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猪头少年不会做神女同桌梦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一章:她是她

  初升之阳的光亮照进病房,柔和且温暖。

  色彩渐渐从金黄到橙红,透过窗帘的细缝,就这么灿烂地映照在白色的墙壁和床上。

  醒来之后,我看着不知在何时出现在我脑袋下柔软的枕头略带困惑。

  我擦了擦眼睛,视觉渐渐清晰,我看着躺在病床上睡着的她。

  她躺在柔软的床上,面庞轻轻向一侧倾斜,身体正朝着我所在的方向轻轻弯曲,嘴边带着微笑的弧度,呼吸平稳而柔和。

  她的睫毛长而浓密,轻轻覆盖在她闭着的双眼上。

  她洁白且细腻的皮肤,就仿若是一件光滑、细腻、温润的,出自大师之手的白色陶瓷制品。

  不论是那张睡着了的毫无防备的脸,还是那红润且诱人的嘴唇,都让我有点想亲上去的冲动。

  好在,我成功压制住了内心底所浮现出的短暂的邪恶想法。

  我拿出手机看了眼此时的时间,早晨六点四十三分。

  我站起身走出病房门,迎面便撞见了中泽护士,她看了我一眼,我听到了从她内心传出的话。

  【这是...那孩子的哥哥。】

  她看着我稍有愣神,随即又将视线偏转至病房内,看着正熟睡着还未醒来的‘斋藤惠’,不由嘴里喃喃:

  “睡得很香很安静啊...”

  转回视线看着我。

  【是因为她的哥哥来了么?】

  我听着她内心所传出进入我耳朵的话,一言不发。

  她脸上浮出微笑,随即将手上拎着的外形约有两盒泡面般大的保温煲小心伸向我。

  “这是你和你妹妹的早餐。”

  我伸手接过。

  “我和我妹妹的...早餐?”

  “嗯,这是斋藤先生拜托我们的事。”

  “我知道了,谢谢你了,中泽护士。”

  连早餐都难以做到亲手送到正在生病着的女儿手上,我能明白斋藤先生的心情。

  中泽护士将保温煲交给我便离开了,我拎着保温煲走进病房内,放到床头柜上便走出门去到洗手台做了简单的洗漱。

  我折返回病房,才刚走到病房门口,一只手拍在我的肩膀上。

  “少年...是你吗?”

  单从绰号和声音我就知道拍我肩膀的是谁了。

  我转过身。

  “哦!真的是你,少年!剪了发型,我都有点认不出了啊,还挺帅气的嘛,哈哈哈...”

  她手开始不停的拍着我的肩膀,大笑着。

  “古田老师...”

  “什么事?”

  我一脸囧样看着她。

  “学校事务不用您处理了啊,怎么这么早就来这边了?”

  “今天没我的课哦。”

  她不停拍着我肩膀的动作终于停止。

  “您不是教务部主任嘛,难道就别的事要处理了啊?”

  “眼前,还有什么事比这件事重要呢?”

  她的视线缓缓转向病房内。

  “对了,古田老师,我的请假审核你没忘吧?”

  我可是记得她的健忘的。

  “哦?请假审核...”

  她一脸思索的样子。

  “喂,你不会真给忘了吧?”

  “怎么会呢少年,哈哈..哈哈...”

  她笑容有些僵硬,像是在尴尬的假笑。

  【请假审核?我有做吗?记不得了啊...】

  听见从她内心底传出的声音,我囧脸看着她。

  有没有做过都不记得,我就纳闷了,这健忘的家伙是怎么当上教务部主任的?

  “我要是因缺勤次数过多而升不了级,你有逃不脱的责任!”

  “好好好,我知道了啦。”

  “看起来昨晚斋藤同学睡得很安心呢。”

  她视线往病房里望去,轻呼一口气,嘴角浮出笑意。

  “她现在不是斋藤同学,她是她。”

  “诶?”

  转过头狐疑看着我。

  “她是...她?少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古田老师,你忘了医生是怎么说的了?”

  “哦!我想起来了,你的意思是昨天医生提到的解离性失忆症?难道在斋藤同学的身上已经出现了新人格?”

  “是。”

  我冲她微微点头。

  她能想起是着实不容易啊。

  “古田老师,您这健忘症是该治治了。”

  “我哪有什么健忘症嘛。”

  “那个,古田老师,我想拜托你一些事。”

  “什么事?献身给你可不行。”

  “我哪会拜托那种事啊!你是想老牛吃嫩草吧你?”

  我朝病房内望去,长呼了口气。

  “古田老师,斋藤同学的第二重人格,她需要我们,准确来说,她需要获得周边人的认可。”

  “周边人的认可?”

  “嗯,现在她是她,是一重新人格,是完全没有斋藤同学记忆的人格,我们已经不能再用看斋藤同学的眼神去对待她了。”

  “我的读心术读取到了她的心里话,她很害怕...”

  “很害怕?确实啊,记得斋藤先生和我说过,斋藤同学被送到医院当天傍晚就醒了,醒来就有躲着他惧怕他的意思。”

  “斋藤先生说他只好离开病房,到病房外看她,这对父女都挺可怜的。”

  “新人格也很可怜。”

  “她害怕别人用看斋藤同学的眼神看她,同时,她也在自责,她觉得是自己抢占了斋藤同学的身体。”

  “听你这么一说,确实是这样。”

  “你的意思是新人格没有任何斋藤同学的记忆,从而无法以斋藤同学的面貌去面对他人,世界对于她来说是陌生的,所以她会害怕,是这样吗?”

  “是这样。”

  “但是,听斋藤先生说,当天深夜,斋藤同学身上发生了更让人感到担忧的事情。”

  “更让人担忧的事?”

  “嗯,斋藤同学睡着的时候会痛苦的大哭身体还会做挣扎。

  记得斋藤先生跟我说,他是在深夜听到自己女儿的叫喊声而惊醒。

  当时就把他给吓坏了,他很快就叫来了主治医师。

  但他也只能在一旁看着自己女儿不停在病床上哭喊挣扎...”

  “哭喊挣扎......”

  “古田老师。”

  “怎么?”

  “你是不是偷偷吃药了?就你那健忘症,是怎么能把事情记得这么清楚的?”

  “什么嘛!”

  她视线转向病房内,神情中隐带感伤。

  “这么重要的事当然会记得,可怜的孩子...”

  “喂!我的在校出勤,我是否能升级就不重要啦?”

  “哈哈哈哈。”

  她转回视线看我,手又不停地拍起我的肩膀。

  “放心啦少年,你忘了我是什么职位啦?你的出勤表到头来不也是交到我的手上,你又不是故意旷课,到时我盖个章不就行啦。”

  “...”

  “哦,她好像要醒了,接下来就继续拜托你了,少年。”

  她轻轻拍了拍我肩膀,转头便要走。

  “喂,古田老师,你要去哪?”

  “我回去和学生们也说一下你口中的她是她那件事,拜托他们也做到配合。”

  “这样啊,拜托你了,古田老师!”

  我朝她离开的方向挥着手,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拜托你了,古田老师。”

斋藤惠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