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修仙:从精神分裂开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章二十九:老僧

  他一脸黑线地拨开男人,看着旁边两家店铺间阴暗处的身影。

  有完没完?

  干这行还带强迫的?

  那黑暗中的身影停顿了一下,随后缓缓走了出来,光线随着女子的前进一寸寸地向后挪,像是掀开帘子的闺中女孩。

  “诶呀,小哥,别这么无趣啊,来这的人都得享受一下。”一道略带笑意的声音响起。

  一个穿着绣花小衫的女子从中走了出来,用食指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她的太阳穴边并没有脑机接口。

  吴妄眯了眯眼,看着女子佩戴的怪异物品:“古人?”

  在上个纪元末,无边的冰寒席卷整个世界时,许多自适应的冬眠装置被埋藏极寒之下,经过整整近百年的更迭,大部分机器都被各种原因破坏,只留下少数的冬眠装置。

  即使经过大量的唤醒医治,但大部分先纪元的人都没存活下去,只留下少数人存活。

  而这些还不是最悲哀的,最悲哀的是在这个时代,这些没有经过机械改造的怪物很容易区分,普罗大众不能接受这些怪人。

  现在这部分人大部分都生活在各个大学的古人科担任教授,而他们所做的事情,也只有向这些后纪元的人讲述曾经的那个“光明时代”。

  只是刹那间,吴妄便从芯片中提取出这个女子所对应的群体的相关信息。

  “小哥不要让人家难过哦~小女子要是办砸了也是很难办的啊。”女子捂嘴轻笑道。

  嘻嘻嘻,

  嘻嘻嘻,

  要干什么?吴妄正要说些什么,耳边逐渐响起的幻听让他脑袋发紧。

  像是大脑中被硬塞了什么东西,吴妄艰难地抬头,看着那个已经变成重影的女子。

  女子的景象不断抽象,拉伸,揉搓,在朦胧中,吴妄看见女子的手中夹着一个金币。

  “叮!”

  女子轻轻敲击了一下金币,刹那间,血色彻底湮灭他所看到的一切。

  “当然是……”

  女子一手拿着金币让它在指尖上旋舞着,一只手轻轻揉了揉消瘦男子的头发。

  “让你消消火啊。”女子看着双目通红的吴妄笑道。

  在她的视野里,吴妄的背后站着一个面容呆滞,双目无神的单薄人形。

  ……

  吴妄睁开眼睛,发现他站在一处风雪交加的峡谷中。

  四周都是猛烈的狂风,夹杂着冰冷的雪花,使得他睁不开双眼皮贴。

  这是哪啊?

  吴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他突然发现就连自己的衣服都换成了怪异的短款。

  橙色的怪异服装,不仅穿戴起来过于紧还不防风。

  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吴妄不由得窝起一股无名怒火,直到现在自己都在被人耍的团团转,他的过去就那么抽象吗?

  怎么感觉人人都在针对他。

  咚……

  咚……

  咚……

  有木鱼声响起,吴妄愣了一下,朝后面看去。

  狂乱的风雪渐渐变得稀薄,可以清晰地看见断了半截的枯木。

  咚……

  一个身形单薄的老和尚坐在一棵古老的树木上,眉眼慈悲。

  咚……

  不大的木鱼声却一直萦绕在这里,即使夹杂在风的呼啸都显得清晰。

  咚……

  吴妄朝着老人走去,走过的白雪上毫无痕迹。

  咚……

  这是什么情况?

  吴妄皱着眉打量着这个机械般敲木鱼的和尚?

  他想了想,双手合十虔诚道:“老先生何以教我?”

  咚……

  和尚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依旧

  “主持何以教我?”

  咚……

  木鱼声依旧清脆。

  “您何以教我?”吴妄耐下性子。

  咚……

  木鱼声在这烈烈狂风下依旧锲而不舍地响起。

  “和尚?”

  咚……

  “秃驴?”

  咚……

  “老东西?”

  咚……

  “秃驴?”

  咚……

  吴妄:……

  他挠了挠头,有些苦恼地看着这个什么都不说的消瘦老和尚。

  他想了想,转身向着峡谷深处走去。

  既然他不回应,那就向着更深处走去,总会走出去的。

  风雪随着他的深入变得愈来愈大,直到吹得他睁不开眼。

  但只是刹那间,当他睁开双眼时,他又回到了古树下面。

  苍劲有力的古树静静地看着吴妄一次次冲入峡谷深处的风雪中,却又在刹那间被传送了回来。

  “啧。”

  吴妄精疲力尽地看着依旧席卷着四周的风雪,眉头皱得如同疙瘩一般。

  他不知道在这个幻觉中还有多长时间,外面那个怪异的女人绝对没什么好心。

  他要尽快赶回去,去……做什么呢?

  吴妄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但转瞬间便被愤怒所替代。

  但他现在被困住了,他什么都干不了!

  吴妄一锤锤在旁边的古树上,溅下大量的积雪。

  那积雪垂直落下,最后掉在吴妄和老僧的头顶,肩上。

  “十方如来。及大菩萨,于其自住三摩地中,见与见缘,并所想相。如虚空华,本无所有。”

  “佛曰: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由动、静等,二种相击,于妙圆中,黏湛发听,听精映明,卷声成根,根元目的,清净四大,因名耳体,如新卷叶,浮根四尘,流逸奔声。”

  “阿难见佛.顶礼悲泣.恨无始来.一向多闻.未全道力.殷勤启请.十方如来,得成菩提.妙奢摩他.三摩.禅那.最初方便。”

  老僧的突然张口,沙哑的声音像条毒蛇一般攀附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嗯?”

  吴妄听了听,没有听懂,他本来就不懂这些,而且这里还没有芯片辅助,自己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他皱着眉听着,像是虔诚的信徒。

  嗯……

  没听懂。

  吴妄看着自己身后的脚印,急切地环绕着古树而走。

  他试着自己仔细想一想该怎么出去,但却始终集中不了记忆力。

  该如何?

  该如何是好?

  吴妄的双目圆睁,像是九幽之下的厉鬼。

  他疯狂地将头砸在地上,砸出点点殷红的血迹。

  这到底是为什么?

  啊啊啊,

  他像一个发癫了的精神病人一般竭力嘶吼着,攀爬着,扭曲着,像是个非人的怪物。

  大片的雪被他扰得纷乱,像是细碎的群星。

  无边的愤怒和绝望狠命挤压着他的心脏,他恣意发泄着自己无端的愤怒和疯狂。

  但拨开那层层被疯狂包裹的内心,只能看到一个在迷雾中徘徊不定的孩子。

  ——

  女子看着面前沉睡的吴妄,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随后掏出一块通讯器给医院拨了电话。

  完毕后,她看着躺在街道上沉睡不醒的吴妄苦笑了一声:“还真不行啊,三分之一的他成不了仙。”

  “那就罢了,让这躁郁的家伙在登仙幻境里好好反省一下吧。”

  随着声音渐消,女子缓缓隐入之前的黑暗。

  ……

长城先生 · 作家说

小生第一次写小说,今天重读时发现好多问题,虽然现在看的人不多,但还是要向各位磕一个!实在对不起啊诸位。

小生这几天一定把之前的生硬和遗漏处全部补完!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