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乡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章:闹掰的家庭关系

  日当午,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

  北方还需要穿毛衣的时候,南方已经开始吹起了风扇。

  “啪嗒——”

  手起刀落,绿皮的西瓜被劈成两半露出鲜红的瓢,汁水顺着边沿不断往下流。

  “瓜还可以。”梁岳满意的嘀咕道,将西瓜分成小块后,用抹布擦干净刀面上的汁水,提着刀就要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阿明,你等一下。”正坐在风扇前吹凉的梁年生突然开口叫住他。

  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但梁岳还是走了过去,问道:“爸,怎么了?”

  “让你姐准备好简历,然后发一份给你二伯。”梁年生吃着西瓜吹着风,回应时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让她在今天之前发过去。”

  听到这话,梁岳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随后问道:“姐她现在不是在服务中心工作吗?为什么要发简历给二伯?”

  提起这事,梁年生就来气,只见他抬起头冷冷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哼,在那里能挣几个钱?不争气的东西,只会给我丢人!”

  “可是……”

  梁岳刚开口就被梁年生一记眼刀给堵住了,只听他的声音继续传来:“老子累死累活供她读书,不是让她继续待在这个鸟不拉屎的旮旯的!”

  眼看对方越说越上头,情绪越来越激动,梁岳没办法,只能先顺着对方的意思来,说道:“爸,您别激动,我会跟她说一下的。”

  即便得到肯定的回答,梁年生的脸色也并没有好转,他冷哼一声后便没有再说话了。

  客厅内一人生闷气,一人躺在躺椅上刷小视频,一人一脸无奈的站在原地,一时间除了风扇转动的声音,谁都没有再说话,场面开始陷入微妙的沉默。

  而这时,屋子的玄关处响起了开门声。

  “汪汪——”

  以及随着狗叫声而来的脚步声,轻缓而温吞。

  梁笑走进来,她径直穿过客厅,捏起一片西瓜,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上楼,视线全程都没有落到在场的其他人身上。

  梁岳提着菜刀愣愣的站在原地,他注视着对方离开,直至梁笑的身影消失在楼梯的拐角处,才把视线收回来。

  原本已经没话说的梁年生在看到女儿的举动后,心头压下去的火气开始噌噌噌的往上冒,只见他紧紧握起的左拳青筋毕露,甚至连指节都泛了白,可见他此时该有多气。

  不过尽管生气,他依旧没有当着梁笑的面发作,待稍稍冷静了些许后,随即便将目光看向了还站在原地的梁岳。

  “你看看你姐像什么话?眼里还有没有长辈了?”

  “额……”

  梁岳一时半会儿也不知该怎么回答了,他有想过自己这个姐姐最近会跟父母闹得不怎么愉快,却不曾想情况会如此严重,至少从刚才双方的表现来看,简直与陌路人并没多大的差别。

  梁年生见儿子不说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开始将矛头指向对方:“阿明,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你是不是也要像你姐一样,非得要把我气死才满意?!”

  一口黑锅突然盖过来,梁岳也是懵了,他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躺着也中枪。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多想,就听到对方的声音继续传来:“你们都在外面学坏了,一个个都不听话……”

  “……”

  听着老父亲滔滔不绝的斥责,他似乎有那么一点理解他那个姐姐的心情了。

  不过理解归理解,现实还是……

  唉……

  ……

  一楼的斥责声传到二楼的房间已经几乎听不到,但从楼下的动静来看,就算不去听,梁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与往常一样戴上耳机坐在桌子前,然后打开电脑,开始忙活自己的事。

  耳机的声音很大,除了音乐声,什么也听不见,这个小房间此时就像是一块龟壳,而她躲在里面拒绝了外界的一切纷扰。

  由于音量太大,以致于有人站在了自己的身后都浑然不觉,最后还是对方伸手戳了戳她的肩膀,她才注意到。

  摘下耳机,合上电脑,梁笑坐在椅子上缓缓扭过头来,对上梁岳的视线时,她的目光坦然而平静。

  “怎么,你也要来说我吗?”她淡淡说道,语气里听不出情绪。

  “不是。”梁岳顿了顿,接着一脸为难的继续说道,“对了,老爸让你准备好个人简历,在今天之前发给二伯。”

  “哦,除了这个,他还让你过来说什么?”梁笑似乎并不在意,一边用手指掏耳朵,一边回应对方。

  然而就是这么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让梁岳莫名感到不安。他抿了抿嘴,纠结了片刻后,有些话还是问了出口:“姐,你这次不生气了?”

  “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梁笑无所谓的耸耸肩,随即话锋一转,“反正不管他怎么说,要简历就是没有。”

  说到这里时,她还翘起了二郎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梁岳站在旁边,他注视着眼前的人,一边是犟脾气的父亲,一边是认死理的姐姐,不管走哪条路都不通,而他被夹在中间进退两难,一时间也不知该说点什么才好。

  梁笑看着对方欲言又止的样子,下意识皱起了眉。

  虽然心里不痛快,但她倒也没有把气撒在无辜的人身上,所以皱起的眉头没一会儿便舒展了开来,再开口说话时,整个人也已然恢复成平日里的状态。

  注视着眼前这个眉眼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弟弟,梁笑轻叹了一口气,随后淡淡说道:

  “目前这份工作,我希望能继续下去。”

  “为什么?”

  其实梁岳和其他人一样,也并不理解梁笑的做法。不过不理解归不理解,他一向尊重自己这个姐姐的选择。

  听到弟弟的疑惑,梁笑摇摇头,随后轻笑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想做一份工作一定需要理由吗……”

  这一次,梁岳没有等对方把话说完,他长长呼出一口浊气,一字一句说道:

  “是因为那件事吗?”

今夜风又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