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乡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章:孩子气性

  不一会儿,梁岳骂骂咧咧的声音便转移到了屋内。

  梁笑将包和玩偶熊随意堆在沙发的一角,然后整个人往旁边的躺椅上一躺,还惬意的翘起了二郎腿。

  她躺在椅子上,看着对方的身影从眼前径直跑过,接着一头扎进了卫生间里,随着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响起,骂骂咧咧的声音才逐渐消停。

  正当她对此感到好笑时,忽然闻到一股异味儿。

  低头去看时,才发现金毛乖崽不知什么时候也跟着跑了进来,此时正站在躺椅旁边对着她疯狂摇尾巴,瞧那股热情的劲儿,就差扑上来舔一口了。

  梁笑没有梁岳那么好的脾气,当她看到金毛,就想起对方之前刨粪坑的“壮举”,于是上扬的嘴角瞬间耷拉下来。

  下一刻,只见她面无表情的对着金毛命令道:“傻狗,离我远点。”

  金毛乖崽很多时候都在冒傻气,但唯独在面对梁笑时,能快速且准确的悟到对方的意思。

  就比如现在,梁笑的话音刚落,它便识趣的溜开了,然后屁颠屁颠的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结果就是,卫生间内再次传出骂声,而梁笑则躺在椅子上当起了吃瓜群众。

  屋后的山坡上种了一片竹林,微风穿过后门吹进来,其中还夹带着玉兰花的清香,让人浮躁的心也不禁安静了下来。

  闭上眼,享受午后微风的惬意时光,梁笑忽然觉得生活似乎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只是她的心里莫名感觉怪怪的,就好像忘了什么东西似的,至于是什么,怎么都想不起来。

  算了,管它是啥呢,不想了!

  然而这个想法刚从脑海中闪过,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就响起了来电铃声。

  “嘟嘟——”

  要说梁笑现在讨厌的声音是什么,非来电铃声莫属;要问讨厌的程度有多深,那就是一听见便会感到生理性恶心。

  惹人烦的声音传到耳边,她下意识皱起眉,尽不过尽管心里抵触,但还是闭着眼将手机掏出来并点下了接听。

  “喂,你好,请问有什么事?”

  对着电话打完招呼,却迟迟听不到对面传来声音。

  于是她又重复了一遍:“喂,你好……”

  只不过这次还没等梁笑说完,幽幽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梁笑,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梁笑的脑子正在犯迷糊,熟悉的声音传到耳边,她总觉得在哪里听过,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是谁。

  “你是谁啊?”心里这么想着,下一刻话便说了出去。

  此话一出,电话那头的人明显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又反应了过来,只是话语里多了几分阴阳怪气:“梁笑,你要不要睁开眼睛看看我是谁?”

  “……”

  本想秉着懒得睁眼的想法,结果却被对方说中,听着对方阴阳怪气的话,她感到心虚之余,还莫名感到烦躁。

  不过话已至此,她还是拉开眼皮子瞥了眼手机屏幕,当注意到上面赫然写着的“憨逼”两个大字时,被遗忘的事顿时在脑海中浮现。

  “李铭浩……”

  “这会儿倒是想起来了?”

  自知理亏,但她还是弱弱问了句:“李铭浩,你现在还在服务中心吗?”

  “不然呢?”李铭浩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你再等会儿,我现在下去。”

  “喂……”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对方挂断电话的声音,李铭浩注视着退出通话界面的屏幕,忍不住皱起了眉。

  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只见时针即将指向罗马数字十二的位置。

  看到这,他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时间在沉默中一点一滴流逝,由于心中有事,手机也玩不下去,以致于只能盯着大门的方向发呆。

  短短的五分钟等待,漫长得就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

  千等万等,熟悉的身影才终于出现在视野中,他刷的一下从椅子上起身,拿起文件就往外快步走去。

  尽管着急,但在即将与对方擦肩而过时,李铭浩还是停下了脚步,然后对其幽幽说了句:“梁笑,你明目张胆翘班就算了,竟然还敢超级加倍。”

  说到最后时,他还特意加重了超级加倍的音量,唯恐对方听不到似的。

  让人顶班,还把人给忘了,梁笑本就理亏,现在被这么一说,她更是不知该怎么回答才好。

  她思索了片刻,最后索性破罐子破摔:“你今天不是休息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此话一出,李铭浩原本还算温和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他盯着面前的人,眼神意味深长。

  紧接着,只听他一字一句说道:“梁笑,别人休息不是你狡辩的理由,放下你的小孩子气性,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承认并不可耻……”

  李铭浩还想继续说点什么,手机此时却响起了来电铃声。

  他皱着眉拿起手机看了眼屏幕,但却没有立即接通,而是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梁笑的肩膀,说道:“社会不是学校,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有些事我以后再跟你说!”

  说完这话,他一边接通电话,一边行色匆匆的离开了。

  梁笑低着头站在原地,直到李铭浩的车子响声彻底听不到,她才缓缓抬起头,从紧紧抿着的嘴不难看出她的不服气。

  刚才李铭浩说的道理其实她都懂,但被指着鼻子说教,她就是打心眼里不服气,这种不服气无关谁对谁错。

  越想越气,接下来只见她朝着李铭浩离开的方向比了一个中指,然后又骂了对方两句小肚鸡肠之类的话,肚子里的气才消下去。

  骂也骂了,人也走了,气也消了,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时针刚过十二点……

  最后,心里所有的话到了嘴边就只剩下了这么一句:

  “哼,下班!”

今夜风又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