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传信录今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2章 撤兵

  由于军中缺马,余认为步战不如车战,若金人驱铁骑向冲我军,非战车不能克制他们的战马。

  军中有名叫张行中的将官,献上非常好的战车图。他造的车,有两根带有双轮的长竿,推动长竿,车轮就会跟着转动;车前大弓外罩上皮帐,这样设计的战车,枪刃运转轻便快捷。

  每辆战车配备二十五名士兵,拿盾牌、弓箭、长枪,以及斩马刀,排列在战车的两侧。这二十五名士兵结阵而行,敌兵铁骑遇上后,均撤退逃跑。

  这样的战车制造了有千余辆,兵士日夜操练,静待金人防秋之兵集结而来,便将其一举击败。

  谁知朝廷降旨,诏书中所提到的军兵,要悉数裁撤。

  余上劄子极力争取,内容大概是:臣昨日在枢密院待罪时,承蒙陛下不弃,委令整顿军队,防备金人秋高马肥时再次入侵。臣认为我国的军政已经有三十几年没有整顿了。其中原本应该配备的军职,有过半数是缺的。而留下来的军士也很是自由散漫。平日不练习排兵布阵,这才使得金人窥伺我大宋江山。敌人很快便攻下燕山,没受什么抵抗便长驱直入我中原地带,围困了都城汴梁。

  敌军来时,没有坚固的堡垒防范,去时也没有可震慑敌人的军队截击相送,以显我军实力。朝廷更是没有好的议和策略,导致三镇被割让,当朝亲王被送去做人质,而且敌人还掳劫了亿万计的金银钱帛。金敌更是欺辱我大宋女子,屠杀大宋子民,其数不可计数。《誓书》中的辱国条款,令人不忍听闻。

  这种情况虽然使宗庙蒙羞,但有陛下卧薪尝胆,思虑如何重整河山,以报祖宗之德。

  眼下河北的金寇虽然撤兵了,但中山与河间还没有落入贼手。也还能见到金贼兵马时常出没于边境诸郡。兵卒们还不能休息呀。

  而河东,太原仍然在金贼的围困之下,整个河东都处在危险境地之中。太原附近的县镇均已被金贼兵马占据。不管怎样,到了秋高马肥之时,贼人虏骑都会再次入侵,而且必当深入我腹地,指责我没有履行割让三镇之约,并要我补足所答应的金帛余数。

  倘若不举全国之兵,动员全国有能力之士来解太原之围,为河北做防御备战,那么今年春天金兵入侵的危机势必再次发生呀。大宋江山安危与否,还是未知之数呀。

  故臣不为自己专权,而是一心为陛下筹划。陛下降诏书团结来的四方兵马正为秋季金贼再次入侵做准备。军队人数大约十余万,计划分布于南北要塞等二十余郡,指定中山、河间、真定、大名、横海为五座帅府。中书省直辖地区的十余州军队,控制沿河一带重要地分,以护卫王室安全,提防海贼入侵。

  耽误之急是解太原之困,收复忻州和代州等地,以防金人和西夏人联手入侵。

  还不知道这十数万人聚齐之后是否够用,是否足以阻止贼人兵马渡河。臣是被指派出使,调集防秋之兵以备未然的,眼下才离京,离开圣上没几日,朝廷便将此前的诏书都改了。取消了调兵以防敌兵秋犯还不算,还要解散广西左右江溪洞的峒丁,解散引弩手,解散士兵,甚至连四川、福建、广东路的将兵也要解散。再有就是,也不动员荆湖南北路的系将、不系将兵,以及京西州郡的驻军。

  是朝廷之前的诏书要团结军队的,而今又解散大半。若金人再次集结兵马,分两路进犯,朝廷要如何应付,何以依仗。朝廷不去考虑这些潜在危机,认为没有用兵的需要,臣私下想过,大概有以下五个理由:

  其一,朝廷认为从四川、广东、福建、荆湖等地调兵太远,

  其二,集结军队要花费很多钱粮以养兵犒赏,

  其三,金贼已从河北两路撤兵,朝廷认为这下天下无事了,

  其四,围攻太原的金贼兵马并不多,无需援救,其危机也就自行消除了,

  其五,从探报得知,金人被林牙和高丽的军队牵制住了,必然再无能力深入我大宋。

  若说四川、广东、福建、荆湖等地太远,朝廷诏书是四月下的,期望天下兵马能在七月集齐。当时通报三省执行,为何当时不阻止?如今已七月,远道而来的兵马皆已在来的路上。如果又命令他们回去,这是要重蹈今年春季勤王之师发兵再撤的弊病呀。

  一年之中两次调动天下兵马,又两次半路上取消诏令,天下大众将如何看待当今朝廷?臣恐怕朝廷从此不再能取信于四方,愿意为国作战的将士们也将尽皆解体呀。征兵是国家大事,关系着祖宗社稷的安危,这又说要征兵又跟着说取消,不是如同儿戏吗?

  臣真是暗自悲痛呀。

  若是因为集结军队要花费很多钱粮以养兵犒赏,那今年春季时如无军队为国抵挡贼寇入侵,则将贻误国事,则大宋的土地、财货、人民任由贼人掠夺欺辱。今天为了省点小费不去备兵,臣恐怕当贼人入侵时,强取豪夺走的就不止当初那些赔款了。

  何况原本的诏令已下,调拨给防秋军队的钱粮都已发放。那么所谓省下用于养兵的钱粮犒赏,自然就不是问题。朝廷不深思谋划复兴江山社稷的大计,却怜惜一些小钱。

  臣私下认为非常不可取。

  若以为金贼已从河北两路撤兵,天下无事了。那么边境诸郡日日向朝廷上报金人在聚集兵马,贼人甚至声言将于某月入侵,要夺取某地。朝廷又作何看法?强敌压境,即不求和也不进犯,实在令民众日日生活在惊恐战栗之中,时时担心敌人会再次入侵。天下真的平安无事了吗?贾谊曾说‘厝火积薪之下而坐其上,火未及然,因谓之安’1。眼下我国的处境,何止是火没有烧起来,几乎是烈火灼烧于侧,而谈笑自若了。

  若以为围攻太原的金贼兵马并不多,无需援救,其危机也就自行消除。那么我军从春季到秋季,与贼敌攻守已有半年之久,至今都不能使太原真的解围。姚古、种师中二位元帅带领了十万将士,却被金敌一日击溃。而却并未得知敌方有所重大损伤。认为金人的兵士不多,认为太原可以不攻自解的结论是如何得出的?

  臣认为这样谏言的人不是极为蠢笨就是有心欺骗。

  有关金人被林牙和高丽的军队牵制住的探报,也许是真有其事。然而我们可以依仗的不是敌人不来了,而是自身的兵备完善坚固。屯兵聚粮是眼下的当务之急,万不可以忽视怠慢呀。

  当前,河北路和河东路的州郡日日报告战势危急,向朝廷索要支援的军队都以三五万计。近半年以来,朝廷分不出一兵一骑来应其援救。而防秋的军队刚刚集结,又均遣散。真不知道这是何道理。

  若朝廷真的认为不必动天下兵马,贼敌入侵的危机便可自解,那臣实在是认为自己是不足以担任宣抚使这一职责的。陛下还是让建议撤兵的人来代替臣,坐等天下平安康泰吧。等到事态严重了再来烦乱担忧。

  除听说范世雄所统帅的湖北兵已到京西南路的襄州与唐州之间。臣已传令,命其奉圣指疾速赶往宣抚司所在地。其它几路军,还请陛下依据原来那份诏书征调,或许可以不耽误国事。

  注:

  1、把火放到柴堆下面,而人坐其上,火没有烧起来,就是安全的。意指人暂时的苟且偷安。

途鱼有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