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穿成乱臣贼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67章 吐气生火

  可怜关金鹏三人在赣州,在其他地方都是武功高强的先天高人,无人敢惹,但此时此地,在唐天仪、萧克己面前,全成了玩物,没有丝毫还手的余地。

  两大通幽杀意滔天,三人不敢违抗,只能老老实实带着众人飞快赶往之前会面的城西废弃荒园。

  可里面根本没人!

  柳生文月压根就没回来。

  唐天仪大怒,拔刀就要砍,右护法林无伤赶紧解释。

  “我们今日方才见面,柳生晨严说有大事要办,要我们暂时约束徒众,只要成功,明日便可借机除掉市舶司总管,营救细川枫……康王府惊天一爆后,柳生文月马上要我们配合接应,之后,就是刚才的事了,我们真不知道她在哪啊!”

  三人赶紧把自己知道的内容都说了出来。

  这时,唐天容、空空儿也已追上队伍,听完立马猜到柳生晨严所谓的大事,多半就是利用朱显耀施行偷梁换柱之计,再用康王身份召张雍入府——康王乃朱氏子孙、天潢贵胄,他若有召,张雍也不得不从,便给了他们机会,伺机毒杀!

  若是真成了,张雍还真可能被二人一明一暗偷袭,落入圈套之中。

  但现在有萧景行布局发现端倪,朱显耀已死,柳生晨严也已粉身碎骨,这所谓的大事也就无从谈起,后续计划全部腰斩!

  现在摆在柳生文月面前的只剩两条路,要么伺机暗伏,要么立刻撤离!

  唐天容道:“她现在带着恩公,目标如此显眼,能跑到哪去?若是藏身泉州某处,那她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就怕她带人出海,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封锁港口,严防偷渡!”

  唐天仪眉头紧皱:“只怕挡不住啊,以她的武功,一般官军根本不是对手。”

  “东方策!”

  空空儿忽然眼前一亮:“‘雕侠’东方策!请他出马,就算她能出海也绝逃不过他的眼睛!”

  东方策有墨雕,能御雕而行,高空俯瞰,一目了然!

  沈道秀马上道:“这里距离海鲨分堂所在九日山,只有六七里路程,再取无形隼前后太耽误时间,就请……”

  空空儿不等沈道秀说完,已经知道她所请,直接道:“萧兄出事,义不容辞!我马上去!”

  沈道秀也不多言,郑重福身行礼。

  空空儿摆手,消失无踪。

  萧克己心中担心,面色愈发冷峻,说道:“此人若要出海,必然传讯柳生家楼船接应,若是拦不住她上船,也需早做准备……温廷,立刻通知高知府,调集巡海道水师,发兵飞鱼岛,攻打楼船!”

  “是!”

  温廷闪身消失。

  唐天仪想起此前萧景行的告诫,柳生家族若是以逸待劳,那斩逆堂报复成功的可能性很低,但若是他们主动出击,反而给了己方机会,眼前一亮,当即下令:“斩逆堂,报仇的时候到了!此次行动,只有两个目标,营救萧公子,捣毁楼船,祭奠亡者在天之灵!”

  “是!”

  斩逆堂副堂主精神一振,带着麾下十六人同时出动。

  为了萧景行,官府、海鲨、唐门即将联合对楼船下手。

  柳如意暗暗心惊于萧景行潜在的力量,那三个轮回教的人更是直接傻了眼,以一己之身让多方联合出力,这是多么强大的人脉,亏他们得知张晚箐藏身镇远旗下平安客栈时,还想对他出手……这简直自寻死路!

  “不对。”

  沈道秀环顾四周,忽然想起一事,看向魏奄,目光炯炯:“你刚才说前段时间,是你陪着那个柳生文月在泉州游玩,购买各种古董宝物?”

  “是……”

  魏奄咽了口唾沫:“但我真不知道她在哪啊!我只是指点她去了几个知名的老店……”

  “闭嘴!没问你这个!”

  萧景行不知所踪,沈道秀心急如焚,懒得跟他磨叽,直接喝断了他。

  过去三年统辖萧景行麾下所有生意养出的一身威势,在此刻显现出来。

  众人都吃了一惊,没想到一直温温柔柔待在萧景行身边的沈道秀,还有如此不为人知的一面。

  只见她脸若冰霜,一字一顿道:“她买了多少东西?为何这里一件没有?难道那些东西不是你负责转移的吗?说,转移到了哪里!”

  经她提醒,众人马上醒悟。

  既然干的是跑腿的活儿,魏奄或许也曾帮着她把东西转移到某個地方,只等撤离之时一起带走,而那里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父女偷渡上岸的最初落脚点!

  所有人的目光一齐看向魏奄。

  魏奄这才想起来,柳生文月确实曾经让他把东西都转移到一个地方,忙道:“我想起来了,甘露寺!金沙湾甘露寺!那里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我一时没在意……”

  总算又多了个可能的地方。

  “……”

  萧克己再看沈道秀,目光之中多了几分认同。

  难怪能让那个眼高于顶的侄儿如此痴迷,果然有点门道……

  柳如意道:“我陪你去!那个柳生文月武功虽厉害,但不见得百毒不侵!她先行一步,很可能已经不在那里,而是就近出海!各位还是别一起行动,以免扑空,就按原计划捣毁楼船、搜寻海面吧。”

  “好。”

  萧克己拍板,此时此刻,柳生文月肯定已经顾不上那些东西了,又或者另有人拿走,未必就会去甘露寺,更可能直接原路返回,便道:“就以金沙湾附近为主要搜寻地域,但也不能放过其他地方,以免只是故布疑阵。”

  “明白。”

  唐天仪看向唐天容:“我们走吧。”

  众人飞快行动。

  柳如意拉着沈道秀施展轻功,就要奔向金沙湾。

  沈道秀忽然道:“柳姐姐别急,还有一个人可以帮上大忙!先回客栈。”

  ……

  柳生文月果然已不在甘露寺。

  她此时此刻就在金沙湾海岸边,身前放着一个铁皮箱子,箱子里是蜷缩着的昏迷状态的萧景行。

  在她身后是五艘小型渔船,每艘船上各有十余人,都是普通渔夫装扮。

  一位富家员外恭敬站在柳生文月身后,陪她一起焦急望向官道方向。

  没过一会,一只信鸽飞到了富员外肩膀。

  员外取下信筒中的信纸,展开一开,脸色大变,哆嗦着递给柳生文月,身子已跪了下去。

  后方所有渔夫见状同时下跪。

  柳生文月心中已有准备,但亲眼看到信上内容,还是不禁身躯一晃,泪水夺眶而出:“父亲!”

  ——【家主已死于张雍之手,剑气贯体,尸骨无存。】

  寥寥数字抽干了柳生文月全身力气。

  她遁走之时已经注意到了张雍和唐天仪先后赶到,猜到父亲重伤之下,势必难以脱身,营救计划只能延后,这种情况下再待在泉州太过危险,唯有先行撤离,方为上策。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父亲一直没有按记号追过来,她的心开始往下沉。

  直到此时此刻得到确切信息,她不由痛哭出声。

  “萧!景!行!”

  柳生文月一脚踹向身侧铁皮箱,面孔狰狞,声音凄厉地哭喊道:“都怪你!都怪你!你还我父亲!”

  之前那点模糊好感瞬间消失无踪,只有无穷无尽的恨意。

  富员外赶紧拦住,说道:“大小姐,现在快点出海才是要紧啊!家主是为了抓他方才落败,现在人已到手,熊泽前辈还有家主期望的火药就在不远的将来!不可因一时愤怒,毁了他老人家的期待啊!少主已经前来接应,我等也会做诱饵吸引敌人注意,大小姐快点走!”

  柳生文月痛哭流泪,可她也知道员外所言才是正理,强忍愤恨,提着箱子跳上一艘渔船。

  这种渔船名为“鸟船”,因航行速度极快,如海上飞鸟而得名。

  船型修长,艏艉尖细,船身低矮,三浆一橹,可容纳二三十人。

  富员外跟着上了船。

  随着一声响亮的开船声,五艘船同时启程,水手起锚,用力摇橹,五艘鸟船分五个方向驶入茫茫大海。

  “大小姐,敌人万一追上,您尽可提箱下到船底躲藏,箱中放了酸纳石,遇水生气,他死不了!”

  “嗯。”

  柳生文月越想越气,又狠狠踹了一脚,将铁箱丢进底舱机关。

  铁箱剧烈摇晃,箱中萧景行睁开了眼睛,嘴角溢出鲜血,此时此刻,他双手被缚无法行动,体内经脉尽断,内伤严重,需要疗养,已完完全全是个废人,不过模糊中听到柳生晨严已死,心情立马好了不少。

  “易观棋……”

  萧景行深吸一口气,他怎么也没想到汉话说的以假乱真、当初在如意斋给柳老板骗得团团转的傻女人会是柳生家族柳生文月,亏他还以为她只是被卷入的无辜者。

  “冲动了……估计小叔、阿秀他们快急死了……算了,吃一堑长一智,还是先想办法脱身……”

  这箱子空间不大,以精铁打造,一体浇铸成型,坚固无比。

  别说现在无法运功,就是能运功,也没空间运劲挥剑。

  只靠徒手,很难打碎钢铁,何况双手还被浸了油的麻绳死死捆住,越挣越紧!

  这箱子里也不太干净,散落着不少杂草,之前可能是押运异兽用的,那些用来铺垫做窝的草上还沾着兽毛,散发臭味。

  萧景行皱紧眉头,借着呼吸孔透进来的光,观察四周。

  他身上明面的东西都被搜走了,不过,怀中里衬里还藏着两包救急的【养脉丹】和【造化丹】。

  只是双手都给捆的死死的,没法拿出来。

  护腕中藏有毒针、刀片,可以暗算,也可以开锁——如果是铁锁捆绑反而容易脱身,偏偏是粗大浸油麻绳,全身无力下,毒针刺不烂、刀片割不动。

  脚下靴子里暗藏匕首,稍微用力就能弹出,但现在这种情况下腿都伸不直,也没法用。

  ——只身体蜷缩、双手被缚两项,就让他所有招数没了用场。

  下次得注意……

  不过,正前方呼吸孔附近的一个装置,让他松了口气。

  那是个开孔的铁盒,盒里放着一种黄白色的石头。

  正是外面人所说可以遇水生气、藏身海底、躲避追捕的“酸纳石”。

  这东西很罕见,它并非天财地宝,而是炼丹师意外发现的一种炼丹废料,或者说“化合物”。

  因其能遇水生气而用于水战或者深水采珠。

  萧景行早研究过了。

  “它的主要成分是……过氧化钠……”

  萧景行心中喃喃,天无绝人之路。

  他先从杂草中挑了一根中空的叼在嘴里,然后将双手放于装置下方,取针刺石,让粉末落于麻绳之上,等积累够多,开始轻轻对着粉末吹气。

  很多人都知道“酸纳石”能遇水生气,但却不知道它与二氧化碳一样可以发生反应,放出大量的热,用以助燃!

  “柳生文月,免费教你点高中化学知识,再见面,要你的狗命!”

  很快,麻绳发黑、变焦而后燃烧。

  萧景行不费吹灰之力,挣断了麻绳,伸手入怀,取出养脉丹和造化丹服下,开始闭目运功疗伤。

  底舱上方的甲板上。

  柳生文月渔夫打扮,还在望着海岸线痛哭。

游鱼在洲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