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猪头少年不会做神女同桌梦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十九:我若是拥有魔法的小仙女,那你便是拥有魔法的小仙女的精灵哥哥。

  【他是谁?】

  【我不认识他。】

  【是我的哥哥吗?还是那位斋藤姐姐的哥哥?】

  【他会不会讨厌我,讨厌我占了斋藤姐姐的身体...】

  【可是,可是...我真的找不到斋藤姐姐,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是我,我不是斋藤姐姐...】

  我听着她的心里话,内心感到五味杂陈。

  我装作漫不经心的玩着手机,而她则是在偷偷打量着我。

  或许是因为戒备心强,又或许是因为好奇,她的视线一直在我身上徘徊着。

  我知道,面对这只怯生的小猫,我的方法奏效了。

  我有过经验,我知道,我只有这样做才能让这只怯生的小猫逐渐适应,并将紧张的情绪逐渐转为轻松舒缓。

  看见此时的‘斋藤同学’,我也不由想起了,在大概一年半前,我生命中短暂出现过的那只猫。

  我这应该怎么面对怯生小猫的经验,便是从它的身上得来的。

  其实,我更想叫它做精灵,一只治愈我内心的精灵。

  它和我一样,似是在这个世界走丢了。

  那时,我的父母成天吵着架,我为求内心的一片安宁,我逃窜似的逃出了那个家。

  我经常在放学回来做完家里的家务后就跑出去玩。

  尽管我并没有什么朋友,出了家门也是自己一个人乱逛,一个人捡起地上的石子扔向水中。

  但在那天,我只记得是在大前年的尾部十一月份的某一天,我遇见了那只猫。

  哦不,我应该说,我遇见了那只可爱的小精灵。

  我第一次见到它时,它的身上并没有很脏,我听人说,不论家猫还是流浪猫,它们都是很爱干净的。

  只是有时,在流浪的它们,是难以舔去身上的脏污。

  我辨别不出它是流浪猫还是家猫,我只记得,在我发现它时,它也发现了我。

  就像两个在这个世界走丢了的灵魂,就那么相遇了。

  它那双宝石一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它不敢有任何动作,即便我是在距离它三米外的地方。

  我也同时看向它,我也没有轻易去有什么动作,因为我怕吓到它。

  就这样,我看着它,它看着我。

  我和它对视着,一直对视了有很多秒。

  我当时在想,它应该是只家猫吧。

  因为它在看见我时并没有受惊而炸毛或逃跑,所以我觉得它应该是只家猫,不算很怕人。

  但它又为何一直戒备着紧盯着我呢?这让我不免疑惑。

  良久之后,它才转过方向迈步离开了,或许是它经过那良久的对视后觉得我并不会伤害它吧,它对我放宽了它的戒备心。

  我看着它离开的背影,它离开的脚步很轻缓,并没有太过急促,它也没有回头过来看我。

  之后,我便经常去那处地方找它了,我很庆幸,我找到它了!

  它好像就住在这一块,有时会出来走动。

  逐渐的,它开始慢慢对我做试探性的靠近。

  它开始吃我带去的火腿肠,它开始围着我转圈。

  它开始蹭我的裤腿,它开始对我发出撒娇似的喵喵声。

  它开始跟着我在我的身边,虽然只是在人少的地方它会这么跟着我。

  它开始愿意让我去抚摸它,它开始愿意躺倒让我去轻抚它的肚子,它开始在我的面前玩闹打滚......

  它开始像听得懂我声音似的,我一叫它它就朝我跑过来。

  虽然有时,在它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些让它感到陌生、胆怯、显有犹豫的别的身影,但它还是会努力的朝我跑来。

  但之后,它不见了,那次是我生病了,一连几天我都没能再去找它。

  我发着高烧在家里调养身体时我时常会想起它,我在想,它发现我不见了,它会不会来找我呢?

  可当我病好了之后,我再去时,我没能找到它,我在它经常出现的地方呼唤着它。

  可这次,任凭我怎么朝四周呼唤着我给它取的名字,它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喵喵叫着朝我奔跑过来蹭我的裤腿。

  那天,我找到很晚才回的家,回去便被母亲训斥了一顿。

  我知道,她是在担心我,但我就是一气之下头也不回的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将门砰的一声狠狠地关上。

  我很失落,我后悔我没将它带回家,我在想着,它是不是在我生病期间去找我,把自己给找丢了。

  “咕~~~”

  从病床上传来的一道声音把我的思绪拉回。

  我将手机放好,转头看向她。

  一直在偷偷打量着我的她在发觉我的视线后顿时一惊,紧忙侧过头去,完全不敢与我的视线相接。

  【别看我,我不饿。我不是斋藤姐姐,求求你了,别再用看斋藤姐姐的眼神看着我了,我是我,虽然我还没有名字...】

  “你不是什么斋藤姐姐,你是你哦。”

  我语气平缓。

  她一怔,转过头来看我。

  “你是你哦。”

  我微笑着重复了一遍我的话。

  “是还没有名字吗?那现在就取一个吧。”

  听到我的话,她一愣,眼眶中泪水打转。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她说话的声音发着颤。

  我跳过了她的问题,我语气缓和道:“名字,现在就取一个吧。”

  她眼眶中的泪水很快便流了出来,顺着脸颊缓缓流到下颚。

  她那双有着蔚蓝色瞳孔的眼睛,渐渐变得清澈,仿若雨过天晴,躺在草原上,看见了万里无云的蓝天。

  她往前朝我凑近了一些距离,她说道:“真的吗?我真的也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名字吗?”

  “嗯。”我微微点了点头。

  她微微低下头,沉思片刻,再次抬起头时,她再次朝我确认:

  “我真的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名字吗?我可以不用再做斋藤姐姐了吗?”

  我语气温柔,对她说:“嗯,你一直都是你,不是什么斋藤姐姐,既然不是,又何来不用再做斋藤姐姐这一说呢?”

  “可是...可是他们,他们都说我是斋藤姐姐,他们也都会用那种看斋藤姐姐的眼光看我,我看见他们的眼光,我很...”

  她的头微微垂了下去,泪水滴落在医院的白色的被子上。

  “在我眼里,你是你哦。”

  我当即打断她的话。

  她抬起头,看着我,对接上我的视线。

  她吸了吸鼻涕,抹了好几次泪水,哭得哽咽。

  “要取名字了,不要哭哭啼啼的了,能笑一下吗?”

  我看着她。

  “嗯。”

  她朝我点了点头。她微微歪过脑袋。

  一头金色长发垂落在被子上,她看着我露出了一个十分可爱的笑容。

  “我记得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微笑是这世间最神奇的魔法,你若是微笑,便是这世间拥有魔法的小仙女哦。”

  “嗯嗯。”她笑出了声,对我说,

  “我若是拥有魔法的小仙女,那你便是拥有魔法的小仙女的精灵哥哥了哦。”

  “好。”

斋藤惠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