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传信录今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0章 受挫

  皇上让几位宰执一同商议。众臣给出的意见各有不同。结果是:

  同意于沧州新建横海军,由安抚使统领。而余所提立藩镇之议,就此作罢。

  有委派提举官依循旧制训练上户保甲中的三分之一。但派遣使者团结保甲,训练他们、为其置器甲的建议没有得到支持。

  有委派沿边地区的官史增修塘泺和城池,而京都附近的镇邑已经接到修善的命令,余的建议便不再提。

  委派各路城邑相互察看监牧情况,但不扩充马匹数量。

  虽然免了河北、河东地区百姓的租税,但为期仅一年罢了。

  虽同意加抬粮草钞的价钱,但香药的份额增加到四分1。

  虽然恢复解盐供应,而施行的地区不如旧时大。

  余虽然着力争取,但并不能得到支持。大概是由于金贼兵马退去,道君又回宫了。朝廷看似一片泰然,众人都以为无事了。

  接着,有官员建议册立东宫太子、开讲筵、批判王安石、设立《春秋》博士,而台谏所提出来讨论的,不过是指责京、黼之党,真的是很忙碌呀!而御敌防边的策略,反而无人理会。余不禁暗自担忧。

  只有战事方面,枢密院可以说了算。余便与许翰安排调配防秋军队,以防金人秋高马肥时南侵。可以调配的大至有五个兵种:一为禁军中的系将兵,二为禁军中的不系将兵,三为土兵,四为民兵,五为保甲。于是商量好,做以下调配:系将兵,除已经派出去的,还有十名将领,每将可率领二千人,十名将领最多统兵不过三万人。民兵,如弓箭社和刀弩手等,统共也不过一万人。再有就是保甲,不算河北、河东两地的,包括陕西不过三万人。若算上河北、河东两地现存的人数,统共为二十万人。以上军队均用以控制要害之地。将士得到旨意做相应部署,将军队驻守在金兵可以入侵的三省关隘,其间还有大臣提议认为不须如此安排。

  余又请求皇上降旨:在京的官员,监察御史以上,在外的官员,如监司、郡守、帅臣,可以推荐人才。武功和智谋水平相当于大小使臣。枢密院会依据推荐,籍记其姓名,量材录用。

  皇上采纳了余的请求。

  余见京中隶属于三衙的十余万步兵,近年来都没有教阅操练,士卒养成了自高自大而又懒惰的恶习。当发生紧急战事时,才指派将领统帅军队。如此兵不识将,将不识兵,又如何能指望这样的军队可以打胜仗呢?于是请求皇上从枢密院中选出大使臣和小使臣,分为四壁教阅,训练这十万步兵排兵布阵,以备战时之用。

  皇上起初是同意的。然而殿帅王宗楚等人却认为会因侵职而造成混乱,并非祖宗制定的规矩。于是皇上又下诏撤销了。余不禁暗自叹息推行政务的艰难。

  少宰吴敏也有建议,设立详议司查考检详祖宗法制中已经不合时宜的制度及近年来的一些弊政。应当要有所改革的,一个一个地施行。

  于是皇上下诏,任命徐处仁、吴敏及余为提举官处理。皇命才执行,耿南仲便跑出来阻止。吴敏去找其商量,希望其不要阻止。没有成功。

  余便上奏皇上道:“陛下是在国家艰难之时即任的大位,应当推行新政以安抚天下百姓的期盼。但是,如今的朝廷多贪图安逸,一日复一日的都没有听说在政务上有所变革。如今设立详议司来讨论,正可相继将那些不必要的设制裁撤。金兵才退,边境的压力方有疏解。资源调配都供应不足。以前那些不合格而滥予任用的官爵和俸禄,蚀食国家财务行为,应稍加裁撤和压制。所省下的财务和资源才好用于国家的需求,这不正是当务之急吗?”

  皇上也很认同余的看法,命余呈上条文详述。

  余有列出三十余事,例如:节度使至遥郡刺史等官阶,祖宗原本是封赏给那些有功勋的臣子的,因此俸给特别的优厚。当时,被指封的官员数量很少。如今,只要是外戚皆能受皇恩得之。臣提议除因守卫、开拓或治理边疆而立下功勋的臣子外,均转授环卫官。以抑制特殊优待的泛滥。再有就是三省的办事吏员,祖宗当初给定升迁的最高官阶为正郎。到了崇宁﹑大观年间,才开始允许最高可升迁至中奉大夫。今应该恢复祖制。还有其它种种事项均与此类似。

  皇上也非常认同,降旨让三省官员处理。

  于是可以看到,在交通要道上贴出告示说:让大家知道,枢密院事李纲陈请裁减以下事项。又在东华门贴出告示说:守御使司给诸军的班师赏钱分配不均。已奏请皇上,再次发放,以补足守御使司之前未能给足之数。

  余听闻此事非常惊慌害怕,去询问到底是何情况。才知道是因为余在执政期间有人密告皇上,说余在守城战中很得将士和百姓之心,发这种告示以挑拨余与军民之间的关系。

  余这才开始担忧害怕,这样下去,都不知自己是如何死的。

  正欲向皇上请求罢官,就听说有人奏报皇上,守御使司擅自补进武副尉二人。皇上批示中有:臣子不允许独揽权威,行赏行罚。大臣有专权之举者不可以长期任用等句子。

  余非常惶恐,于是面圣辩解,道:自从得到皇上指派为亲征行营使,并设立守御使司,皇上圣旨许臣可见机行事,并出未填姓名的补官告、敕、帖等包括文官和武官,约三千余道,供臣备用。自臣设立守御使司以来,用过三十一道而已。至于提到的二人,曾携带御前蜡书至太原,当时与其约定,二人得到太原回报后,即补授其官职。因此才以空名帖将官职补上。还请陛下明鉴。臣均乃遵皇上旨意,并非专权。并说自己在朝中孤立无援,处境危急。想中伤臣者绝不只一人,愿意就此罢官免职,但求能留骸骨回归田里。

  皇上温颜安慰,称是偶然间批到这样的札子,并没有其他意思。

  于是余退居定力院,上札子给皇上,请求待罪辞官。

  札子上了十余份,皇上悉数批复不允,并派遣使官将批复的札子都还给余。当时,见辞不了官,余便径直出通津门,打算东下。皇上派遣中使赶到,当着余的面宣读了批复,让东下的船调头,回到都城。路上行人络绎不绝。回城后,余又被锁在府中。

  余第二日见到皇上,道:“作为君主,用人应该,疑则当勿任,任则当勿疑。而作为大臣,应该用周公之道的要求来侍奉君主,如果这样不行,宁肯辞官不干。而今,陛下受他人蛊惑而怀疑臣,对臣已不再信任,但又不令臣离去,这是要如何呀。“

  皇上仍是花很久时间,与余说些安慰的话语。

  自此之后,余多次上札子请辞,日日都盼着能走,但就是不得准许。

  这时,收到文书,得知种师中战死,种师道称病告老归乡。于是,有执政官员秘密向皇上建议让余代替种师道接任宣抚使。

  斡离不的军队撤到中山、河间时,两镇兵民以死固守,坚决不投降。作为人质的肃王赵枢、张邦昌,以及割地使也骑马在城下宣读割地的圣谕。结果当地兵民投矢石以对。沿边诸郡亦是如此。再加上种师道派兵逼近,金人只得出境。中山和河间才得平安。

  粘罕的军队到太原城下时,也受到的顽强抵抗,当地兵民固守坚城。粘罕不肯放弃,屯兵将太原城围了起来,并逐个侵占了太原周围的诸县,意欲以锁城法困死太原。

  所谓锁城法,即是在城外,矢石攻击不到的地方,修筑壕垒,将城围起来。再派人防守,使城内的人出不去,城外的人也进不来。

  而姚古率军收复了隆德府和威胜军,扼住了南北关。并多次出兵,经由井陉古道夹击金兵,与种师中形成犄角之势,应援太原。

  种师中在收编了平定军之后,乘胜收复了寿阳、榆次诸县。收复两县之后,却没有设置战备,有了轻视金敌之意。军队的辎重以及犒赏之物,也被种师中悉数留在了真定,并没有随军。

  期间金人有派兵突袭前来应援的军队,都被派出的神臂弓射退。立了功,原本是要赏赐那些射手的。但可供行赏的仅十数枚银碗。在得到库吏报上的数量后,论功行赏被取消了。由此,激怒了兵士,竟然各自散去,不再参战。而种师中被流矢所中,当场阵亡。主帅死了,其余将士则退回平定军驻地。

  种师道得知消息时正驻守滑州,于是上奏再次称自己老病,要求辞官。

  皇上采纳了建议者的劝说,决意指派余为两路军的宣抚使,监督军队与金兵作战,营救太原。

  注:

  1、也就是说,加了钞价,但商家买盐时可抵扣的钞引却比原来少了。

途鱼有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