阻隔胡骑的险固之地。但近年以来,湖中淤泥干涸,没有人去开拓复水。官府为了利于稻田耕种,往往泄去其中积水去灌溉田地,也致使堤防松弛破损。臣以为,自安肃、广信至塘泺以西,当地地形低下,可扩增湖的深度。而以上,由于湖水干涸,可开凿干濠,设陷马坑之类。宜派遣专使去当地督治。

  其五,河北、河东州县的城池,多有垮塌的桥梁堵塞通路。应当派人负责遍察并加以修治。而靠近京都的四座辅郡以其所邑,应当都修筑城墙,创置楼橹等应战之物。当地官吏、兵民见有了依傍,自然心安。万一再有金贼敌骑深入我腹地,见虏掠不到任何财物粮食,就只能坐等被困了。

  其六,河北、河东一带的州县,凡被金兵贼马蹂践毁坏的地区,应优免当地的租赋,甚至放赈相助,以示朝廷体恤。当年,方腊侵扰浙东时,朝廷曾免于三年租赋。如今,太原、中山、河间三镇百姓为朝廷固守,怎可不考虑给予相应减免优待,以安抚当地民心呀。

  其七,河北、河东诸州急需买入和储备粮草,宜复用祖宗当年的施政,加抬粮草钞价格,并给商贾现钱,使边塞的粮草物资储存起来。只有边境诸郡的粮草丰溢,金虏才不敢轻举妄动。

  其八,陕西的解池所产的盐不似海盐般,需要费时费力的煮出来。原本当地边费充足,百姓富足的不计其数。而自解盐地区也施行东南盐法之后,陕西的边费越来越紧张,当地百姓也越来越穷。希望能恢复祖宗旧制,以安抚关、陕一带兵民的心。

  注:

  1、决断天下的疑问

  2、北宋与辽交界地区的湖泊群

途鱼有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