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了警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章 犯罪

  陈辉还带着手铐,不过还是接过方凯的手机。

  押他上车的那个警察,也在车后座,就陪在了陈辉的边上,虽然陈辉受伤了,但他们还是不能大意,当时陈辉的两只手并不是铐在后面的。

  “不要怀疑了,你自己也亲眼看见,就是那个帮你的狙击手阮茂要杀你,要不是刘杰建在你的前面,那一枪应该爆掉的是你的脑袋,可是刘杰建的脑袋让你躲过了一劫,那不是要杀我们而误杀了刘杰建的。”方凯提醒了一句。

  陈辉紧紧的握着方凯递过来的手机,很认真的在看呢,有新闻记者,把阮茂被炸死的报出来,连他的那一具尸体也给拍到了,都分不清楚。

  “这个人太狡猾了,只是他没有算准你还活着,我想他应该认为你死了,阮茂又什么都不知道,他没有想到,人家早就想要把他也给灭口,如果我没有说错,能够威胁他的那家伙的就只有你和阮茂。”

  李韵吩咐完以后,已经上了方凯那车子的副驾驶那个位置。

  陈辉把他的手机还了回去,望着窗户的外面,明显是給击溃了,再也说不出话来。

  “还想要隐瞒真相,不想说出来吗?”李韵让方凯开车。

  方凯的车子启动了。

  “许志岳以为我会去他们警察局,他想多了。”李韵顺便把安全带給拉上。

  陈辉还瞧了李韵一眼!

  “难道我猜错了吗?我才不会那么傻瓜,他没有机会的了,想杀人灭口,看来他不幸运。”李韵冷冷的说道。

  陈辉回过头去。

  “我敢说,要是把你带到他的警察局,你活不过今晚,现在就差你一个,他会想尽办法在今天晚上弄死你的,你以为他会相信给的保证,我发誓,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他已经不可能会相信你了。

  “说真的,我要是他,也不相信你还能够听他的,他干出这样的事情,不会有人相信他的,还会为他隐瞒真相,除非他认为别人是傻瓜,对于他这种自我矛盾的人,她不会相信任何人,除了他自己以外。”李韵说的都是实话,当方凯告诉他,阮茂給炸死在车子里面,这种事情都发生了,他怎还敢冒险把陈辉送到清石县警察局。

  “说出来吧,你除了讲出真相,已经没有别的必要,还要为想杀死你的人隐瞒真相,你别开玩笑了,这又是为了什么,他把事情做的如此决绝,现在是你唯一争取坦白从宽的机会,你没有别的选择。”说出此话的是方凯,这时候他得趁热打铁。

  “估计人家还在怀疑你说谎呢。”李韵故意这么说,能够給陈辉刺激,她会抓住机会的。

  “许志岳是你的内鬼,还是合作者,你怎么就能够让他成为你的内鬼?他怎么说都不应该成为你的内鬼的,毕竟也是清石县警察局的一把手。”方凯还是有些惊讶,毕竟许志岳是个局长。

  “应该说,我是他的内鬼才对。”陈辉总算说话了。

  看来他们成功了,陈辉总算放弃了。

  “什么,你是他的内鬼?”李韵还是诧异了。

  “应该是线人,他说的没错,许志岳怎么说都是个警察局的局长,怎么可能会是我的内鬼,我也请不起这样的内鬼,不是他在为我做什么,而是我在为他做事情,你们一直误会了,认为我有内鬼在警察。”

  “不是合作?”方凯还是猜错了。

  “线人,也算是合作,听清楚了没有,我一开始只是他的线人,跟你給杨子超当线人是一样的,只拿到很少的钱,在警察局不算卧底警察,所以不留档案资料,若是卧底警察的话,里面会有档案和资料的。”陈辉这时候很安静,也许因为许志岳太让他失望,已破了他的底线,他没有必要为许志岳瞒着任何的事情。

  “说说到底怎么一回事?”李韵已经偷偷把手机的录音给打开,当时方凯的车子已经进入了高速路,不过四周的玻璃窗都是关上的,尽管车子开得很快,但是里面还是很安静。

  陈辉叹了一口气,继续回忆道:“已经很多年前了,那时候我还是个不起眼的小混混,就为了要点线人费用,被他抓住了把柄,如果我不给他当线人,他就栽赃我,我没有办法,就这样給他当线人。

  “其实很多人跟我一样,也是这样被逼,然后走上了当线人这条路的,只要他们抓住我们的把柄,就能够逼我们这么干,顺便软硬兼施一下,没有几个人真的能够不听话。”

  “不要给我转移话题。”李韵提醒道。

  “那时候我还不是老板,跟着别的老板呢,給许志岳打听犯罪证据,许志岳当时也还不是局长,那时候不过是重案组的副科长,是因为我的帮助,让他屡破重案,才飞黄腾达了,后来还成为了局长,要不然他现在还是个副科长,怎么可能成为局长。”陈辉抱怨的说,还咬咬牙。

  “就开始犯罪了?”

  “这事情要从我的老板被抓了以后说起,忽然这一天,我发现自己没有目标了,所有能抓的几个头全部拿些,该判刑的判刑,糟糕的是,我竟然意外的成为了他们的新老板,在他们那些人当中的辈分成了最大的一个。

  “要是我是个卧底警察,在这时候应该功成身退,恢复自己的警察身份就可以,但我是个线人,就算不再当线人,我也要找份别的工作,可是没有工作比我成为新老板更加的诱惑人,那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一件事情,从来就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在这里独当一面,由一个线人变成他们的头。”陈辉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然后你们就勾结在一起犯罪了?”

  “被抓的头,他的地盘全部一下子归我了,当时不是我经不住诱惑,连许志岳也不淡定,除了我们前老板留下的酒店,别的酒店也要跟我们合作,我们可以从四面八方,尽一切办法赚钱,一句话,那就是我说的算,只要许志岳点头就成了。

  “许志岳顶多在清石县当个警察局的局长,那一次机会,是我们好不容易遇到的,他和我都知道,如果我们联手,就等着收钱的,没有人舍得放弃这么一次机会的,是他十几辈子在警察局赚的钱。”

  “那你们就开始贩毒犯法了吗?”李韵质问道。

  “你以为后来由得了你的吗?”陈辉反问道。

  “什么意思?”

  “他也舍不得这些,我也舍不得,当时我说,一切会听他的,赚到的钱,就跟他一起来平分,我知道靠我肯定是不行的,我能够意外的成为新的老板,是因为旧的老板没有抓出我来,已经在许志岳的帮助下彻底抓了他大部分的手下,但要是得到许志岳的帮助,我会如鱼得水。”

  “你们怎么走上贩毒的?”

  “没有什么赚钱,能够和制造丸子相比,是我成为新老板才知道,原先的老板基本是垄断了酒店、酒吧的货源,在我成为新老板以后,才被他原来的手下告知,还有个加工厂没有给挖出来,我把这事情告诉了许志岳。

  “那些人不断的找我买货,酒店和酒吧没有那些东西,会失去垄断的机会,终究会被拥有这些的夜总会和酒吧,把生意全部給抢走,我让他张一只眼闭一只眼,大赚一笔再说,可是这一松口,就彻底一发不可收收,再也没有回头路。”

寻风夜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