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求长生,她们全是女魔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二章轰动

  西湖旁,楼船上点着火烛,散发着璀璨的灯光。

  裘千尺随便找了一艘楼船,打算将就住上几晚。

  可裘千尺并没有马上休息,而是把两名长老招了过来商议事情。

  自从答应三日之后的比斗,裘千尺总感觉心里不踏实。

  两名长老走进房间,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裘副帮主,招我们前来,不知有什么事?”

  按理说,这几天他们一直赶路,也有些疲惫。

  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裘千尺不会这么急着找他们。

  看着两名长老有些疲惫的面庞,裘千尺也感觉疲惫不堪。

  特别是今日几次心情起伏,此时松懈下来,真不想再商议什么事情。

  可三日之后的比斗,不仅关乎铁掌帮的名誉,更是一探逍遥山庄深浅的好机会。

  如果不把握住,他们此行可能真会一无所获。

  想到这儿,裘千尺给两位长老倒了两杯茶水,这才面色沉重的说道:

  “你们也知道了三日之后的比斗,这不仅关乎咱们铁掌帮的名誉,而且还关系到咱们铁掌帮能否重新插手临安城,因此,与逍遥山庄的人进行切磋,还请两位长老竭尽全力。”

  顿了顿,裘千尺又感叹道:“真没想到逍遥山庄竟是深藏不露,一个小小的侍女轻功就如此了得,特别是秦浩然,实在是一个可怕的对手,看来此次想要试出他的深浅,咱们还有些难!”

  见裘千尺沉重的脸色,那位胡须皆白的陈长老皱着眉头问道:“这么说,咱们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

  裘千尺叹了口气,点点头道:“嗯,咱们大概要空手而归了,不过,还请陈长老和王长老尽力打败那两名姑娘。”

  “一旦对方战败,你们再以切磋的名义请秦浩然出手,我想看看这个秦浩然的武功究竟有多深。”

  “即使哥哥去请南帝前来,我总觉得不放心,咱们先帮忙试探一下为好。”

  那名王长老摸了摸唇上的八字胡,带着不以为然的笑意说道:“裘副帮主,在我看来,秦浩然根本没有什么恐怖,不过是仗着高明的轻功搞一些小把戏罢了。”

  “你们想,他这么年轻,即使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练功上面,功力又能有多深?”

  “再说,咱们铁掌帮人多势众,若真想对付一个人,即使是王重阳在世,也得饮恨,又何惧一个毛头小子?”

  “我倒想看看,这个秦浩然到底耍什么鬼把戏,居然让两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与我们比武,简直就是侮辱我们,我与陈长老定然会给她们一些颜色看看!”

  相比王长老的自信,那名胡须皆白的陈长老显然有不同的看法,神色严肃地道:“老王,咱们可不能掉以轻心,你没听说吗,那名小姑娘可能是宗师境界的武者。”

  王姓长老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陈老,那小姑娘不过是宗师初期罢了,有什么资格和咱们比试,简直是不知量力。”

  裘千尺有些无奈地劝道:“王长老,你们的修为境界虽然比对方高了不止一筹,但咱们还需小心谨慎啊!”

  平日里这些长老高高在上,总觉得除了一些隐世高手,自己武功天下无敌。

  如果真小瞧了对手的实力,很容易阴沟里翻船。

  ……

  三日时间转瞬即逝。

  忠义堂在西湖旁搭建比武台,自然是瞒不了其他势力的眼线。

  更何况,秦浩然之所以如此大张旗鼓,也是为了震慑其他势力,当然是声势越大越好。

  因此,到了约定比斗的日子,西湖旁不时有武林人士经过。

  这些人说话大声,笑得肆无忌惮,豪爽过人。

  其中,还有一些英姿飒爽的巾帼英雌,仿佛绿叶中的红花,令人眼前一亮。

  当秦浩然来到比武台,周边早已站了不少人。

  这些人三三两两聚在一堆谈笑风生,亦或者顿足远眺观看西湖的美景。

  比武台旁的一处花船楼阁,秦浩然悠哉的坐在上面,显得好不自在。

  看着围在比武台周围的众人,秦浩然不由笑道:“看来这场比武招来不少人,看来你们今日要在大宋扬名了。”

  李莫愁和婠婠布与秦浩然并列而坐,看了比武台旁的人群,苦笑道:“秦哥哥(浩然),现在咱们还没比武就开始出名了,你看那些人总是往咱们这里瞧呢!”

  秦浩然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

  确实,他们这艘花船是整个西湖最大的,显眼之极。

  几人就在楼船上俯视比武台,自然引得湖边之人频频注目。

  “公子,人都来齐了!”迎着众人的目光,杨辅凌躬身拜见,显得恭敬至极。

  在秦浩然的要求下,杨辅凌也以公子这个称呼叫秦浩然。

  “辅凌啊,都是自己人,不要客气,其他人安排的怎么样了,如果安排好了,快去找地方坐下吧!”秦浩然挥了挥手,随和的笑道。

  此种高手之间的比斗,可不常有。

  秦浩然让杨辅凌前去忠义堂叫来了一些可造就的心腹高手前来观摩。

  毕竟,这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学习机会。

  “公子,都已经安排好!”杨辅凌躬身行礼后,又对着李莫愁、婠婠施了一礼,这才在边缘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一些认识杨辅凌的人无不惊诧万分。

  杨辅凌可是忠义堂的副堂主呀,居然对一个年轻人这么尊敬,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

  不过,众人的视线很快被转移,眼神不由自主朝着花船阁楼上面偷瞄。

  毕竟,不管是李莫愁还是婠婠,都属于武林中绝顶美女。

  围观的人何曾见过如此美貌的人,不由两眼发直,恨不得能多看几眼。

  要不是慑于杨辅凌的威严,可能都冲上花船之上了

  李莫愁和婠婠经常混迹于江湖,对这些场面早已习惯,根本不以为意。

  只是不时轻笑嫣然,发出迷人的笑声,让前来观战之人目眩神迷。

  洪凌波则是跟在李莫愁身旁,好奇地扫视着下面的人群。

  对那些目瞪口呆看着她们的人也是习以为常。

  不过,洪凌波毕竟混迹江湖没多久,很少与武林中人打交道。

  如今见到这么多的武林中人聚集在一起,倒是颇为新奇,明亮的大眼睛东盼西顾,心中雀跃不已。

  很快,小倩也领着几人来到了秦浩然所在之地,后面的几人还拎着很多东西。

  小倩到来以后就开始忙碌,将桌上原本的东西全部撤下。

  用抹布全部擦拭一番,这才让那几人把端着的东西一一摆在桌案上。

  很显然,这是一套精致典雅的茶具,那白玉似的茶杯,一看就知绝非俗物。

  下面看到这场景的人不由暗暗皱眉,感觉秦浩然几人实在太过娇贵张扬。

  来到外面还自己带茶具,这般排场也太大了些,真是令人心中不爽。

  当然,这也是嫉妒心在作怪。

  毕竟,他们站在下面连个坐的位置都没有,而秦浩然几人却在上面享受。

  其中一位刚来到这里的年轻武林人士刚想说几句讽刺之语,却被旁边的人连忙拉住。

  “怎么了,难道说都不能说了?”年轻人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那年轻人行事太过奢华,想要咒骂几句?”

  他身旁那位如从老农的中年男子低声问。

  “正是,他这不是炫耀么?”

  “嘘,那位公子是逍遥山庄庄主,他对西湖这片的百姓好得很呢,经常资助那些吃不上饭的家庭,如果你敢说他的坏话,可能会被这里的百姓围住不能脱身。”

  “只要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秦公子比较爱喝茶,而且是自己煮的茶,所以能够带茶具出来不必大惊小怪。”

  那中年男子连忙压低声向年轻人解释。

  “哦,原来如此,那逍遥山庄岂不是很富裕,那套茶杯可都是玉制的,显然价值不匪!”那年轻男子显然也害怕被围攻,放下心中的不甘,再次问道。

  “嗯,那些王公贵族也用不起玉制的茶杯,想来必是价值连城。”

  那中年男子带着感叹的语气,显然满是羡慕。

  “难道没人起歹意,产生抢夺之心么?”那年轻男子看了看秦浩然手中的白玉茶盏,不由贪婪的咽了咽口水。

  站在他身旁的中年男子低声说道:“谁敢呀,逍遥山庄如果没人带领,旁人根本无法靠近,你看,那山庄就在南山上面,看起来没多远,可只要上山就出不来,而且,我跟你说个秘密……”

  说到这儿,中年男子把声音压得更低,眼睛瞥了瞥周围。

  见没有人注意他们,这才低声说道:“据说醉仙楼就是逍遥山庄的产业,醉仙楼日进斗金,你看有没有人敢去抢的?”

  “什么?居然有这事儿?”那年轻人身体不由一震,惊讶得脱口而出,惹得旁边的人纷纷看了过来。

  看到中年男子责怪的眼神,年轻人这才灿灿一笑,眼中满是歉意。

  等到周围的人收回目光,又各自谈笑风生,那中年人这才拉了拉年轻人交待道:“你小心一点,如果被醉仙楼盯上,那你麻烦可就大了,要知道当初北丐吃霸王餐都被醉仙楼扣押了呢,你可不要连累我。”

  那年轻人有些难以置信,瞪大的眼睛问道:“你说的是大宋帝国五绝之中的北丐么,这怎么可能,北丐武功通神,怎么可能会被醉仙楼扣押,江湖中不是说这个传言是假的么?”

  中年男子瘪了瘪嘴:“信不信由你!”

  说完,便不再理会那年轻人。

  见状,年轻人脑袋嗡嗡作响,半晌转不过弯来。

  他真没想到,来西湖这边凑热闹,居然会听到这样的消息。

  更令他没想到的是,西湖这里

  竟还有秦浩然这般异人。

  没想到逍遥山庄寂寂无名,却有醉仙楼这种恐怖的产业。

  要知道,醉仙楼那可是连朝廷都不敢得罪的存在。

  即使皇帝老儿想吃里面的菜,也得亲自出宫才能吃到。

  看来武林中藏龙卧虎,高人异士无数,自己真是孤陋寡闻了。

  作为刚刚混迹江湖的武林中人,年轻人一脸羡慕的望向了花船之上的秦浩然。

  突然,楼上一道目光也正好向他看来,年轻人顿时感觉一悚,浑身好似被其看穿一般,却是刚才他们讨论的逍遥山庄庄主秦浩然。

  此时秦浩然正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

  年轻人心下一虚,生怕刚才的话让秦浩然听到?

  若真如中年男子所说,那这年轻人可真是个恐怖的家伙。

  如果想找他麻烦,自己不要说混迹江湖了,能不能活命还是另说。

  于是乎,年轻人赶紧把眼睛移开,不敢再打量花船上面。

  秦浩然却不自觉的笑了笑。

  其实,西湖本地人几乎都知道醉仙楼是逍遥山庄的产业。

  因为醉仙楼在临安城建立之时,所用的建设人员几乎全都是从西湖请过去的,目的当然是为了让这些百姓能够多一些收入。

  只是这些百姓很少掺和武林之事,所以逍遥山庄与醉仙楼的关系反倒没人传出去。

  刚才那中年人谈起逍遥山庄与醉仙楼的关系时言辞凿凿,言语间满是自豪。

  由此可见,这中年人应该是当初建设最先楼的人员之一。

  当然,秦浩然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毕竟,他从来没有刻意隐瞒逍遥山庄与醉仙楼之间的关系。

  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以后那些想惹逍遥山庄的人得要好好掂量一下,这倒能省去自己不少麻烦,他自然喜于乐见。

  ……

  时至正午,观战之人怨声载道之时,裘千尺才领着两名长老姗姗来迟。

  此时围观的人早已把比武台围得水泄不通。

  要不是杨辅凌派有专门的子弟把守和维护秩序,可能场面早就失控了。

  裘千尺的到来,场面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铁掌帮的名声在大宋帝国那可是威名远扬。

  作为铁掌帮副帮主,裘千尺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存在。

  在场的人大多都是武林人士,自然知道裘千尺的武功几乎都是铁掌帮帮主裘千仞传授的。

  而且已经得到了裘千仞的真传。

  裘千仞是谁啊?

  那可是大宋帝国五绝之下的第一人,一身武功深不可测。

  据说,裘千仞最少是宗师后期的修为。

  如此一来,裘千尺当然不会太弱。

  今日很可能够看到宗师级别的武者比试,简直就是武林中的一大盛况。

  对于那些习武之人来说,简直就是一次绝佳的感悟机会。

  一时间,湖边人头涌动,不断的争抢着最有利的观看位置。

星辰原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